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9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小山东就像是从我身后突然消失了一样,一点回声也没有。
  芦苇的烟气呛得我咳嗽,我开始后悔听了他的话来这里。现在想来,其实很多事情是没有起因的,就是一个缘份,小山东莫名其妙地想来这里,我也莫名其妙地跟了过来,然后他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直到我喊得喉咙沙哑,小山东还是没有出现。
  但是,不仅他没有出现,我还发现了一件令我更沮丧的事情,一条细长的路,出现在我的眼前,路的那边,出现了一些灯光。
  这些灯光很熟悉,虽然稀稀落落,但是却让我明白了,我正踏上我们来时的路,路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回来了,小山东却不见了。
  日期:2017-11-07 08:57:46
  请关注微信公众平台“老白来说”。

  —————————
  三
  我慌慌张张找到店主时,他正在收拾一个房间,客人刚刚搬走,地上弄得一团糟。
  我冲进去,对店主说:“不好了,出,出事了。”
  我有些结巴,店主回头,问:“怎么了?”
  于是,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说我们去了西边,然后小山东就不见了。
  店主一听就急了,说:“不是告诉你们两个了吗,不要去西边,你们怎么就不听?这两个大男人,还会犯这样的毛病?你们是小孩子吧!现在这么晚了,去哪找?怎么找?”
  他这样说我,我只得低头听着,也怪不得别人,这事,只能怪我们两个。
  或是店主看出了我的态度,于是,他放下手里的活,对我说:“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
  我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我带的那个证件,于是问店主说:“能不能请这里的驻军或是政府的人想想办法,晚上找一找,人多了,或者会发现什么。”
  店主冷笑了一声,对我说:“那些人,你以为你能调得到他们?别开玩笑了,那些官老爷们,白天还不想动,更别说夜里了,这时候不知道都在哪里花天酒地呢?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试一试。”
  我对他说:“我想试试。”
  之所以这样说,因为我知道在湘西的陈胜堡那里,我那个专员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这里,说不定也会有作用,但是我知道,不能找一般的小兵,要找,只能找大一点的官员,或许他们会认识这个颇有份量的证件。

  但是,我没有告诉店主这个证件的事。
  他看我态度坚决,摇摇头,说:“那好,这里离外防营不远,我们可以试着去找找,不过那里的官们我是打过交道的,眼睛都在头上长着,看也不会看你一眼的。”
  我们两个,从我刚刚和小山东走过的那条街出发,然后走穿过去,转了两个弯,就到了一处军营所在,军营旁边还有幢楼,看样子也是办公机构。
  面对军营前面站着的士兵,店主看起来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是一个热心的汉子,小心地陪着笑脸走上去,说:“老总,问个事情。”

  那个兵看了看他,忽然把枪摘下来指着他:“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快走快走,这里是军营要地,走慢了小心枪不长眼。”
  店主又陪小说,说:“我们住店的一个客人丢了,是外省的,就走到了西滩那里,看能不能给咱们长官吱会一声,毕竟咱们负责一方的治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兵就打断了他:“这是外防营,人丢了你找丨警丨察局去,我们管不着。”说完,他就用枪托去推店主。
  我走过去,拿出了证件,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装出很威严的样子,说:“看清楚了这上面的字,然后汇报给你长官。”
  或是我装出来的气质真的唬住了他,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你,等一下。”然后,他给另一个兵交待了一声,就往楼里跑去。

  过不一会儿,我听到有紧急的脚步声,然后一队兵就从里面跑了出来。
  店主吓了一跳,拉拉我的衣服,意思让我跟他一起快跑,但是我却站在那里不动,我想,这应该是帮助我们的兵。
  果不其然,一队兵跑出来后,一个领头跑到我跟前,唰地一下敬礼,然后说了句:“边防营副营长给专员报到,带兵二十人,请专员安排任务!”
  我看到,店主看我的眼睛都直了。

  日期:2017-11-07 08:58:18
  四
  我带着那群兵,提着油灯,打着火把,重新进入了西滩。
  这时候,月亮升起了,刚刚我和小山东走过的路显得很明亮,甚至能看到我们踏倒下来的芦苇,但就是不见人,几十个声音此起彼伏地喊着小山东的名字,但一丝回音也没有。
  借着火把和月光,我才看清了,这原来是一片滩涂,里面的小路大概是割芦苇的人踩出来的,而那些大路,则是拉芦苇的车经过的道路,怪不得里面的小路多,而且,时不时还会出来河岔口,然后就看到路变了方向。
  我们两个外地人,不迷路才怪。

  几十个人,找了很久,也没有小山东的痕迹,我有些泄气,副营长一直跟在我的身边,给我打气,不停地说:“再找找,再找找,这里就是地形复杂一些,咱们人多,放心,找到天亮,也得把人找出来。”
  但是,又搜到了半夜,小山东还是没有一丝影子。兵们把这片滩涂搜了几遍,砍倒了很多芦苇,但却没有任何收获。
  不得已,我们只好回去。副营长坚持带几个兵在店门口守着,让我睡个安稳觉,我看他们都特别疲惫,对他摆摆手,让他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白天再说。
  他感激地走了。
  回到店里,我睡不着,直到天亮时,才隐隐睡着了。
  然后,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小山东被绑在芦苇上面,芦苇像树一样高大,而他很小,像一个小小的木头人,不会动不会说话,就直盯盯地被绑在那里,后来,芦苇突然间越长越大,他慢慢也跟着往上升去,我伸手去够,但却够不着,这时,听到他说了一声“救我”,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我吓了一跳,忽地坐了起来。
  外面天色蒙蒙亮,原来是一个梦,只是梦里的情形十分真实,让我甚至有种错觉,白天再次寻找时,是不是要从芦苇尖上找一找,看看小山东是不是被绑在了上面。
  过没多久,我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店主起床了,在扫院子。
  我又躺了下来,感觉身上酸疼,动也不想动。
  突然就听到大院的门被砸响了,然后就听到店主去开门,纷乱的脚步声从院外一直传到院内,有人在询问着店主,声音起初大,然后突然就变得很小。

  我从窗子往外看,是一群兵,约有三四十个,副营长带着,除了他之外,还多了一位看起来比他官职更大的人,但是没有穿军装。
  我穿上衣服,推门走出去。看我出来,那个人冲上来就和我握手,不停地自我介绍说,他是这个区的区长,昨天有任务所以没能过来,营长还在边防那里,所以今天他一早过来指挥,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帮我找到朋友。
  虽然只是冲着那张证件来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感激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