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2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小山东对视了一眼,我们两个都知道,其实他的心完全还是放在了两位老婆的身上。
  我告诉他,这个都是临时性的外出,而且不仅如此,地图上还标注了江南等地,最最重要的是,出行的花费完全由政府掏钱,个人不用出一分钱,每个月都有出行的机会,而且所谓的任务没有必然完成一说。
  小山东接了一句:“就是政府出钱,让你去玩。”
  吴营长看看我们两个,喝了一大口酒,想了想,勉强回了句:“那好,我试试。”
  我正色对他们两个说:“这可不是试试的事情,这事儿是南京政府专门派专员安排的秘密事件,专员说牵系到了大事情,所以每个人的责任不小。”
  他们两个有些面面相觑。
  我对他们说:“董县长也知道了这件事,他只给了我一条命令,就是你们两个人,薪水照发,工作上的所有事可以完全放在一边,而且还有补贴,但要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好。”

  看得出来,这一句话让他们两个比较兴奋。
  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当天夜里,我们在吴营长那里喝了个大醉,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后回到了县里。
  董县长早早就在县府等我,给了我一把枪,又分给了我几个团丁供差遣,看得出来,上面的任务,在他这里还是十分重要的。
  安排完这一切之后,恰好县里的事务也不忙,我就计划着出发了。
  第一次去的地方,就是吕专员指出的地方,距离我们这里一百多里,是一个名叫陈胜堡的地方,这个地方据说和当年起义的陈胜有点关系,但具体是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依旧是标准配置,我,小山东,吴营长还带了三个兵。
  我们几个出发的时候是清晨,吴营长从二老婆那里出来,睡眼惺松,我和小山东还打趣了他一番,没想到他揉着眼,突然间骂了一句:“老子还真有缘,二太太说,当时那个道士就是咱们要去的这个地方的人。”
  他随口说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里一惊。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满不在乎地说:“昨天不是安抚那个贱货嘛,正当老子云里雾里的时候,她突然来了一句,听说你要去陈胜堡,老子当场就软下来了,气得牙疼。后来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不说,但只给我说了句,送他小木人的那个道士,就是那附近山上的。”
  小山东抢了一句:“咋,你烧了人家的小木人,还准备找到老窝?”
  吴营长呸了一声:“老子才懒得管这些事,老俞,咱们这次去,几天能回来?”
  我没有回答他,吕营长的话,让我觉得,这些一去的话,不知道又会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和危险,我突然有些后悔接这个差使,因为我感觉到,身边有一张大网,而我们三个人,正一路高歌地撞进这张网里。
  日期:2017-10-25 10:56:09
  六
  吴营长的枪法得到了很好的验证,一路上打了两只兔子,一只野猪,挂在马上,显得硕果累累的样子。

  很快,我们到了陈胜堡,起初,我还以为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村子,最多也不过是个小镇,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是一个很大的盆地,几个镇子连在一起,俨然一个小县城的规模。
  而且,山势到这里也变得缓起来,几座山就围了这么一座盆地在这里,所以风景和气候都不错,不仅如此,这里的居民也比较安逸,脸上没有那种经历连年战乱的愁苦。
  进入陈胜堡之后,我们在路边找了一个差不多的店,让店主把马牵到后面,就坐在那里商议着吃什么。
  一路劳顿,我只想好好休息,再加上天色已经近黄昏了,我就想吃点主食,吴营长则想把猎物给炖了好好吃一顿,小山东突然就想吃牛肉了,说这个最补充体力。
  我们喊来店家,说了我们的要求,店里一怔,把手里的纸给我们看,上面分明就写了我们三个想要的食物。

  店家挠挠头,笑着对我们说:“三位真是贵人,看,你想吃什么,事先就有人安排好了。”
  事先安排好?我有些纳闷。
  店主扬扬手里的纸,说:“是啊,上午就有人来说有贵客到来,安排了这么些吃的东西,还说贵客自己带了猎物过来,这不,都说准了,看来,那个人和你们很熟啊。”
  我一把抢过那张点菜的纸,上面果然用毛笔写了一行字:主食,温软可口,清淡一些能吃饱。上好的牛肉两盘,客人自带猎物炖一锅。
  说实在的,这张字条,让我真的吓了一跳,我在路上想的那些大网的事,看来到了这里,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很快,酒菜上来了,我却没有心思去吃,简单扒了几口之后,我去了店主那里,打听那个人的长相。
  店主告诉我,那个人瘦长,白净,穿着长衫,看样子像是个读书人。
  就在我刚刚想要离开的时候,店主告诉我,那个人明天还要过来,说是要见见我们三个。
  他的这句话,让我微微放下了心,看起来,对方不完全是躲在暗处的。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就醒来了,这次有了经费,当然不能让兄弟们吃亏,所以,那三个兵给他们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我们三个则是三个单间。

  说也奇怪,没有了吴营长那震天的呼噜声,我反倒早早醒来了。
  这里的清晨有些凉气,我多披了件衣服到院子里洗脸漱口,一出门,就看到小山东在院子里活动筋骨。
  吴营长也起床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什么鬼地方,晚上老做梦,一个小孩在我耳朵边上说明天会客,明天会客,会毛客,老子觉都睡不好了。”
  吴营长的话,让我背后微微一凉。
  我拉住他问他,是个什么样的声音。
  他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是个小孩的声音,蚊子一样,烦死了,老子一把掌扇过去,就没有了。”
  小山东也凑了过来,我看到,他听到吴营长的话,脸色一下子变了。
  日期:2017-10-25 10:56:31
  七
  吴营长迷蒙着眼睛,也看到了小山东的表情。
  小山东惊讶地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看他的表情而言,绝对是一件让他深有感触的事物。
  小山东说起了那天喝酒时给我们讲的小木人的事,他说在小木头人在开口说话的时候,绝对是像蚊子一样的声音,那里因为法力还不够,等到法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声音就会渐渐大起来,但再大,也只能一个人听到。
  吴营长似乎也被小山东的话唬住了,半天没有吭声。
  简单吃了早餐之后,我们准备四周转转,可就在出门时,店主从外面进来,对我们三个说,有人找。
  我让他把人引进来。
  不多时,一个身穿长衫的人走了进来,身材削瘦,面色白晰,但从五官上来看,不带有凶相,这一点我自认为还能看得出来。
  他对我们三个拱拱手,自我介绍一下,他姓陈,名星,算是陈胜堡的大姓,今天来这里,就是看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再者,也想交个朋友。
  吴营长虽然粗鲁,但此时却突然细心起来,他黑着脸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来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