《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说不方便。
  秘书蹙眉 , 扭头看周容深,后者没有给予任何提示,弯腰上车 , 关上了门。
  我主动解围,指了指旁边橱窗下的角落 , 秘书心领神会跟随我过去,他说周部长这几日就可以腾出时间,与夫人办理手续。
  他微微停顿 , 似乎还有后半句,我自然是一点即透,“他需要我做点什么 , 我一定不会推辞。”

  “南省大军区现任的梁政委 , 这周末六十岁寿宴,他也算部级干部,和周部长平职,面子不给不合适,周部长回来不久,手头许多棘手事务未曾处理,眼红他嫉恨他的小人只恐拿私事暗中使绊,故而离婚这消息必须压制下,等适宜时机由我们这边讲出 , 所以这场寿宴,您还要以周夫人身份陪同,结束后周部长与您去办理手续,您能接受吗。”
  周容深为我做这么大的妥协,我对他的感激根本不是言语可以形容,最后一场戏我责无旁贷陪他演完 , 我说提前来接我就是。
  他笑着鞠躬,说了句告辞。
  我走出几步脑海白光乍现,忽然回味过来,梁政委 , 梁小姐。到底是乔苍为了制衡周容深,巩固自己在广东的权势,搭上了梁政委的船,还是这两者根本毫无联系 , 仅是我多疑,我脚下迟缓停住,转身想要询问秘书梁政委是否有一个女儿,然而后者已经步上吉普车,正往街道驶离。
  我揣着这个疑惑折返 , 乔苍十分平静坐在后厢等我,阿六打开车门 , 我弯腰的同时他小声提醒 , “苍哥不怎么痛快。”
  我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 , 在旁边落座 , 门合拢窗子压下半截,南城春日染了花香的暖风灌入,将我发丝扬起,掠过他眉眼和刚毅的下巴 , 挠得痒痒的。
  他抬手拂去,语气无喜无悲,隐隐些许的低沉不悦 , “怎么昨晚没有告诉我。”

  我抱着一只轮枕,饶有兴味观赏楼宇长街 , “告诉你什么。”
  他怒意浮上眉梢,射出几分凌厉,“何小姐装傻的能耐 , 越来越滴水不漏了。难道你心里舍不得,还想留有余地。”
  “公丨安丨部长的夫人,的确何等尊贵。比乔先生这亡命徒的太太 , 要体面得多呢。”
  我用抱枕遮掩自己半张脸庞 , “我还真是后悔了。”
  他朝司机扬下巴,车沿着周容深离开的路缓缓驶离,他手掌控制住我身体,直接将我扳过去,“四年前,我第一次见何小姐,就知道你这张脸蛋之下,藏着怎样蛇蝎算计的心肠,可我偏偏喜欢 , 纯情善良的女人在我眼中都是故作姿态,何小姐不加掩饰的猖獗,最得我心。这四年间,我被你坑骗了成百上千次,起初我确实猜不中,现在你觉得你有多少胜算 , 能在我面前瞒天过海。”
  我被他戳破,禁不住笑,我将枕头压在他腿上,身体全部重量都倾注下去 , 隔着一团棉花,掌心与他裤裆重合,我故意往那一嘟噜肉捻了捻,“昨晚那副场面 , 换了乔先生,还有心思说吗。”
  我低下头俯视他,脸庞明艳无比,“我和容深去北京一波三折,短短几日天翻地覆 , 我怎知那位梁小姐是去做了什么,你兴许还不盼着我和他了结呢 , 这样你如何甩掉我。”
  乔苍指尖在唇上停停晃晃 , 眼尾蕴着浅笑 , 我们相隔不近 , 可身体紧缠,车子偶尔在路口停泊,窗外仓促路过的人都以为这里在车震。
  “一直以来,都是何小姐想甩掉我 , 我怎么敢有这个念头。”
  我抿唇笑不吭声,他自然而随意探出手臂,搭在我肩头 , 在我欲拒还迎的小别扭里,霸道揽入他怀中 , 轮枕随着扭动而坠落,我掌心刚好不偏不倚扣在他裆部,他眼眸微微晦暗 , 我五指蜷缩用力抓了抓,“乔先生昨晚没尽兴,还是偷情被我打断 , 草草了事 , 才隔了几个时辰,这玩意硬得可真快。”
  他风流痞气的目光在我红唇与若隐若现的舌尖定格,“对何小姐的诱惑,我无时无刻不保持热情。”
  他掌心从我胸口抽离,滑落到温热的腹部,“孕妇的美味,只有尝过才知多甘甜,再等一等,也快到日子了。”
  我朝他脸上呸。
  副驾驶的阿六忽然有几分不知所措 , 他几度侧脸,欲言又止,我余光察觉咳嗽了声,故意抬脚踢他椅背,他知道我发现了,没什么好藏着掖着 , 彻底转过来对乔苍说,“苍哥,您的电话。”
  他顿了顿,“是…”
  他不用说,也心知肚明。
  车厢内霎时安静 , 气氛死寂得微妙,我瞧好戏似的托腮,手肘撑住他肩膀,挑起一边唇角 , 美则美矣,令人发毛。
  许是看我脸色不好,他默了片刻没有接,而是吩咐司机直接挂断,他指尖拨开垂在我脸颊的发丝 , “周容深这边办妥,我立刻将你娶回家。”

  之后几日,周容深再未露面,忙碌着和马局长交接,上报云南牺牲刑警的烈士档案,几乎夜以继日,寸步不离市局。乔苍也每晚凌晨才归 , 次日清晨我时常还睡着,他人便走了连一两句温存的话都说不了。
  我询问过阿六,他告诉我梁政委与乔苍近来很是投缘,白天结伴打高尔夫 , 打保龄球,在江边垂钓,乔苍推掉所有会议与合约仪式,全神贯注应酬他一人。
  很明显乔苍在寻找制约官场的棋子 , 杜绝金三角腹背受敌四面楚歌的局势再度重演,而整个官场最不容他的唯有周容深,他仿佛一只暗中蛰伏的豹子,时刻等待以一双利爪捕猎扑食,一旦被他制服 , 不会再有好运气金蝉脱壳。
  放眼整个广东,部级以上只有三人 , 省长早就是乔苍入幕之宾 , 可他一举一动太受瞩目 , 保护伞已经撑开 , 场面上的事他无法再过问,而掌管南省大军区数万武警的梁政委自然是最好人选,也仅剩他还能够与周容深抗衡。
  高官十之八九都有不可告人的轮肋和极其黑暗的贪腐,乔苍发展这样一位党羽 , 势必倾注血本,不过回报也非常大,公丨安丨在待遇上逊色武警 , 军区相当于皇室贵胄,他们要C`ha 手的事 , 公丨安丨部往往也给予三分薄面,这位梁政委在资历上压了周容深,即使平起平坐 , 话语权也胜过他。

  我将来龙去脉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乔苍为人多么凶狠荫险,我心知肚明 , 他只要自己利益达成 , 根本无所谓别人付出的代价,官场水深,梁政委和周容深在广东水火不容,保不齐他和乔苍联手,对周容深暗中使绊子,毕竟这一石二鸟利于自己的事,谁不愿意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