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2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山东还没有睡,只站在床边,看我回来,面无表情。就在我将坛子给神婆时,他又说了一句:“大碗。”
  神婆把坛子拿来,让我把小山东放躺下,之后果然她将坛子放到小山东的胸口,慢慢抽去红布。
  这时,我感觉到小山东的身体猛地动了两下,然后就不动了。
  神婆把坛子取下来,拍拍手,对我说:“好了,睡一觉,明天起来就行了,以后别乱跑了,我说你们这些西北人,看到水就这么好玩吗?”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又问她:“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哼了一声,说:“人有三魂,他掉了一魂,得亲近的人帮他找回来,别的人不行。但凡在西滩掉魂的人,心都不正。哼。”
  我没敢再说话,给了她银元,她走的时候又哼了一声,看起来是极度鄙视我们。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到小山东在院子里活动的声音,出门来,看到他正在院子里跳来跳去,半天才注意到我在他的身后,说了句:“你可吓死我了。”然后第二句就是:“我昨天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我问他:“那天咱们走散之后,你发生了什么事?”
  他挠挠头,脸红了下,说:“没发生什么事啊,咱们走散之后,我就神智不清了。”
  其实,他不说我也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但照顾两个人的面子,都不说罢了。
  中午时分,店家说给我们订好了第二天的船票,我长出了一口气,小山东有些迷离地问我:“这就要走了啊。”
  我肯定地点点头,他不再说话了,沉默地看了会脚尖,说:“有些事,我回去之后再告诉你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微微红了一下,看来,我猜得没有错。
  我笑着问他:“那你觉得,这个地方咱们应该再来一次吗?”
  不知怎么,这句话竟然让他的脸上充满了神采,他说:“要得要得,要再来一次。”
  我想起了他说的那句大碗的词,于是试探着说了一句:“大碗。”
  小山东看了我一眼,问:“你说什么?大碗?”

  看来,发生过什么事情,他确实是忘记了。
  就在我转头要回房间时,小山东的脸突然扭曲了,似乎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情,然后又慢慢恢复了常态,看看我,叹口气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算了,以后再告诉你吧。”
  日期:2017-11-12 17:46:45
  御兽术
  一

  我小山东一路劳顿,好在并没有过多误时,只是途经郑县的时候,因为行李的事,磨了一天时间,剩下一路都还顺利。
  赶到县城之后,我们两个先来到了董县长的办公室。
  看到我们两个回来,董县长的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兴奋地将我们迎到屋里去。
  其实我们两个是羞愧的,毕竟董县长交待的任务,我们没有完成,武立秋根本不跟着过来,这一点,肯定是让他失望了。

  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望意思,他拉着我的手,左看右看,说:“瘦了,这几天功夫,看来下劲了。”
  我说:“抱歉,武立秋不来,我们也不好硬请。”
  没想到他哈哈大笑,说:“我就没打算着他要来,这个人我了解,所以,先在信里说让他来,他好面子,来不了,就会想办法把这个人情补上,这不,这一坛子东西,就是我所想要的,其实,我的愿望给一小瓶就行了,没想到给了一坛子,这个老武啊,这一坛子,他估计得花上两年的心血了。”
  我吓了一跳,怪不得拿出坛子时,我看出武立秋的脸上,有不舍得的表情。
  董县长用手抚着那个坛子,嘴里不停地说,义气,义气。
  我们才明白,武立秋才是真正的义气之人。
  县长问我们:“你们这次去,见没见到奇怪的人和事?”
  我刚想回答,小山东却抢了我的话,说:“没有没有,哪会有那么多奇人奇事呢?”
  我猜想,他是怕县长知道了他在岳阳的事情,看来,他在那里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事情应该和我当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差不多,但是不同的是,关键时刻我停住了,他可能没有停下来。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脸上有了笑意。
  小山东发现了我的笑意,狠狠瞪了我一眼。
  董县长没有发现我们两个的表情,那一坛子东西,就是他眼里最好的宝贝了。
  那一段时间军阀残部总是来打秋风,上面加配了兵力,县里又加了几道城防,转眼间又过去了几个月,眼见着冬天就要到来了。
  西北的冬天极冷,好在我县不在风口海拔也不高,还不算太冷的地方,但即使如此,十月的时候,已经着上了薄薄的棉衣。
  和吴营长见过几次,只说约着小山东一起喝酒,但却总是没有时间约成。
  眼见着换了棉衣,开始喝烫酒的时间,终于我和小山东找了个机会,去了吴营长那里。
  他依旧热情招待,顺便也给我们普及了一下边防的战术和他的布置,说得有些天花乱坠,一看就知道是几杯酒下去之后,开启了吹牛模式。

  不过这段时间,他也确实打了几个漂亮仗,但大都是对土匪的,这里土匪多,但都是小股势力,看到正规军之后往往就是偷偷打几个冷枪就跑,成不了大气候,只是有一股土匪,势力很强,但也不敢轻易招惹正规军。
  说起土匪的事,吴营长倒也真诚,拍着桌子说:“老子姓吴,他吴大泡也姓吴,两个吴是一家,不打也罢,可是这小子现在总整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让我很头疼。”
  我问他什么歪门邪道的事情,他嘬着牙花子,说:“我给你们讲讲,邪得很呢。”
  日期:2017-11-12 17:48:16
  二

  吴营长确实遇到了一些麻烦,而且是靠着兵力解决不了的麻烦,因为他遇到的不是人,是一群动物。
  他说,就在上个月,天气刚刚冷的时候,军营有一天晚上炸了锅。
  先是一个士兵在被窝里发现了蛇,接着,那一个营房里所有人都发现了蛇,每个人的床下或是鞋边,要么就是被窝里都有一条蛇,这些蛇不像是当地的土蛇,个个都是红黑的条纹,看起来很可怕。
  当天晚上,那个营房里的士兵们就不敢睡了,这些兵们大都是本地的,本来见蛇就少,有些胆小的当场就吓得哆嗦成一团,因为蛇这种东西本来就恐怖,再加上数量众多,也难怪兵们会怕。
  吴营长听说这事之后,迅速过去了。但也奇怪,等他过去之后,那些蛇们都已经走了。有看到的士兵说蛇们那一瞬间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齐刷刷地往门边游走了。
  士兵们说得有鼻子有眼,但吴营长没有看到,就根本不相信,为此还责罚了几个人,可是还没等他责罚完,第二天,蛇又出现在了另一个营房,这一次他是亲眼看到了。于是当场就开枪打,但没打几条,剩下的又齐刷刷地走了。
  这两件事,让他觉得苦恼,可是过没多久,山上的土匪吴大泡就捎来了口信,说他的布置有点儿想围攻自己的味道,让他撤后一些。
  吴营长本来没有围攻他的意思,但自古官不让匪,所以他也没有搭理,直到来人说了一句吴大泡送了两次礼物,粗中有细的吴营长才听出了一点儿不同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