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0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我感激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店主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他看着门外,眼里有惊喜也有一丝不解,突然就拉住我,指着门外说:“你快看。”
  是小山东回来了,他站在客店大门口,一言不发。

  我走过去,推了他一下,说:“你干什么去了!这么多人,找了你半夜,你如果不来的话,白天就得把西滩给弄平了!”
  小山东看也没看我一眼,穿过人群,径直走到了他的房间那里进了屋,房间门也不关。
  日期:2017-11-07 09:03:30
  五
  看到小山东的归来,区长和副营长都松了一口气,然后,由区长提议,留下两个兵供我们两个差遣,一行人先回去休息。
  一群人走了之后,店主看我的眼神简直就是一个大变化,他说他想了一夜,也想不出我是多大的官。
  我告诉他,我不是官,只是一个工作人员而已。
  他不信,反而恭敬地对我说:“长官,我知道,越是大官就越低调,不说身份,古时候皇上还得微服私巡呢,不过现在不时兴皇上了,长官们还是有的,只是,像你这样的长官不多了,只带一个人出来,还住我们店,真是节约啊……”
  他的话没说完,我就进了小山东的房间。
  小山东站在窗前,一动也不动。
  我走过去,又推了他一眼,说:“别装了,回都回来了,承认迷个路有什么。”
  他慢慢回过头来,看着我,我看到,往日机灵的小山东,眼睛现在却呆呆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像是看着空无一人的远景。

  我吓了一跳,问他:“你怎么了?”
  他突然一笑,这笑没有带任何的情感色彩,呆板的,没有任何意义的。
  笑完,他说了两个字:“大碗。”
  我彻底让他给吓住了,因为刚刚推他的时候,就能感出来,他身体比较硬,不像是平时的身体。
  我又把店主喊过来,他看到这种情形,也呆了,半天,才想起来,对我讲了另一件事。
  那是夏天的时候,那两个人刚刚失踪不久,有几个从东北过来的生意人住在了他的店里。其中有一个生意人人高马大,又爱喝酒,常拉了他喝酒,对于西滩的传说,向来不放在心上。
  那一次,他喝多了酒,又听旁人讲起西滩的事,酒劲上来了,说要去看看到底有什么奇怪的,于是一个人就去了西滩,但回来之后,就变成了呆呆的一个人,嘴里只会说着两个字,仔细听起来像是小床,又像是小船。
  他的同伙慌了,把他送到了岳阳的一家医院,可是医生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只说是遇到了惊吓,可能精神失常了。后来,又找了个神婆,神婆说他的魂掉了一个,所以才会变成眼前这种情形,要取回来,得带着东西,让和他最亲近的一个人去把魂取回来。
  这几个生意人看似喝酒时称兄道弟,但一遇到事情,就推托开了,最后,还是一个和他关系还算可以的兄弟去了,回来后不久,他就清醒了,但是发生了什么,他到走的时候也没有说。

  听完店主的话,我说了句:“有这么神奇吗?”
  店主肯定地点点头,看得出来,他不是在骗我。
  我问他:“这个神婆,现在还能找到吗?”
  他兴奋地说:“怎么会找不到呢,他就在洞庭口那里出摊,给人看相,说说卦,平时里常常接活。”
  我让他带一个兵去把神婆找过来,他高兴地去了。

  这时,我却生出了一丝丝的疑惑,他为什么这么兴奋呢?
  后来,我想明白了,可能是这种事情不多见,而且一般人,对这种热闹,就像是看大戏一样。
  日期:2017-11-07 09:25:01
  六
  神婆很快就请了过来,那两个,进屋后,看了看小山东的情况,又烧了些纸,嘀嘀咕咕念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然后指着我说:“你,去吧。”
  这么简单洁的话,让我怔了一下,想起了店主刚刚说的事情,看来这件事,就只有我来做了。
  我问她:“能不能带人?”
  说实在的,一个人往那里面去确实有些害怕。

  但是,她摇了摇头,对我还是那一句话:“你,去吧。”
  说完,她拿出一个小坛子,对着坛子又唱又跳,之后用一块红布封住了口,递给了我。
  这时,她才像是从一场梦中醒来,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喝茶,边喝边对我说了具体的操作办法,这时的她,罗罗嗦嗦,和刚刚那个神婆完全判若两个。
  她对我说,要走一遍我们走过的路,然后边走边打开坛子,喊小山东的名字,要每条路都走到,但又不能重复,走完了之后就可以回来了,但不要回头,不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都不能回头。
  她的安排,让我的心里起了一阵凉意,我突然觉得,这次我去,也是有一定的危险的。但是,好在是白天,还不怎么让人害怕。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没让我白天去,说我们什么时间去的那里,就什么时间去,也就是说,我在今天晚上那个时间,要重新走一遍那条路,然后再走回来。
  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
  但是就在此时,小山东木讷地又说了一句:“大碗。”
  我心里突然有些愧疚,依平时我们的关系,这点儿路算什么?在保证自己足够安全的情况下,去一次又有何妨?
  或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神婆接着又来了一句:“不能带枪,不能带有火的东西。”

  我咬咬牙,点点头,手往腰上一碰,恰好就碰到了小山东送我的那把匕首。我抽出来,问神婆:“这个可以吧。”
  没想到她哈哈一笑,似乎看出了匕首的来历,对我说:“可以。”
  店老板有些担心地看着我,我却告诉他,我没事,完全可以走一次,让他不用担心。
  很快,黄昏到了,然后就是夜晚,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有些害怕,生怕在那里遇到我所没有见过的恐怖的事,但是手一碰到匕首,就马上生出了胆量一样。
  约摸是昨天的那个时分,我一个人,没有带火把,借着月光进了那条路。
  月光比昨夜要明亮很多,照得路清清楚楚,我还着小坛子,一路上慢慢喊着小山东的名字,然后左顾右盼。
  芦苇滩里很安静,只有微风吹过,吹起芦苇沙沙的响声,就像是有人在那里藏着,听到我的到来,匆匆忙忙跑到我的跟前,或是匆匆忙忙从我的前方逃走一样。
  我凭借着记忆,走我们走过的路。但是路却很多,加上昨夜的搜寻,路上多了很多倒下的芦苇,反而更难有路的影子,我只能走走停停,再回忆一下。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条河面前,我印象中,是没有这条河的。
  就在我往回走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昨天我和小山东听到的歌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隐隐约约,似乎就在耳边。
  日期:2017-11-08 15:35:41
  七

  这歌声,让我身上一下子起了满身的小米。
  我们昨天就是听到了这个声音,然后过没多久,小山东就失踪了,这个声音这时又出现,是不是也预示着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