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5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普通牌照的猎豹2030越野车是李牧从二手车市场花了六万多块购买的已经行驶了十二万公里的老车。他大概只喜欢这种简单耐操的机械,而对一众奶声奶气的外形好看的SUV完全不感冒。
  红绿灯路口,挂入一档,轻抬离合踏板,右脚把油门踩下去一般,那台6G72三点零排量的V6发动机爆发出沉稳有力的怒吼声,后驱模式下,两个后轮打着滑车子出去了。这样的弹射起步让街面的一众运动型轿车看得目瞪口呆。
  或者他喜欢这种一切在掌控之的感觉,无论是速度还是转速以及形势姿态,一切尽在掌握。
  也许恰好的反应出他在军旅生涯所频繁遭受到的无可奈何,而王国庆的负伤,更让他懂得自己身所肩负的重任在日益的加重,那也是寄托。

  从起初的不愿意留在部队到后来的转为士官,再到单纯的想要为建设新型陆军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和想法,也许从猎人突击队诞生的那一天起,手里沾满了鲜血的他的路已经不受他控制了,或者说从猎人突击队被解散,如同出现那般于无声消失,他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都只是旗子。
  或者努力成为握子对弈的人。
  从头做起,从小事做起,对“大头兵”式的工作态度和作风说再见。
  购入一台车的原因有时候是这么的复杂。
  当李牧打开窗户嘴里叼着烟操控着深蓝色的猎豹2030D穿插在车流之像一名在运用娴熟战术动作向敌人阵地跃进的时候,他终于引起了交警叔叔的注意。
  他大概忘了,军队驾驶证持有者不得驾驶地方车辆,违反者按无证驾驶处理,当然是会交由军务部门处理,地方执法部门无权处理现役军人。

  前方路口维持秩序的交警叔叔拦下了这辆不安分的猎豹越野车——如果是悬挂军用号牌的话,交警叔叔一定不会多管闲事的。
  “你怎么开车很危险你知道不知道?大家都在按规矩开,你这么穿来穿去,造成多大影响!”年交警来让李牧下车,劈头先一顿训斥,然后才说道,“驾驶证行驶证!”
  李牧好一阵子才想起来开的是自己的车,而不是部队的车。
  无奈地摇了摇头,李牧翻出行驶证递过去。

  “下车下车!”年交警指着李牧冷着脸说。
  李牧下车。
  年交警仔细核对了行驶证的信息,对车辆进行了仔细的观察,确认不是非法车辆后,返身回来,“驾驶证呢?”
  李牧探身到车里,在央扶手箱里翻找了一阵子,找到个和驾驶有关的证件,连同军官证递给年交警,道,“同志,我只有这个。我是部队的,这是我的军官证。”
  年交警听到这个话,微微愣了一下,怀疑的打量着李牧,先打开军官证看,面的单位是“****装备研发采购委员会副主任,级别副军职,军衔大校”,年交警一下子警惕了起来,打量着李牧,“大校?”
  两名辅警悄悄的一左一右靠了过来。
  李牧一看这架势知道估计被认为是假冒军官了——谁会相信大校这样年轻?三十岁出头给自己按个大校军衔,这不是地方一些不法分子假冒军官泡妞的招数吗?
  前不久才出了个满脸痘痘弱不禁风的小年轻穿着春秋常服扛着大校军衔到高校里泡学生妹然后被拆穿的事情,新闻闹得很大。

  这个状况,不能怪年交警产生怀疑。其实不单是年纪,军官证面的单位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像什么联合国大校调查员那样离谱。地方的人对部队毕竟了解有限,实际这也是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的原因。
  年交警继续警惕地看了看李牧,翻开了第二个证件,看清楚了里面的内容之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坦克车驾驶证?
  红皮的坦克车驾驶证面写着99G主战坦克一级驾驶员。
  其实这玩意儿是技术等级证书,并不是证件,只不过外形类似证件但是军官证以及士兵证要大一些,很多人误以为是证件。
  李牧平时这些证件都是不带的,提了车之后,李瑾钰探望,把他的证件什么的都搬车里来。其实李牧还有小型飞机驾驶证,在央扶手箱里放着呢。
  年交警顿时被雷到了,怒极反笑道,“同志,你还会开坦克啊!”
  李牧不理会话里的讽刺,温和的笑了笑说,“对,小型飞机舰艇什么的,也都能来几下。”
  “少废话!跟我回队里一趟吧!”年交警顿时怒道。
  辅警立马过来把李牧胳膊摁住。
  李牧纹丝不动,道,“我跟你们回去,不过请不要动手,我可不是犯罪嫌疑人。”
  明执法,年交警点了点头,辅警夹着李牧往那边去了警车,有辅警过来把李牧的车开起来,跟着警车回交管队去。
  李牧看了看时间,快六点了,女儿在家等吃饭估计该着急了。
  “同志,我打个电话。”李牧拿出手机。

  辅警看向开车的年交警,“邓队?”
  年交警利索地打着方向盘,拖着音调说,“你打什么电话,你找谁都没有用的,北京在开大会,谁也不敢在这个风头帮你。等我们查清楚,老老实实坐牢吧。”
  李牧却是笑了,“同志,你怎么能认定我违法了呢?”
  “我严重怀疑你假冒现役军官,你是要犯法也懂懂脑子啊,大校副主任,你怎么不说你是国防部长?”年交警讥笑道,“别废话,到队里我们会核查。”
  辅警下意识的一边一只胳膊的摁住了李牧,李牧无所谓,也由着他们了。说起来,追根论底的话,李牧涉嫌无证驾驶机动车辆,他在部队获得的军用驾驶证是不能驾驶地方车辆的。
  他在考虑是否考取一个地方的机动车驾驶证,或者以后出门的话开军牌车,但是那又涉嫌公车私用……

  李牧才发现,要做一个好人真的很难。
  李牧是在城区交管队管辖区的招,所以自然的是被带回到城区交管队。
  城区是老城区,市委所在地,有很多老房子老街道,又小又弯曲,居民最密集的地方。交管队还是和派出所公用一栋办公楼,而且那栋办公楼还是三十年前从外贸公司里租过来的。外贸公司嗝屁了,一直用到现在,破破烂烂的,但是有个院子,能停好几台车的样子。
  这会儿是晚高峰期,很多警员都出去了,只留下接待室两个女警员值班接电话。这几年行政管理抓得严,不管你什么队长副队长的,全部街执勤。还是几年前,这会儿队长们应该是在某高档饭店里吃请的。
  年交警是副队长,叫邓明。
  邓明停好车刷的一下拉手刹推开门回头喊道,“把他带进去。”

  李牧道,“有话好好说,我可不是犯人,带来带去的。”
  “少废话,下车!”辅警推了他一把,直接把他拉下来。
  李牧逆来顺受,由着他们押着进去。
  “邓队,怎么了?”值班的女辅警站起来。

  邓明边走边摘帽子,说,“抓到个无证驾驶的,可能涉嫌假冒军官,通知刑警队的来。”
  “好。”女辅警马打电话。
  李牧刚好被押进来,听见了,说道,“喂喂喂,通知警备区军务部门过来,你们鉴别不了我的身份。”
  日期:2017-10-22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