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60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康局当然有自信。
  出来见符胖子的时候,带了两名丨警丨察。
  符胖子本来没心思坐,只因为太胖了,无法久站。看到康局带着两名丨警丨察过来,符胖子惊讶地道:“你什么意思?”
  康局笑了下,“你来得正好,省得我们兴师动众。来人,把符老板带下去休息休息。”

  看到两名丨警丨察过来,符胖子急得跳,“喂,喂,你们要干嘛?”
  康局道:“没时间跟你瞎扯,你就先在这里呆着吧!”
  “我要给廖市长打电话!”符胖子挣扎道。
  康局掏了掏耳朵,“我忘了告诉你,廖市长刚才出事了。他从市委宾馆跳下去了。”
  “我不信,你骗人。你骗人。”
  康局看到这满身肥肉,不断的蹦达,就笑了起来,“很快你就会相信了。”
  符胖子急了,“你放过我,我给你钱,百万,千万,随便你开口,只要你放过我们父子,要多少我都给你。”
  康局对旁边的两丨警丨察道,“你们把这几句话记下来,他企图行贿。”
  “你——”
  顾秋在走廊里站着,凝眉紧锁。
  廖求实说去洗手间,他怎么跑到走廊里来了?

  旁边的人见状,没有人敢打扰他。顾秋把头探出去,看到灯光下,那一滩血迹。
  廖求实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康亦奇同志来了没有?”
  “他正在路上,马上就到!·”
  韩琛回答。
  彭爱民站在旁边,一脸惶恐。额头上汗流如注。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跳楼了呢?
  “秘,秘,秘书长,这可怎怎么么办?”
  顾秋神色冷峻,马上给省委汇报。

  这事不能隐瞒。
  顾秋回到房间里,给唐书记打电话,汇报廖求实同志坠楼一事。到目前为止,他尚不能确定,廖求实是自己跳下去的。
  因为顾秋还找不到动机,如果能B一个人跳楼,这得多大的压力?唐书记听到这个消息,沉声道,“马上派人查清楚原因。”
  顾秋道:“我已经让公丨安丨机关介入,正在调查。”

  打完电话,彭爱民问,“秘书长,我们该怎么办?”
  “马上召开常委会。”
  “行,我这就去通知!”
  康局进来了,“秘书长!”

  “你马上带人,保护现场,一定要查出其中的真相。我不相信廖求实会无缘无故跳楼,更不可能是不小心掉下去的。”
  康局点头,“好的。不过!”
  “不过什么?”
  顾秋很恼火,这个时候了,还吞吞吐吐。康局嘀咕了一句,“他跳楼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你说什么?”

  顾秋盯着康局,“你们出去。”
  彭爱民看了康局一眼,扭头离开了。
  康局道:“长期以来,符家父子一直被廖市长罩着,符家父子的发迹,与廖市长的关照是分不开的。由于廖市长这人喜欢好面子,很多时候,都是符家给他撑门面。包括市政府很多工程,都是由姓符的来包揽。当初为了市委宾馆承包一事,廖市长和彭书记大吵了一架。”
  顾秋听了,越发觉得奇怪。
  “这么说,他们两个一向不和?”
  “不只是不和,彭书记为人怎么说呢?他的性格不是太强硬。而廖市长则与他相反,比较强势。常委班子里大部分人,在心里都偏向于廖市长。廖市长在双阳的很多工程,象双阳批发市场,双阳商业大厦,财富广场等等项目,都是廖市长一手抓的。他的意见连彭书记也左右不了。”
  顾秋明白了,廖求实在这些项目中,肯定捞了不少油水。因为他一直把工程项目都包给符胖子。符胖子肯定给了他不少好处。
  “那东泰集团,为什么还要抓住作坊不放呢?”

  康局道:“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作坊,老街数百家作坊,那里的总产值,一年下来至少好几亿。而且批发市场一直由东泰集团控制,利润大都在他们手中。这可是一个大馒头。”
  作坊的产值,居然过亿。顾秋倒是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听康局算下来,的确有那么多。
  康局道:“作坊是符胖子的老本行,他一直不想丢,所以由东泰集团接手,控制了整条产业链。”
  顾秋琢磨了半晌,“你先去把原因弄清楚。”
  康局看到顾秋什么事都交给自己去做,不禁有些兴奋,看来这次只要自己表现好,再进一步不会是什么难事。
  “秘书长!”
  彭爱民进来喊,“我已经通知了,十分钟后召开紧急会议。”
  顾秋点点头,“你先过去,我随后就来!”
  彭爱民走了,韩琛和欧阳若晴走进来,“秘书长,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欧阳若晴顾不上浑身的酸痛,坚持留下来。
  顾秋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是一名坚强的女孩子。做为一名出镜记者,娇弱的女子,能承受这种折磨已经很不容易了。
  “坐吧!”

  欧阳若晴坐下来的时候,忍不住一阵咧嘴,显然浑身被绑过的地方受了伤,有些红肿。
  “秘书长,我请求加入你们的队伍,让我全程记录这一刻吧。”
  欧阳若晴请求道。
  “你还能行动吗?”
  “能!”欧阳若晴站起来,挺起了不是太大的胸。不过她这一挺,隐隐感觉到腹部有些疼痛。
  顾秋道:“行,那我批准你。”
  “谢谢秘书长!”

  欧阳若晴感激地坐下,“我在火灾现场发现了一些怀况,怀疑那不是电线老化的原因起火,而是有人故意纵火。”
  顾秋听到欧阳若晴这么说,也不禁来了兴奋,莫非她有发现?
  “说说看!”
  欧阳若晴道,“如果是电线老化起火,起火的地方应该会因为高温融化了才对,可是我发现那里有人为的,用打火机熏黑的痕迹。还有,我发现了东泰集团控制着整条老街数百家作坊。这些作坊没日没夜地工作,到他们的里的利润去很薄。但是他们很多人都不敢吭声,害怕东泰公司对他们实施报复。”
  顾秋点点头,“这些我们已经掌握了重要的线索,符少风已经落网。东泰公司正被查封。包括他们符家的其他产业,也正面临着调查。一旦发现违法行为,绝不容情。”
  欧阳若晴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廖市长之死做一个全面的分析?我觉得这中间大有隐情,廖市长这人我接触过,很自信,很乐观,也很强势的一个人,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跳楼的。”
  顾秋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答案。”顾秋看看表,“马上就要开会了,你们休息下。”
  欧阳若晴端着茶杯,“我没事,等你忙完,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顾秋站起来准备走了,伸手去摸手机,却掏出来一颗珠子。
  “欧阳记者,这个给你!”
  欧阳若晴站起来,看到顾秋手里的珍珠,顿时瞪大了双眼。“哇,被你捡到啦?”

  顾秋笑笑,把珠子还给她。
  “我还以为找不到了呢?谢谢秘书长!”接在手里,欧阳若晴一脸兴奋。顾秋也没有解释,转身去开会了。
  背后传来欧阳若晴的声音,“秘书长!”
  “还有事吗?”
  “谢谢你求了我!”
  顾秋哑然失笑,去了会议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