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8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几个人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慌忙给我们两个解开,还帮我们掸土。结果,那个五十岁左右的人猛地把他们几个推开,竟然给我们两个深深鞠躬,说:“武荃管教不严,让犬子冒犯两位,还请原谅。我这就把他押回去,或者,可在此就地正法。”
  说着,掏出了枪,倒转了递给了我。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惊讶有两点,一是他们怎么知道了我的身份,而且,这个我看似一般的身份竟然这么威力重重,二是居然他可以这样管教孩子。
  我拿起了枪,武秘书吓白了脸,冲过来大喊:“爹,你就我一个孩子啊,你饶了我,我改,我改不不行吗?”
  他脸色苍白,几乎吓傻了。
  武荃不为所动,看着我手里的枪,一句话也不说。

  我突然明白,这也许就是这位专员的精明所在,他明明知道,依我此时的情形,绝对不会开枪的。
  我就是猜到了这一点,把枪拿在手里,看了看他,说了句:“那我可就执行了啊。”
  很显然,对于我的回答,他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回答。
  我掉转枪口,打开保险,枪口对着武秘书。
  武秘书已经惊慌得不成样子,恶人原来最怕的就是别人对他做恶了。
  小山东在一边喊:“俞专员,你等一下。”
  没等他说完,我已经开枪了,只是开枪的同时,我把枪口向一边偏了。但就是这声枪响,把武秘书吓晕了过去,然后,一股臭气弥漫开来,他已经吓失禁了。
  我把枪还给了武荃,说:“开个玩笑,别介意。”
  武荃的脸色铁青,但不失礼貌地对我说了句:“多谢专员保全犬子性命。”

  一行人也来不及上香,直接带着人,离开了客店。
  日期:2017-10-31 17:24:54
  十
  下午时分,我们决定去找那个名叫武立秋的人。

  我们骑马过去的,大约只要了半天的路程,由于地址明确,所以很好找。
  一路上,小山东一直问我,是谁那么快往县里报了信。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很纳闷,按道理说,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应该有人报信给他们啊,是店主?伙计?或者,是那个讨饭的老头?看起来都不像,而且其中,最最重要的是,报信的人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这个疑惑,一直伴随着我。

  等我们找到武立秋的家时,下午刚刚过了一半,他家是一个小院子,不大,找到他时,他正在院子里弄药材,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武立秋是一个大夫。
  我拿出了董县长的书信给他看,他看过之后,对我们点点头,但却没有让我们进屋坐的意思,看得出来,不是太欢迎我们的到来。
  小山东多了一句嘴:“武先生,您看信上说的什么事情呢?”
  武立秋的脸沉了下来,说:“请你们回去回复董县长,老武感谢他,但是不愿意参与这些事情了,一是太费心力,二是如果打仗的话,恐怕仅靠我一人之力,也难以维系。”
  他的话说得明白,可晚们却听得糊涂。
  或是看我们两个不明白,他爽快地说:“在下早年前学过一点儿小技能,配合中药材使用,能让伤口在一夜之间平复,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你们董县长,就是想让我过去做军营里的大夫。但是,这种治伤很消耗心力,而且药材也不好配,如果治个人倒也罢了,但要是上战场,怕是难以完成。”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心里突然一动,问他:“冒昧问一句,这附近是不是有人也会这种法术?”

  武立秋一直阴沉着的脸突然涌出了一点点笑意,他告诉我们,附近山上有几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少数民族,里面的巫医都会这种法术,他们爱打仗,而且几乎把打仗当成了一种仪式来举行,打起仗来像是跳舞,至于受伤之类的,他们也不在乎,反正只要不伤到要害部位,都能复原。
  我和小山东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我们那天晚上,误打误撞的,居然也碰上了这件事。
  又聊了一会,武立秋从屋里拿出了一个坛子,对我们两个说:“回去告诉董县长,这坛子里的药膏,虽然没有马上见效复原的效果,但是对枪伤却有很好的效果,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你们把这个带回去,也算是复命了。”
  我和小山东对视了一眼,也只有如此了。

  从武立秋家里出来,小山东有些泄气,对我说:“董县长是不是特别自信?还什么找到这个人就行,结果,人家不卖他的面子。咱们也算是白跑一趟了。”
  回到店里,我们就准备出发,先是坐马车到了县城,然后又坐船赶往。
  船走的湘江然后到岳阳,从岳阳再去武汉,然后转火车到郑县再到西安,但是,在岳阳的时候,小山东却出事了。
  日期:2017-11-01 17:53:25

  二
  沿着那条小路往前走,竟然越走越宽起来,这一点与我们之前想象的截然不同。
  在我们的想象中,这条路应该越走越窄才是,但是湖边的路,竟然不像是山里的路那样,毕竟这里地势比较平缓,而且小河流也比较多,所以造成了路并不窄。
  但这种地势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越走岔道起多。
  这里,不知从哪里响起了一阵歌声,歌声很轻,像是一个女人在浅吟低唱,唱着唱着,歌声不知哪里就一顿,然后就换了个旋律,很好听。
  我和小山东对视了一眼,他说:“老俞,这深更半夜的,哪里来的女人唱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说也奇怪,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那歌声就停止了。
  再往前走,路越来越多了,我们没有照明的东西,而且又是阴天,路虽然还隐隐能看见,但是却芦苇荒草什么的明显多了起来,这些东西枝枝桠桠地挡住了去路,有时隐约看着没有路,但却突然又有了路。
  又转了几个弯,我准备掏出火柴照明的时候,却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我又想不起来,只是一种感觉。
  我转头喊小山东,但是身后却静悄悄的,没有了人声,小山东不知什么时候和我走散了。身后一片晃动的芦苇,是我走过的时拨开的,小山东却没有了声息。
  这一下,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想他可能是迷路了,于是壮了胆子,大声喊着小山东的名字。

  但是没有回音,我想,湖边也就这么大的地方,如果我喊他的话,他肯定能听到,况且我们两个,并没有走多久的路程,按道理说,不会分开太远的。
  我用足了力气喊,但是依旧没有听到小山东的回答。
  往前走是不可能了,不管前方有多么好奇的神奇的好玩的事情,都不能往前走了,我必须往回走找小山东。
  但是找他之前,我蹲下身,从地上拨拉了一些干枯的芦苇,扎起来,点燃,做成了一个火把。

  路一下子明亮起来,我开始往回走。
  火把只烧了几分钟,就熄灭了,为此,我不得再加些干芦苇上去。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边回忆着走过的路,一边喊小山东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