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2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头脑中回忆起刚才牛省长最后一句话说什么?“让自己和江建锋明儿一起到他办公室去一趟?”难道江建锋竟然也是牛省长罩着的干部?
  唐小平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哈!平常看江建锋总是闷声不吭,也不和自己交流吗,以为他不过是在普安市内根深蒂固罢了,却没料到这老乌龟的爪子居然也伸到了省城?居然还跟自己同脉同枝?
  牛省长见自己圈内两个得力干将当着自己的面内斗的不亦乐乎,气的伸手“啪”的重重拍了一下桌面,伸手一指两人呵斥道:
  “吵够了没有?你们要是再吵都给我滚出去!”
  领导发飙,下属打飘。
  眼见老领导发了火,唐小平和江建锋都闭上了嘴巴,只是彼此的眼睛却不放过对方,各自狠狠冲着对方瞪了一眼,这才把眼神转到牛省长身上。
  牛省长最头疼的事情莫过于底下的圈内人内斗,内斗不仅伤神,而且很容易出大事故,这种情况是作为一条船掌舵者绝不容许发生的。

  这两天,从唐小平和江建锋的分别汇报情况,牛省长心里对相关事实已经非常清楚,孰是孰非并不重要,真理也并不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而是掌握在实力最雄厚的人手中。
  牛省长现在只想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他冲着两人发号施令口气:“你们俩听好了,事情已经闹到这步田地绝不能再继续恶化,否则的话,很可能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到那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帮不了你们。
  依我看,普水县那个房地产项目的事情,老百姓集体上丨访丨,**你帮忙协调一下,唐小平负责把你儿子的事情协调好,这件事到此为止,绝不能再起任何波澜,可以吗?”
  牛省长一锤定音,唐小平和江建锋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唐小平首先表态道:“我听老领导的。”
  江建锋却面露难色,冲着牛省长解释说:“牛省长,我儿子的事情说难不难,毕竟法院还没判嘛,他唐小平一个电话或许能解决问题,可普水县老百姓上丨访丨的事情,其实是秦书凯在背后搞鬼,我也就是跟在背后起起哄,推波助澜,到底能不能控制局面,我还真是没把握呢。”
  江建锋这话一说完,牛省长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态,坐在对面的唐小平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又冲着江建锋发飙道:

  “江建锋你什么意思啊?当着老领导的面你倒是说清楚了,我已经妥协让步了,准备让你的儿子出来,你还紧揪不放,你到底什么居心?”
  “我能有什么居心?这事压根一开始就不是我挑起来的,唐小平,你在普安市得罪的人太多,别人针对你的事情,你可不能把责任都赖在我头上。”
  “狡辩!你以为老领导会相信你的托词?你要是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何必要玩阴的?”
  江建锋见唐小平冤枉自己,也有些发急,一骨碌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跟唐小平面对面辩驳道:
  “唐小平你能不能用点脑子?你之前指挥底下人干了什么你不会记不住吧?你让贾正春、程一枝、张富贵几个人处处跟秦书凯作对,你以为人家就是傻子,对其中的猫腻半点看不懂?”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你爱信不信!你跟秦书凯一直不对眼,普安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是,你抓住秦书凯的把柄了吗,没有,可是秦书凯一动手,你看看你以前的所谓下属刁一品进去了,韦光荣还被人弄的自杀,说明什么,说明你根本就不知道何处用力,必然被人牵着走。”
  唐小平见江建锋这番话说的倒也不像是假的,心里不由一沉,“如果河流乡老百姓上丨访丨的事情真是秦书凯在背后搞鬼,那麻烦可就大了,自己对付江建锋或许还有点招,对付那个水泼不进的秦书凯真是半点招数都没有。”
  唐小平求助的目光看向牛省长,江建锋也把眼神投向牛省长,他该说的话反正已经说完了,至于牛省长怎么处理,就看他的意见了。牛省长对秦书凯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听江建锋说此事居然还涉及秦书凯?心里隐约感到不安,他有些心烦的冲着两人总结口气道:
  “好了好了,今天既然把你们两人都叫到这里来,就是你们俩之间起码不要再发生任何摩擦,至于老百姓上丨访丨的事情,你们回去后一起想办法解决。
  但是有一点一定要记住,安全第一,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不想看到你们最终是互不相让两败俱伤的结果,想要以后还能有进步的机会,领导班子成员之间团结一心是第一位的。”
  牛省长言尽于此,唐小平和江建锋心里跟明镜似的,两人继续恶斗下去的结果最终只会两败俱伤,如今有牛省长亲自从中调停,无论以后谁先挑起战火,那就是不给牛省长面子。
  忍字头上一把刀。
  尽管唐小平和江建锋对彼此的恨意并没有丝毫的减少,可是牛省长的面子他们却都不能不给,于是两人当着牛省长的面,各自假装说了几句稍稍中听些的软话,表示回去以后尽量商量着解决问题。
  世事难料。
  自从秦书凯把涉嫌程一枝**证据亲手交给市纪委书记徐匡娣后,他一直密切关注市纪委那边关于此案的动向。
  让他感到失望的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市纪委那边对程一枝案件的调查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一想到提供给程一枝证据的赵婷婷至今杳无信息,程一枝的案子又一直没有动静,他心里不禁暗暗着急。
  但他又方便亲自出马催促徐匡娣办案,毕竟市纪委书记也是副厅级领导职位,徐匡娣跟自己是同级别的领导干部。她若是给自己二分颜面那是政治修养,若是跟自己翻脸,不仅程一枝案件调查有可能泡汤,自己身为领导的面子上也挂不住。
  时间一天天过去,秦书凯心里的不安堆积越来越严重,突然一天早晨上班,秘书向他汇报说,“程一枝副主任好几天没来上班了,到处找不到人,家里人也说他不知道去哪了?”

  秦书凯立马意识到程一枝可能跑了!肯定是这家伙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索性一走了之,这种方式肯定比那些最终被逼的跳楼上吊自杀的贪官要强多了。
  听到这一消息后,秦书凯再也坐不住了,他心里憋着一股怒火,决定去找市纪委书记徐匡娣要个说法。程一枝逃走,让他可以有理由理直气壮质问徐匡娣一句,“纪委的人就是这么办案的?犯罪嫌疑人居然提前听到风声逃跑了?”
  程一枝逃跑的消息传出第二天,秦书凯满脸铁青进了徐匡娣的办公室,当时徐匡娣也是刚进办公室,一杯茶还没喝完,就看见身形魁梧的秦书凯气势汹汹走进来,那眼神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日期:2018-10-0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