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4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三个就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那两只灯笼出现的地方,才发现,那边根本就没有路,是镇子走到头之后的一个急坡,由于是晚上,坡上长了密密麻麻的青草和树木,看上去有些阴森。
  看来是找不到什么了,此时走了大半天的我们,也疲累了,就往回走,但就在回去的路上,一个慌慌张张的人,拦住了我们。
  这人是短打扮,一般当时短打扮的人,都是出力的人,或是店里的伙计,或是街边拉车干粗活的,他拦住我们,只对我们说了一句:“不要去店里了,晚上会出事。”
  吴营长一把揪住他,说:“又来哄老子是不是?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了。”

  或是被吴营长揪住领子的原因,来人不停地哆嗦,指着前方说:“就是一个人给了我一个银元,让我来通风报信的,晚上你们别回去了,怕你们出意外。”
  我们看了看前方,一个人也没有。
  吴营长微微一松手,那个人就逃远了。
  我看了小山东一眼,他的脸色微微发白,问我:“去不去店里?”

  A:情知道  B:老白来说 C:随便哪一个
  多选题哦,明白了吧,情知道原来也是我的平台。唉,这么多,写得过来吗?
  日期:2017-10-25 11:00:20
  十
  我之所以坚持着回到客店里,是因为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里我们肯定是处处被动,因为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时时会知道你动向的对手,不对,不是一个,是很多个对手。
  所以,顶着已知的计划前行,才是我们保持不败的根本。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就坚决地做了这个决定。
  我们三个回到客店时,只有店主在那里算账,看了看我们,没说什么,继续低下头算自己的账。
  或者是陈星的那一次到来,让他也觉得这三个人非同寻常,平时的话还是不要招惹为妙。我理解他的心情,一般做生意的,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们回到了客房,但是没有各回各屋。反而是吴营长又点了些熟菜,要了些酒,他和小山东一起来到了我的房间里面,说喝点酒,天气也寒了,也壮下胆子。
  这个壮胆的说法,说我觉得有些好笑,吴营长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也说起壮胆的事情来了?
  或是看出了我的笑意,他恨恨地拍了桌子,说:“这叫什么事!不管了,明天先回去,等准备好了,再来一次。”
  其实,吴营长的粗鲁想法,恰好合了我的心意,我是准备第二天就回去的,但是之前没有和两个人沟通。
  晚上,我们三个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忽然,就听到了外面噼噼啪啪的声音,声音起初很小,渐渐大起来时,就看到了外面有火光,然后就是店主大喊:“救火啊,快救火。”

  我拉开门冲出去,看到和我们房间边的着一间房着火了,火势很大,看得出来是有了油料之类的纵火,所以火势显得非常大,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忙拉了一条凳子,朝那个房间冲了过去。
  我知道,那三个兵就在那个房间里面,但不知为何,他们三个一点动静也没有。
  看到我冲了上去,吴营长也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也拉了椅子,把门砸开了。
  床上,三个兵正在呼呼大睡,似乎对外面发生的一切,完全不了解。直到我们两个把他们三个硬拉出来时,他们还没有醒。
  火已经烧到了后窗,但不知为何,前门处却一直没有火,这也使得我们能救出来他们三个。
  被救出来后,三个兵还沉睡不醒,吴营长一人一脚,其中一个才迷糊过来,但另外两个,还是没有醒过来,这时,小山东拿了一盆水,对着那两个兵泼了过去,那两个人一个激灵,突然间就醒了过来。

  火很快就熄了,我却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惧意,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三个再这样下去的话,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我决定连夜回去。
  我的想法,得到了他们两个的认可,于是,我们连夜收拾行装,直接就开回了县城。这一次,我感觉到对手的可怕了,而我们算是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没想到,还没等到陈星带我们去看所谓的仪式,我们就先回去了。
  路上,吴营长问起那三个兵怎么回事,三个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才鼓起勇气说出了真相。
  公众平台记住了吧,再提个小问题?
  小木头人出现在哪一章?是用什么木头做的?
  日期:2017-10-26 10:48:08
  愈伤术
  一
  回去的路上微有些无聊,吴营长问起那三个兵怎么回事,起初他们不敢说,毕竟我们要求他们除了为我们服务外,还起到保护我们的作用。后来,看吴营长发火,他们其中的一个,才鼓起勇气说了真相。

  就在我们三个出去后不久,客店里来了一位年轻人,一开始,这三个兵只在那里吃饭,但后来,那年轻人端着酒杯过来相约,说要认识一下,三个兵起初谁也不敢接话,毕竟他们还有自己的任务,直到那年轻人说我们三个不会再回来时,他们才和年轻人坐在了一起。
  然后,他们只喝了几杯酒,就醉得不省人事了,再后来,就是我们把他们三个拖出来的意识了。
  吴营长听完之后,骂了一声,一脚把一个兵从马上踢了下来。
  那个兵没敢再上马,跟着马小跑了好久,吴营长说了句上来吧,他才敢上来。
  我劝吴营长消消气,小山东好言劝慰那个兵,毕竟大家一起在路上,长官虽然是长官,但是毕竟大家是一起出来的,谁也不敢保证这几个人不会起坏心眼,如果起了坏心眼的话,三对三,我们不一定能占上风。
  其实我这样想,完全是多余的,吴营长的兵别说是对抗了,就连还句嘴也不敢。
  只是,外出之后,很多事情虽然想起来是多余的,但事实上想到了,总比没有想的强,这一点,小山东和我的想法一样。

  重新上路之后,小山东和我跑在了一起,他问我:“想什么呢?”
  我说:“这次咱们出来得太冒失了,想想都后怕。”
  他看着马头,对我说:“我也这样觉得,就像下棋一样,咱们的每一步,对手都看得清清楚楚,真的让人没办法。回去后怎么打算?是不是要去秘三那一次?”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说:“你就是我肚皮上的虱子啊。”
  其实,我是真的想回去找一趟秘三的,说不定能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
  一路上平安,回去后,我想先去找董县长,但是他却不在,一打听,才知道和附近的一个军阀的残部交了火,保安团不少人受了伤,董县长忙着去安抚人去了。

  其实我也不必过多在意他知道不知道,毕竟,我这次的任务,不归他管。
  于是,我就跑到了秘三的住处。
  但是他却不在,只是给我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了一行字:归来就无烦恼,近日还需远行。珍重。
  这行字我一眼就看出了什么意思,心里微微有些不安,对于秘三的话,我已经十分相信了,他说近期就要远行,我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继续寻找所谓的地图上的龙脉,这一次,确实让我恐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