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3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问来人是什么,来人说是群龙会啊。

  龙就是蛇,看来这件事,是吴大泡搞的鬼无疑。
  但如果是面对面的打,吴营长根本不会怕他一个吴大泡,但是这并不是人对人,而是人对兽,加上这里的士兵很少见蛇,有些人已经开始做起了噩梦,有些人提出了退回城里的想法,所以这一点,让吴营长十分苦恼,我们两个来的时候,他正为撤防的事感觉无奈。
  看来,这又是一件怪事。
  小山东喝了点酒,也开启了吹牛模式,因为刚刚完成了董县长的事情,所以心里十分兴奋的缘故,当场大话就吹了起来,指着我对吴营长说:“你知道老俞现在什么身份,告诉你,到了地方,连县长都怕得不得了,上次差点儿把专员的儿子毙了,你不知道吧。这小小的事情,我想俞哥一定能想办法收拾,不是吗俞哥?”
  说起来,小山东还大我一岁,但这个哥,他叫得心服口服,因为陈胜堡的那件事,他开始对我的看法又高了一格。
  吴营长也认真了,两个醉鬼一左一右问我是不能帮兄弟的忙,我没办法,只好应承了。
  但这件事,我不知道从何找起,总不能直接上山找吴大泡吧,县里省里都认那个谌密专员证,但是吴大泡不认,他不是政府的人,政府打他剿他但是不管理他。
  于是,我想起了一个人,秘三。
  这件事,还非得找秘三问问不可。
  日期:2017-11-13 18:22:04
  三
  回到县城之后第二天,我就去找了秘三。
  他早就知道我的到来,泡好了香片等我。这一点,我早就不再稀奇了,上次几找他都找不着,这一次,终于见到他本人了。
  秘三看看我,问:“又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了,我可是只负责讲道理,说方法,本人不出外勤的。”
  我看看他,打趣说:“你不是有办法算吗,那你来算算,我为什么找你来?”
  他呸了一声,说:“我现在身上还有要事解决不了呢,你倒让我算,你不知道我的精力就没有放在你身上吗,你让我算什么,算吴营长军营里的事吗?”
  看来,他还是知道的。
  其实秘三这个人如果以我的眼光来看,虽然神神秘秘,但并不是那种话不多天天装深沉的人,有些事情他也能说。

  我点点头,说:“就是这件事。”
  秘三直接对我说:“这事不好管,这是个对手。”
  他的话简单直接,让我有些蒙。既然他说不好管,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反而不再说这个话题,只是从我们前段时间去湘西的事,感激一下他事先给了提醒。
  他笑道:“也不是什么提醒,就是觉得你要远行吧,也没帮上忙,有什么奇遇没,给我讲讲,让我也长点儿见识。”
  别的事情不好讲,于是,我将在陈胜堡发生的事,当成笑话一样讲给他听了。
  他听完之后,只对两个人感兴趣,第一件事就是当时我解救的那一对老人和孩子的长相和穿着,第二件事就是对我的证件感到了好奇。
  我细细地把两个人的穿着长相说了一遍,秘三拍着大腿说:“是了,就是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又出现了。”

  我问什么事,他手一挥,说:“你别管,没你什么事,关于你证件那个事,你如果有这个证件的话,我告诉你,吴营长的事情有可能解决了,之前我没有把握,但现在有两成把握了。”
  他没有说那一老一小是什么身份,反而又把话题转到了吴营长身上。他既然不想说,我也不想再问,于是就又把话题也接到了吴营长身上。
  秘三对我说:“这件事,你得找董县长特批,而且你要多带一些人,我给你一封信,到地方你再拆开,上面有怎么做事,另外,不到的时候千万不能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讨厌言而无信。”
  我大笑,说:“这一点我还是能做到的。”
  秘三回到屋里,半天才出来,给了我一个信封和一张地图,说:“去吧,回来后我等你,咱们再聊,你这一去,做得好了,也解决了我一个烦恼。”
  他的烦恼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我可能要重新开始一段新的冒险了,但是没办法,既然答应了别人的事,就应该去认真办,何况这又不是外人。
  回去之后,我马上找了董县长,他也听说了这件事,现在有人出来帮他解决这件事,他当然求之不得,只是他担心天气越来越冷,我们出去多有不便,特批了他那台自己也不舍得动用的车给我们。
  但是我拒绝了,因为秘三给我的地方是山区里面,地图上标注,离这里二百里远,带着车不算是一件轻松的事。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让我暗自庆幸没带车,要不然的话,车可能就真的没有了。
  日期:2017-11-13 18:24:38
  四

  出发的时候是晚上,这也是秘三交待给我的,至于为什么晚上出行,他没有过多地说,但我也隐隐能感觉到,晚上出行就是为了避开一些人知道,这些人应该和山上的吴大泡有关。
  从县城出发,往东北方向我们的目标去走,一共要经过三个大镇,前两个倒还好说,因为属于本县管理,第三个就属于外县管理了,我们由于是公务出行,如果想得到安保,必须要到镇里面的保安所里面签个文件,所以误了一些行程,等到开始进山的时候,已是三天之后了。
  带的士兵们都有些疲惫了,一是赶路赶得紧,二是此行由于保密,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任务在等着他们,有没有危险。
  但他们绝对不敢抱怨,因为吴营长向来以治军严格著称,他往那里一站,一个个兵们都站得笔真,赴汤蹈火没有谁往后缩一步。
  这座山名叫青山,山名有些怪怪的,可能是寄托了劳动山民对山的希望吧,他们希望有山有水,希望是一座青山,但事实上山并不青,光突突的尽是山石,远了看去一半黄一半绿,绿的是一些矮小的松树和别的耐旱树木,黄的则是石头的本色。
  进山是大路,只是走没多远就成了小路,说是小路,倒也不怎么小,但是和山势结合起来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儿不像是正规的路了。
  我们一行,我在中间,两个兵打前路,吴营长和小山东在我的后面,一共四匹马,一匹拉了行李,三匹我们三个骑着,十个兵是步行。
  之前是镇之间的汽车和马车,现在突然换成了步行,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
  好在距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并不远。
  天渐渐有些黑了,但是走在路上,却看不到前前后后有任何人烟,小山东说了好几次看来这次要在山上露宿了。

  就在这时,队伍突然就不动了,前方探路的一个兵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说前面有情况。
  吴营长拔出枪,问:“什么情况,慢慢说,你慌个鸟啊。”
  那个兵说,本来他们两个距离我们不远探路,走着走着,就听到了一声怪叫,这声音听起来像是猛兽,他们两个吓了一跳,停下脚步,就在这里,路边的树从里站起一个黑黑的影子,比正常人要高很多,由于天色已暗,加上距离远,他们没有看清,就留了一个兵在那里,剩下的这个忙跑回来汇报。
  吴营长哈哈大笑:“就一个影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不成,你们还是不是老子带的兵!老子都嫌你们丢人。”
  见营长发了火,那个兵也不好说什么,吴营长又催了几个手下:“子丨弹丨上膛,跟我过去看看,老俞,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他骑着马先走了。
  这一点吴营长做得很好,做事都是一马当先。

  发现怪物的地点离我们有四五百米远,吴营长一走,下面几个兵也哗哗啦啦地跟着冲了上去,不久,我就听到了吴营长的怒吼和叭叭的打枪声音,我们剩下的人也急忙往前赶。
  等我走到地方的时候,吴营长还骂骂咧咧,说:“再晚跑一会,看老子给他个透心凉。”
  我才明白,他确实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