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7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下来,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是离谱了。可是无论你们多么群情激昂,人家关晓乐副县长就是不下车,大家也没有办法。过了一会救护车到了,马上就有人帮着医生抬着伤者上了救护车。救护车一走,等大家回过神来,才发现桑塔纳里的关晓乐不见了。
  众人四处一看才发现,关晓乐坐着关磊的警车闪人了。只留下司机小明在那配合着交警处理事故现场。
  围观的众人不由感叹,关晓乐果然不愧是常务副县长啊,好一招声东击西,瞒天过海啊。咱们这都做好人呢,他个老兔崽子就趁机跑了。
  跑了之后大家都骂了起来,可是骂有什么用呢,不能降人家的职务,也不能扣人家的工资。不但污染了环境,还降低了自我觉悟。所以最终大家过足了嘴瘾还是该散的散,该走的走。
  关磊开着车,一逃出现场就数落起了自己的叔父:“我说老叔呀,您可真是无聊,人家王心忠毕竟是你的老同学。都到这种程度了,为啥还要跟人家瞎斗呢?这不,搞出事情来了吧。”
  关晓乐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懂个屁。还是开好你的车吧。”
  关磊道:“我是懂个屁,这不就给你擦屁股来了吗。不过我开车的技术倒是过硬的,绝对不会撞摩托。”
  司机没在呢,若是在车上立刻会被关磊气的吐出血来。即便这样关晓乐也被关磊气的够呛,他本着个脸不说话,心里却一个劲的骂关磊,小兔崽子,多大点呀,也敢管老子的事。

  血气方刚的关磊喜欢的是快意恩仇,喜欢的是无利不起早,擅长的是见利忘义。他可不懂叔父大人为啥非要跟王心忠较劲。较劲若是有点彩头就算了,咋就净干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呢。
  官场中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年轻人总是看不惯老人们的那一套。会觉得他们腐朽不堪,会觉得他们陈旧难改。
  他们会为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就添油加醋的告到了领导那。也许你很幸运,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再去想办法弥补。当然更多的是,你一辈子都不知道,你不经意的一句话——或者是别人为你说的一句话,早就让领导给你判了死刑。
  可是有人会说,领导是英明的,领导是智慧的,一切流言蜚语都会止于智者。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事实是,领导也是人,只是他的**比正常人更加的强烈,更加的迫切。所以他们不会分辨你的对错,只会拿他的**,和他的尊严来衡量一切。
  所以经验告诉我们,不要只看见了血肉模糊的付出,更要看风雨后的彩虹。简言之就是,不斗虽然安逸,可是不斗,又哪来的利益。

  关晓乐是斗士,为了巩固自身的地位而斗,为了防患未然而斗。王心忠也是斗士,为了报仇雪耻而斗,为了广阔的前程而斗。
  通过了斗争,烦恼的王心忠,变的快乐,而快乐的关晓乐又有了一些烦恼。但是他们谁也不会觉得痛苦,因为痛苦的是那个摔断了胳膊的摩托车司机。
  原本已经觉得倒霉透顶的摩托司机,到了医院才知道,痛苦还在后面呢。还没送上手术台,就过来了两个交警,问他:“小子,你摩托车没有牌照,驾照有没有。”
  那小子疼的糊涂,哪里还顾得这些,连忙央求道:“警官,我胳膊断了,需要治疗,等做过手术再说好吗。”

  那交警一瞪眼,怒道:“放你吗的屁,赶紧说有没有驾照。”
  小伙赶忙说:“有驾照。”
  交警用笔轻轻的点了一下的他的手臂说道:“要是有的话,咱们就得调查。等咱们调查好了,再做手术。”
  胳膊都断了,你还在伤口上点,谁受得了呀。小伙子满头的大汗都下来了,他赶忙说道:“没有。我没有驾照。”

  那交警严肃的说道:“你想好了,不要以后又改了口,弄的咱们难做呀。”
  小伙子忍着痛道:“您放心吧,我绝对没有驾照。现在这么说,以后也这么说。”
  小伙子是个明白人呀,知道自己撞了大人物,可不敢拿这折断了的小手去扳人家的大腿。万一再把另外的一只手扳折了,养家糊口就只能靠救济了。
  交警这才将手从小伙子的胳膊上拿了开去,对他说道:“你没有行车证,再加上无照驾驶,所以这次事故你是要负全责的。此次事故特别重大,影响特别恶劣,到时候少不得判你个三年五载的。”
  小伙子一听,手痛都忘记了,立刻跪在交警面前喊冤枉。他说道:“警官,这咋能怨我呢?摩托后头黄橙橙的牌照可是你们交警发的,明晃晃的三个黑字‘气死他’,你们愣说没看见。这就算了,为了配合你们的工作,现在我按你说的没驾照,你们为啥还要判我蹲监狱呢?”
  交警道:“看看,刚刚说的话,现在就反悔了吧。你先起来,我这是试探你呢。鉴于你态度好,又受了伤,所以这次,咱们就不起诉你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还是要给县政府交八百块钱修车费。另外那肇事的破摩托咱们也没收了,省得你再去霍霍别人。”
  这下小伙子肉疼了,他说道:“这可不行,做手术的钱我都没有,咋还有钱交罚款呢?你们还是抓我去蹲吧。”

  交警眼睛一瞪道:“钱不交是不可能的,这样吧,我去给你打个商量,交两百块吧。想来人家宽宏大量,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就和你过不去。”
  小伙子一听,感情这交警也是个好人。就这么一翻嘴皮子的功法就给自己免了六百块钱,那还有啥好说的呢,他忍着痛,点了头,这才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做起了手术。
  出了医院,两个交警就嘀咕了起来,其中一个问道:“老胡,咱们可是来平事的,咋还扣车要钱呢。所好他是个明白人,若是不然,闹腾起来,可就不好办了。”
  “不明白能行吗?也不看看他撞了什么人。”老胡接着说道:“你看你,糊涂了吧。车子要是不没收,怎么能说人家没牌照呢?再说出了这么大的事,若是不罚款,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那交警听了一个劲的点头说道:“怪不得领导让你来处理这事,果然是经验丰富,思虑周全,佩服佩服。”

  老胡说:“哼,这才哪到哪呀,你且学着吧。”
  两个交警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医院,去汇报情况了。这面消息也第一时间就传到了王心忠的耳中。王心忠听的心花怒放,喜的是花枝招展。
  王心忠拍着老贾的肩膀道:“老贾呀,你真是现在的诸葛亮,古时候的刘伯温呀。这样一来,原本是司机的不经意,可就变成他关晓乐的故意为之。”
  老贾道:“主任,现在高兴为时尚早,咱们还是作壁上观静待变化。关键时刻才能给他致命一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