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6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群人很快就把我们围起来了,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手里的武器并没有直接投到或是刺到我们身上,反而是两拨人直接干了起来。
  一时间,我们站在战争的中心点上,不时有枪刺过来,也有棍子打过来,我们两个拉着手往一边躲,小山东的腿上,因为中了一箭,每走一步都要叫一两声,这声音配合着两帮人的打架,倒也应景。

  月光下,我看到小山东脸色发白,于是一手扶起他,一边对他说:“兄弟,一定撑住。”
  很快,我们两个移到了群架的边上,在移动的过程中,不时的有两边的人手持武器跑到我们身边,试图用武器向我们身上招呼,但是看到我们两个人的装扮之后,却只在口里“也”了一声,重新打别人去了。
  从这一点上判断,我们两个并不是他们的敌人,只是一开始认错了而已。
  小山东已经快虚脱了,伏在我的腿上,头上都是汗。
  这两拨人打架,也有特点,如果说是拼狠斗气,恨不得把对方置于死地的话,那么手下必然不会留情,反而会招呼着往死里干,但是眼前的情形并不一样,他们似乎在打斗过程中带入了跳舞的成份,那种动作里,还带着柔美的感觉。
  但是,依旧有人受伤,受伤了的人,就跳到了一边,对方也不来追击,反而坐下来,看着双方的打斗。
  这样的战争,把我弄迷糊了。
  箭伤的疼痛,让我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再看小山东,不知何时,已经晕了过去。
  这时,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对着战争的双方大喊:“停,你们停下来,我们有人受伤了,快停下来,打架不好,不好!”
  我相信,我那带有纯正西北口音的话,他们绝对听不懂。

  但是我的手势,他们地确能看懂,那一刻,我挥舞着双手,不时比划着停的手势,胳膊上的箭伤更加疼痛了,我甚至能感觉到那个箭头在肉里面的搅动,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力量,眼前不时闪出小小的金星。
  那群人渐渐停了下来,我带着金星,看到他们都望向我,其中一方,一个头上顶着一顶帽子的头领一样的人,向我走过来。
  他走到我的身边,看看我手臂上的伤,回过头,说了几句话。
  这几句话,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但是,他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人安静下来,看看我脚下的小山东,蹲下来,手里握着小山东身上的箭枝,猛地向外一拔。
  我看到,小山东的身体抽了一下,血很快就涌出来了。
  这时,我才感觉到,他充满了浓浓的恶意,这时在,他把箭拿在手上,跳了一圈,又冲我走过来。

  我知道,他一定是过来折磨我的,此时,惊惧加上失血,我觉得脚下一软,倒在地上,人事不醒了。
  日期:2017-10-27 10:58:11
  五
  黑暗中,我觉得右臂一阵巨大的疼痛,但是疼痛过后,我马上就陷入到黑暗中去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箭冲我射来,我躲闪不及,那些锐利的箭头就那样刺在了我的身上,一下接着一下,一个又一个的疼点在我身上爆开,我大喊着,反而冲向了那些箭头,然后一下子醒了过来。
  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地方,软绵绵的地方,太阳光正从上面照下来,正是这些阳光,在我身上晒得暖暖的。
  身边有一个人哼了一声,我转过头去看,是小山东。
  他也醒了过来,然后忽地坐了起来,惊奇地问我:“老俞,昨天我们是不是参与了一场战争?”
  我点点头。
  他动了动自己的腿,又试着站了起来,然后脸上带着很不相信的神色问我:“昨天,我是不是受伤了?”
  我已经顾不得回答他的问题,我正在看我胳膊上的伤,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确实是受了伤,一支箭很深地射中了我,而且流了血,但现在看看,除了衣服上的口子和血迹,胳膊上面没有一点儿印记,好像昨天受伤的不是我,而是别人。
  小山东还在等我肯定的回答。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让我觉得无比神奇了。
  难道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仅仅是一个梦吗?我沉呤了一会,在给自己是否梦的判断和答案,但是,意识一次次跳出来提醒我,昨天那个不是梦。
  我更加仔细地检查我的胳膊,这时,才看出来,在中箭的地方,确实有浅浅的白痕,像是多年之后的伤疤那样,只浅浅的一道白痕。
  小山东也在仔细检查着腿上,我看到,他的痕迹比我的重一些,还带着些许的红色。
  我想起了昨天那个头领模样的人,把箭从他身体里拔出来的情形,确实是流血了,而且因为巨大的疼痛,他的身体还抽了一下。
  我记得,在黑暗中,我也遇到了那种巨大的疼痛,但是现在,我们两个就如同昨天上山时一样精神。
  阳光很强烈,我才注意到,我们两个是在一个树林里面,而且躺的地方铺了一层厚厚的草,我们身边没有任何人。
  我站了起来,忽然听到身后的草有动静,于是猛地回过头去,问了声:“谁?”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草尖儿动了几下,我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从草从里飞快地跑走了。
  小山东还在迷惑自己的大腿,听到我这一嗓子,吓了一跳,问我:“你看到什么了?”
  我回过头,对他说:“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但是很快就跑了。”
  小山东神经了一下,又问了我一句:“昨在,咱们是不是参与了一场战争?”
  我点点头。
  “可是今天为什么除了衣服破了,什么也没有发生,我记得中箭了啊,明明是中箭了,真的。”他似乎有些惋惜,自己今天看起来没有中箭。
  我没有解释,拉他起来,说:“咱们马上回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你总不想再来一场战争吧。”
  他马上紧张起来,反而拉着我说:“快走快走。”
  但是,我们这是在哪里呢,怎么回去,连个指北针也没有的我们,从哪条路走,一下子成了问题。

  日期:2017-10-27 10:58:48
  六
  我们决定,先从树林里突围再说。
  事情比我们想象得要简单得多,走了没多远,小山东就兴奋地叫了起来。原来,他看到了山路,沿着山路,可以看到一座小山。
  我们爬上了小山,向远方望去,隐隐看到有人家的影子。小山东兴奋地一拍手,说:“就那里了,往那边走,肯定没有错的!”
  我看他这样肯定,也就答应了。
  其实,人在迷路的时候,是有一种本能的,这一点在以后的无数次冒险中,得到了验证,只是当时人自己没有察觉到罢了,这种本能,需要锻炼,才能运用自如。
  我们沿着山路走下去,又过了一条河,然后就来到了那片村庄似的地方,问了问,这里离马扎镇有三十里路,还不算远。

  简单歇了一下之后,我们在村里找了辆大车,村里很穷,这架马车,还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富足的地主家里的,我给了他两块大洋,他就让长工把我们送到马扎镇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