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7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疼痛来自另一块铁板,一块没啥权力,却在龙朔、乃至江州省医疗界地位都举足轻重的大铁板——巫雁行。
  所谓物以稀为贵,华医如今正在没落,真正能治病且医术高明的华医医者已是凤毛麟角,自然而然的也就会显得特别重要。
  再加上华医更强调医者的个人专业素养,医治病人时都是一对一相对私密一些的场合,也就更容易比西医培养和增加自己的人脉。
  巫雁行是江州省境内最顶级的华医,其客户遍布政商两界,尤其是在本地医疗界的地位,那更是举足轻重,卫生部大佬每次下来都会点名要接见的人物,本地卫生局自然要好好供着捧着,就更不用说那些都欠她人情的各级领导了。

  也就是说,得罪李战那种背景的人,低声下气的求个饶可能就没事儿了,可得罪了巫雁行,就等于得罪了本地医疗界,别说竞争院长之位了,能不能保住饭碗都要另说。
  此时此刻,站在老院长身后的包副院长想死的心都有,不单单是后悔,那么大年纪了被长者领着来给几个小辈道歉,还连累了医院里的同仁,丢人事小,以后有没有的混事大。
  房代雪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吓了一跳,因为外面站了五六个人,看面相就没有一个年纪低于自己老爹的,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这位,须发皆白,留着山羊胡,戴圆框眼镜,年龄少说也有六十加,跟个老学究似的。
  “呃……你们找谁?”她茫然的问。
  老学究笑笑,客气道:“冒昧打扰了,请问这是宋小纯小朋友的病房吗?”
  房代雪点头:“是啊!怎么了?”
  “是这样的,”老学究扶扶眼镜,说,“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姓曾。之前因为我们院方工作上的疏忽,给你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所以,我特地带我们医院的主要管理层来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
  房代雪更茫然了,不由回头看向萧晋。之前萧晋让巫飞鸾给巫雁行打电话的时候,她并不在场,所以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让他们进来吧。”
  说着,萧晋又拍拍宋小纯的小脸儿,微笑道:“师父去跟几个老头子聊聊天,你替我陪陪你瑶瑶师娘,好不好?”

  “好!”宋小纯乖乖的点头,还很自觉的握住了坐在另一边的董初瑶的手。
  “这位想必就是萧先生吧?!我是……”
  曾院长走进屋见迎上来的仍然是个年轻人,眉头就不易引人察觉的皱了一下,但还是客气的开口,却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抬手制止了。
  “院长高寿?”萧晋语气平淡,没有高高在上的跋扈,也没有身为晚辈的自觉,从容平等。
  曾院长似乎没有料到这年轻人居然在气度上能把分寸拿捏的这么好,心里的不耐和轻视就少了几分,回答说:“不高,六十有二。”
  “六十二还不高,曾院长的心态倒是挺年轻的。”萧晋笑笑,然后伸手示意沙发,“请坐。”
  曾院长也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下,说:“不年轻不行啊!人老心不老,就能多骗自己的身体几年,要是人老心也老,那可就离闭眼不远了。”
  能在晚辈面前自嘲的老人,就算倚老卖老起来,一般也不会令人讨厌,萧晋对这位院长的第一印象不错,点点头,便转身看着另外那几人问:“不知今天想要这间病房的是哪位领导啊?”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一个人,那人也干笑着上前一步,说:“实在不好意思,我……”
  “贵姓?”萧晋似乎打断别人说话上了瘾。

  包副院长嘴角抖动一下,回答道:“免贵,姓包。”
  “包副院长留下,至于其余几位嘛!”萧晋对剩下的几人咧开嘴,说,“抱歉让大家专门跑这一趟,都记住病房号了吧?!以后我家孩子要是有什么需求,烦请各位能满足的就尽量给满足一下,小孩子嘛!也不会有什么过分要求的,是不是?”
  那几人面面相觑,他们在医院工作几十年,从来都是病人家属拿钱拿物求着他们,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威胁的口气来要求他们多照顾一下病人,别提心里有多别扭了。
  然而,形势比人强,就算再别扭,也得堆出笑脸答应。
  这个说“应该的应该的”,那个道“孩子本就应该特别对待特别照顾的”,反正气氛一片和谐。
  萧晋呵呵一笑,伸手示意了一下房门,说:“那我就不耽误几位领导工作了,请回。”
  待几人离开,房门关上,萧晋看都不看独自站在那里的包副院长,来到曾院长对面坐下,巫飞鸾也特别有眼力见儿的在这时为他和曾院长各端了杯水来。
  时间拿捏的恰到好处,不由让曾院长一怔,仔细瞧瞧这孩子,便赞叹道:“好漂亮的娃娃。”
  巫飞鸾一本正经的弯下腰:“飞鸾谢长者夸奖,但飞鸾已经是大人了,建议长者下次换成‘好帅气的少年’比较合适。”
  曾院长呆了呆,接着便哈哈大笑。萧晋满头黑线,一脚踹过去,骂道:“小屁孩儿一个,还少年?一边儿凉快去!”
  巫飞鸾揉着屁股,满脸都是倔强:“师父你凭什么打人?我马上就要十四岁了,让院长爷爷评评理,不是少年是什么?”
  听到这话,曾院长的笑声就变成了咳嗽,诧异的问萧晋:“这孩子叫你师父?”
  “孩子顽劣,让院长笑话了。”萧晋很装逼的说,“他姓巫,是巫雁行先生的爱子,同时也是我的徒弟。”
  瞬间,曾院长和包副院长的眼珠子全都瞪圆了。
  巫飞鸾到底有多聪明机灵?从他刚刚借着曾院长的夸奖跟萧晋一起唱的这出双簧上就可见一斑。
  是的,他故意在感谢曾院长时淘气,不是想炫耀自己的特别,而是在给萧晋借题发挥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这些医院的领导是他给母亲打的那个电话起了作用,只有把母亲地位上的价值充分转化到师父的身上,己方才能最大化的获得好处。
  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孩子能想到这些,除了“灵性”二字,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
  当然,萧晋比他还要人精,自然轻易就get到了他的目的,随随便便一个顺水推舟,就让曾院长和包副院长惊掉了下巴。

  前者是没想到巫雁行的儿子居然会拜眼前这个年轻人为师,显然这萧姓年轻人的医术在巫雁行眼里是高于她的。而后者就是在心里暗暗叫苦了,闹了半天,自己倒霉是倒霉在了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屁孩儿手里,这上哪儿说理去?
  “萧先生也是华医?”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曾院长问道。
  萧晋点头:“学过几年。”
  曾院长上下打量他一番:“冒昧问一句:萧先生今年应该还不足而立吧?!”
  “再过几个月就二十四了。”
  曾院长倒吸一口凉气,惊道:“弱冠之年,医术竟然就能让巫先生心折,敢问萧先生师承哪位华医大家?”
  “呃,这个……抱歉!家师说过,不准我在外打他的旗号行事,所以不便告知,还请曾院长见谅。”
  曾院长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遗憾神色,但还是点头说:“大家行事,总是出乎常人意料的,我能理解。”
  日期:2017-10-22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