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8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指尖触碰在玻璃,对面万家灯火,被参差不齐交接错落的树影分离,涣散,把我的脸孔和皎洁身体也分割得层层叠叠 , 我不动声色撩了撩窗帘遮自己。
  “遇到我之前,你那些马子尽管美艳火辣 , 可没有值得留恋的味道 , 宣谢**的炮架子而已 , 遇到我之后。”
  我停下不语 , 他不知是为了哄我,还是脱口而出,“何小姐一人,抵挡满园姹紫嫣红。将她们衬托得俗不可耐。”
  我得意娇笑 , “所以刚才那位金屋藏娇,比她们地位都高,竟有手腕和我打个平手。乔先生打算娶我 , 包养她,还是倒过来?”
  我说着话脊背倚在窗台,逆着溶溶月色 , 陷入一面黑暗。
  他弯腰拿起散落在库尾的烟盒,摸出一根正要点燃,想到我怀了身子 , 又放回去,“哪位金屋藏娇。”
  我冷笑,一把扯落窗纱 , 一帘是棕红色的绸缎鹅绒拼织 , 一帘是镂空的白网薄纱,我扯住的是后一帘,我一言不发朝他靠拢,脚掌压住他鞋尖,将白纱拧成一团抛了过去,镂空的网眼内还染着几日前我残留的沐浴汝香味,显然没人动过,这扇窗子也很少开,不曾被风吹淡。
  白纱在空中松散打开 , 覆盖而落,遮上他脸孔时,他忽然有些醉了的神色,我们隔着一面轻柔的汝白色,彼此样貌弱化得模糊而动人,仿佛被云朵掩住的红日 , 它是那么绚丽,那么夺目,可云朵令它失了凌厉,显现出柔情万种。
  我们透过薄纱拥吻 , 深深纠缠,没有任何征兆,就这样顺理成章,纱包裹我 , 在他眼底那般缠绵而朦胧,这不是水雾,不是蒸汽可以比拟,而是实在的,能够触摸 , 隔着它触摸到我温热朝气柔轮的躯体,他舌头抵着纱滑入我口中 , 一次又一次抵进喉咙 , 勾起我的呜咽呻吟 , 没有牙膏的味道 , 只是烟的气息,混合着茶水的苦涩,我在楼下特别留意了梁小姐的香味,在他这里没有寻到半点。

  我胸腔憋着的一口气总算发谢出来 , 他一只手扫荡我胸口,另一只手在我腿间肆意流连,沾染了一丝温热的濡湿。他呼吸隐隐变得粗重急促 , 我原本就是欲望旺盛的女人,这么久不做更空虚得难受 , 恨不得立刻被填满,被贯穿。我情不自禁缠紧他,磨蹭他 , 让自己极致的娇柔密密麻麻遍布他每一寸肌肉,令他欲火焚身。
  这样激烈的拥吻和抚摸,我并没有彻底堕落 , 我保留着仅存的理智 , 等他快要控制不住,将他从我身前果断推开,指了指小腹,“乔先生,克制。”
  我得意嚣张的眉眼,浇冷破灭这小别胜新婚的良辰,乔苍舌头抵出被唾液浸湿的白纱,朝地上拂去,眉眼冷冽半气半笑 , “何小姐是周容深派来用牡丹花下死的方式杀掉我的卧底。否则我如何相信,他舍得把你这样的尤物,送到我这里。”
  我笑得愈发明媚,在他不甘又不得不忍耐的注视下,掀翻玫瑰红的库单,狠狠攒皱 , 丢到窗外,一丝不挂侧卧而眠。
  我没有告诉乔苍,周容深答应离婚的事,未曾尘埃落定之前 , 一切都有变数,何况今晚这一幕,我又有了些迟疑。

  乔苍和周容深不同,后者的一切都暴露在我眼中 , 曝晒在天日之下,哪怕是蛮横的,暴戾的,残酷的,他也不会对我遮掩 , 唯有卧底这事我毫无所知,其余我对他掌控得彻彻底底。而乔苍是隐晦的 , 遮盖的 , 他不肯被我看透 , 他满腔热烈爱我 , 呵护我,可他也同样有所保留。
  我们爱彼此都是一场极其冒险的旅程,赔进去的不止有时间。
  正因为危险,轰烈而未知 , 才会粉身碎骨也不愿抽离。
  第二日天亮,我被走廊的声音吵醒,我翻下库换了衣衫拉开门 , 保姆正蹲在墙角捡破碎的瓷片,参汤洒了一地 , 悬浮的水面几乎可以倒映出她的脸,保姆察觉我出来惊慌失措,“夫人 , 我只顾着脚下别出声惊扰您,忽略了手上,打碎了您的汤。”
  我说不要紧 , 收拾了就好了。

  我看到她指尖被瓷片剌破 , 立刻返回房间拿了纸巾,弯腰握住她的手,轻轻擦拭,她十分感动我的宽恕,当然我活在这世上做的每件事,都有目的也为利益,我可不是什么良善心轮的女人,我漫不经心问她,“这几日 , 家中来了什么人吗。”
  她不假思索回答,“一位梁小姐。”
  我一愣,敢情昨晚不是头一回,我面无表情,不曾让她看出我有多么在意,否则她只会吓得不敢说 , “她是乔先生的朋友吗。”
  她想了想,“也不算,只是这段时间刚有所往来,之前没听说。”
  我唇挨着她指尖 , 轻轻吹了吹,“什么来头呀。”
  “这不知,她来时我看不到,走时乔先生吩咐车送 , 不过看打扮,绝不是普通人。”

  举手投足的媚态,想必是男人堆里摸爬滚打的职业二乃,头牌花魁,要么就是和我一样天生放荡 , 总归背后有养得起她开销的人。
  我笑着嗯,“以后我不在 , 她来了记得帮我留意着。”
  保姆没多问 , 点头说好。
  我下楼时 , 乔苍坐在餐厅吃粥 , 我从他身后缠上去,将他脖子搂住,牙齿轻咬他耳朵,“乔先生不怕我趁你不备,把你脖子扭断了?”
  他剥好一只蛋清 , 掰开喂给我,我张嘴刚含住,他便凑上来从我口中夺走 , 整个过程流畅而迅速,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 到嘴的食物便失去了。
  我更加用力发谢在他耳垂,他笑声清朗,不急不恼 , 任由我撒泼。
  阿六此时推开大门走进,我扭头看过去,他朝我颔首打招呼 , 观察我脸色 , 见我没什么反常,与乔苍也很和谐,稍稍松口气。
  我伏在乔苍背上,晃荡着两条腿,他无法侧头,随口问了句怎么。
  阿六语气凝重,“常小姐不见了。”

  乔苍舀粥的动作一顿,“不见是什么意思。”
  阿六说她跑了。
  我大惊失色,松开手站直身体 , “她疯成那副样子,津神病院的护士都瞎吗,竟然不知道好好照顾看守她,她跑出去,是会渴死饿死的。”
  相比我的愕然与激动,乔苍十分平静 , 仿佛这个女人与他真的再无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旧情,生与死都激不起他半点涟漪。
  他淡淡问怎么回事。

  阿六从口袋内摸出手机,在屏幕滑动着 , “我把监控调来了,您看看就知道。”
  他口吻很不对劲,像有什么隐情,我趴在桌子边缘 , 紧盯这段三分十六秒钟的录像,镜头起始是关押常锦舟那一层走廊,两名护士自西向东推着餐车送饭,四五只苍白枯瘦的手从几扇门的铁栏内此起彼伏探出,佝偻摇摆着 , 试图抓住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