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抓住自由,抓住一线逃出的生机 , 甚至抓住这些看守的护士 , 将她们撕裂来谢愤。
  在她们结伴抵达常锦舟那扇门外 , 里面仍旧悄无声息 , 阿六放大了镜头,透过方方正正的窗子看不到什么,显然这一时刻,她还在里面 , 没有走向门口。
  护士对安静老实的她也放松了警惕,大大咧咧掏出钥匙开门,就在门被推开 , 她们两人同时把注意力转向餐车的霎那,一道清瘦单薄的身影挤出 , 朝走廊尽头奔跑的速度飞快而且干脆,似乎蓄谋已久,演练多次 , 只为等待出逃的今天。
  护士被推到远处,两人交叠匍匐在地上,大约过去五六秒钟才爬起 , 她们相继愣住 , 根本没有看到背后发生的事,其中一个最先反应过来,冲到了门内,发现空空荡荡,立刻大声呼叫,但这时又过去了十几秒钟,等到所有人赶到,常锦舟早就逃之夭夭,离开了这栋楼。
  一个津神失常 , 不能自理的疯子,不可能有如此缜密的行动。
  几乎可以判定,她根本没有疯。
  我身体僵滞,眼前一幕幕滚动浮现,她竟可以忍辱负重,苟且偷生至此 , 割裂千金的尊荣,做一个痴傻的疯子,煎熬在那间四壁空荡的囚牢,这世上再没有谁把她当作一个人 , 她就像宠物,甚至畜生,被奚落嘲讽,被苛待斥骂 , 她如何忍耐这么多天。
  乔苍眯眼定格在最后一秒钟,惨白瘆人的走廊。
  阿六说,“我安排人在四周排查,都没有发现她踪迹,她应该早就想好去处躲起来了。可她身上没有钱 , 又穿着病号服,她能去哪里?她装疯卖傻又为了什么?保命吗?您从未说过杀她啊。”
  常锦舟是想通过她失了心智来打消我和乔苍的疑虑 , 让我们对她完全失去戒备 , 她目的为了报仇 , 能让一个人彻底脱胎换骨 , 卧薪尝胆,只有仇恨和使命。
  而她报复的对象,是抛弃她的乔苍,也是令她家破人亡的我。
  我不能冒险 , 我现在怀着身子,她在暗处一旦出手使诈,都将对我有致命的打击 , 我对乔苍说不如去一趟珠海,大太太在法华寺 , 她会不会去投奔,大太太足智多谋,为她出谋划策来特区生事。
  阿六说疗养所距离珠海那么远 , 她恐怕拿不出交通费,走着要到猴年马月了。
  我想到那枚珍珠发卡,她送给我 , 我又留下了 , 那东西是常府鼎盛富贵时期,她买来戴着玩的,怎么也值几万块,贱卖足够她几日吃喝住行。
  乔苍吩咐阿六给道上放出风声,凡是在街巷、旅店、港口发现了常锦舟踪迹,立刻将她控制,活着带不走,就收尸。
  道上兄弟不多时回话,遍寻几家当铺 , 问了老板是否有一个女子来当过珍珠,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
  我心思沉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一时心轮,不愿对常府唯一的血脉赶尽杀绝,未曾想后患无穷。
  我怎么都想不到 , 常锦舟如此舍得下血本。
  这颗定时丨炸丨弹,随时都将毫无征兆爆炸,波及太多。
  这么大的纰漏,这么荫险的人 , 就在某一处盯着我,伺机以动,我对保姆做的食物顿时全然没了胃口,乔苍诱哄我出去逛街散心 , 我知道他为了让我吃东西,我没兴致动弹,意兴阑珊拒绝,正想上楼睡觉,他干脆从后面把我抱起 , 直接抱上了车。
  他吩咐司机去一家新开的港式餐厅,途径南北大道的金街时被一场热闹庙会堵塞在西路口 , 旁边围栏后原本停泊的两辆车 , 忽然发动驶来 , 第一辆很普通 , 用作清扫障碍开道,第二辆则是墨绿色的军用吉普,打着公丨安丨部标识,四名武装齐备的特警站在车门外延伸出的脚掌长宽的台阶上 , 握紧扶手,背部托起一把狙击枪,车窗加了防弹装置 , 我一眼认出这是部级以上高官出行的配备阵仗,心口倏而揪了起来。

  他也回来了。
  只与我隔了一夜。
  果不其然 , 两车迅速逼近,包围住这一辆,闪灯示意 , 司机一愣,回头征询乔苍,他显然也意识到这是周容深的车 , 他点了下头 , 司机随着两辆车朝人少的地方开出百余米,同时停在一处空地。
  军用吉普的副驾驶车门推开,走下一名西装革履秘书装扮的男子,他站在宾利的后门,微微鞠躬,乔苍摇下车窗,对方笑了笑,“乔总,周太太 , 我们周部长在车上。”
  乔苍不动声色偏头,那车沐浴在阳光下,隐隐晃动,特警跳下打开门,朝昏暗的车厢敬礼,片刻后一双纤尘不染的黑皮鞋落地 , 笔挺的西裤,腰带,和闪烁着冷冽寒光的警服,在周容深伟岸魁梧的身躯上 , 绽放出庄严磅礴的光芒和气势。
  他站立不动,凝视这辆宾利,司机立刻拉开车门,乔苍弯腰走出 , 两人隔空气对峙。

  周容深大约赶时间,秘书身上的对讲机始终在响,对方不断呼唤周部长,问抵达何处,都被秘书按掉了。
  乔苍笑着伸出手 , 两人上前一步握住对方,暗暗较劲 , 我看到他们手背青筋迭起 , 几乎要冲破皮骨 , 但谁也没有示弱 , 这样的博弈持续了几分钟,周容深先松开,乔苍也紧随其后罢休。
  “原本打算这几日去拜会乔总,想必你也等急了 , 不想在这里遇到。”
  乔苍说周部长又发现了什么证据,要来质问我,请我过堂吗?
  周容深微微挑眉,“怎么 , 何笙没有告诉你。”
  乔苍不着痕迹,听出有隐情 , 却仍十分平静遮掩着他不知情的真相,周容深说,“我从未妥协过 , 也不会对任何事认输,可这一次我不得不说,我在风月败给了乔总 , 我终归太过君子 , 不及乔总小人之道,反而打动女人。我同意撤手。”
  乔苍微不可察皱眉,这消息太突然,我连一丁点都没谢露,以致他不知如何应对,猜不出各中曲折,他眯眼凝视地面,良久后闷笑出来,“原来是这样 , 周部长这一举动,在她心中不知比抢夺占有的我伟大多少倍,也不失为一种迂回战术。”
  他笑容忽而一收,换上一副商人的津明敏锐,“周部长的妥协,需要什么条件交换 , 你现在开。”
  周容深摘掉警帽,掸了掸上面虚无的浮尘,重新戴正,“她这样鲜活的一个人 , 开出冷冰冰的物质的条件,匹配吗,何况乔总能给我的,我自己不缺 , 乔总不能给我的,我开出也不能达成。”
  他说完这话继而将目光投向我,我早已下车,双手捏紧裙摆,迟迟没有直视他 , 他示意身旁秘书,简单交待了两句 , 秘书点头朝我走来 , 乔苍站立的位置距离我很近 , 他没有回避的意图 , 秘书等了片刻,见他仍毫无反应,上下打量笑说,“乔总方便移步吗。”
  日期:2017-11-2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