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1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几乎要僵在那里了,不能动弹。
  远远地,我看到一只小船过来了,船上有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在对我招手。
  我那时几乎下意识地朝着她走过去了,说也奇怪,她一出现,我所有的恐惧都没有了,月光下,就看到她在对着我笑。

  我一步步走到了船前,她对我说:“客官,坐船吗,夜游洞庭,景色十分美呢。”
  这时,我才觉得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上,我警惕地看着她,没想到她却说了一句:“我们是附近的渔民,经常做这些生意的,有客人来玩,就坐我们的船,然后到湖上逛逛,说不定丢的东西还能找回来呢。”
  她说完,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看。
  那一刻,我突然有种感觉,这感觉推着我,让我上船。
  于是,我跨上了小船,她用篙子轻轻一点,船就往河里走去。
  我坐在船中,只觉得神智有些不清醒,似乎是在做梦,我一步又一步的动作,似乎都没有什么意识可自制力在里面,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被迫的动作。
  我坐在小船的船舱之中,前面一个小小的方桌,上面有油灯,一闪一闪,外面的月色照在洞庭湖的微波上,景色确实漂亮。
  小船在河中停了下来,女人走进小小的船舱来,坐在了我的对面,问我:“大哥,要不要喝点酒,钱是另外计的,如果不嫌弃的话,小妹可以陪你喝一杯的。”
  这时,我渐渐清醒过来,心里回味着刚刚的一幕一幕,这个女人在这时出现,确实有点儿怪异。
  这时,我仔细打量着女人,她确实漂亮,是少有的美女。
  但已经到了这一步,谁怕谁?

  我还没有说喝,她仿佛知道了我的意识一般,从桌下拿了酒,又变魔术一样拿出了几样下酒的小菜,小菜都很时令,也简单整洁。然后,又翻出了两个杯子,给我倒了杯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酒泛出幽幽的香气,我端起来,对着她敬了一下。
  她了敬了我一下。
  三杯酒过后,她开始轻轻地唱歌了,那歌声,就是我和小山东昨天听到的歌声,幽幽细细,但近处听,却分明有一种挑逗的味道,我觉得身上开始发烫,脸上也开始发热。就在这时,她从桌子那边走了过来。
  她坐在了我的身边,然后将身子慢慢倚在了我的身上,问我:“你热吗?”

  我点点头。然后,就感觉有双手抚了上来,开始解我的衣服,再看她时,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除掉了,露出月光下雪白的身体,然后,她把身体贴上来,用一双柔软的手臂,绕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她的身体软而热,不停地往我身上贴,唇也贴在我的脖子上面,我只觉得身体里有一团火要喷出来了,她继续向上,直到整个身体都贴在了我的身上。
  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她重重地压倒在身下,然后不顾一切都将这个温暖的身体纳入到自己的身体中去,这一团火,烧得我已经不顾一切了。
  我开始剥她的衣服,她配合着我,小声呻*着,手也开始解我身上的衣服。
  日期:2017-11-08 15:36:16

  八
  人的欲望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在某些时刻可以压倒一切,但是却在这一时刻里,还存有一丝理性。
  我觉得,她的整个身体都要贴上来了,我的手往下滑,开始在她的身体上游移的时候,却无意间碰到了我腰上的一个硬硬的东西,那是小山东送我的匕首。
  那一刻,所有的理智都回退到原点,我猛地推开了她,然后坐起来,整理好了衣服,说了句:“不能!我不能。”
  她看着我,怔了一下,又要上来,我突然拔出刀,指着她说:“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问:“为什么呢?这么美丽的夜景和美人。”
  我瞪着她,说:“我的兄弟都丢了,我还在这里和你想这事吗?就算是没丢的话,大丈夫荀活于天地之间,也不会冒失去做那些事的,你快把我送到岸边,我还有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看到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冷冰冰的。

  她说:“你兄弟的事先放一放,我保证不会误你的事,你先跟我去见一个人罢。”说完,就猛地撑了一下船,然后船就飞一般地往河中心过去,我没有出舱,听到耳边水声渐渐,知道是顺着河往湖里的方向去,但现在无论如何,也只有由得她了。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我感觉船渐渐停了下来,然后她走进来,扔给我一条黑布,语气依旧冰冷,说:“罩眼上。”
  我感觉那一刻,自己竟然无比听话,把黑布拉在了眼上。
  然后,她伸出手拉住了我的手,让我跟她走。

  她的手柔软无比,而且身上还带着些微的香气,我听到前面她的脚步,然后感觉着地势,应该上山了,应该下山了,应该是台创,然后进入到一个封闭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我感觉脸上一凉,原来是她伸手将眼罩扯了下去。
  四周,是一个大山谷模样的地方,上面有一把座椅,两边站了和她一样穿白衣服的女人,有十几个,中间的座位上面坐着一个女人,神态威严,容貌艳丽。
  领我过来的女子,应该是下属,她行了个礼,然后把我刚刚的情况说了一遍。
  等了好久,才听到上面的女人幽幽地说了一句:“还算是个真男人,我知道你来的事了,幸好,哼。”
  她这一声冷哼,我倒出了一身泠汗,才知道刚刚在船上,不过是一场试探,如果我真的有进一步举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尽量做出谦和的表情,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中间还不时穿插进一些我们的事情很急,而且我还是谌密专员的身份等等。
  她对我的身份一点儿也不好奇,问也没问,反而缓缓开口问我小山东的品行。
  此时,我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我将小山东的品行好好夸了一番,说他人聪明又善良,但就是有时候因为有点小才气,所以才喜欢郎才女貌的误会等等。
  我隐隐听到上面又哼了一声,说:“把你的坛子拿上来吧,这个邓婆子,真爱管闲事。”

  这时,我就知道了,她说的邓婆子,应该就是那个神婆了。
  日期:2017-11-09 20:24:25
  十
  船很快到了岸,我对青荷说:“放心,我还会回来的。”
  她看了看我,微微带有一点点的烦恼,说:“你回来我也不会接你,你也找不到路,俞专员,一次有时就是一生,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说完,划起船就往河心里撑去,片刻,就只剩下了一个小点,只隐隐有歌声传来。

  我怔了好久,直到坛子里微微一跳,我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来,心里羞愧不已,原来我也是一个见色忘义的人,小山东明明在等着我,我却在这里柔情密意地胡思乱想。
  沿着来路往回走,很快,我就回到了客栈。
  神婆还没有走,那两个兵也负责任地在院子里来回走动,见我回来,连忙敬礼。
  我有些不习惯,点了点头,抱着坛子往回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