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1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正说得高兴,吴营长营房里的电话响了,这也是县内通往营防的唯一最快的通讯方式,但只能单线通到几个重要部门那里。

  吴营长接了电话,转脸对我说:“县长让你回去,说有几个重要的人要见你。”
  日期:2017-10-25 10:54:05
  三
  我回到县里时,董县长已经去了客店,给亲兵交待,他就在云春客店里等我。
  我不知道公事为什么不在县府里说,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到饭点儿,于是骑了马就往云春客店去。
  云春客店是我们县里最大的客店,一般县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到这里招待客人。到客店之后,才发现董县长把酒店最大最气派的一个房间给包了下来。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才知道来人非同一般。
  果然,当我走到包房时,就看到董县长坐在下首陪客,上首坐着三个人,一个穿着军装,另外两个是西装打扮,这种打扮,在当时的上层很是流行,配上一顶黑色的礼帽,让人一看就是不小的来头。
  看到我的到来,董县长给我介绍他们三个,我才知道这三个人,来头都不小,是来自于南京的专员,一个姓周,一个姓武,一个姓吕。
  说实在的,西安的省里官员我都没有见过,更别提从南京来的大官了。
  当中那个姓吕的专员微微一点头,示意我坐下,我才敢坐下来,屁股仅仅挨着半个椅子边。
  他问了我名字,年龄,身高,出生地等等一些甚至有些我得想半天的问题后,才话锋一转,说了句:“俞文书想不想换个职业?”
  他的问题让我一怔,不知道怎么回答。

  董县长在一边着急地说:“任凭专员安排,俞飞肯定没问题,没问题。”
  但是,专员没有接董县长的话,反而重新又问我是不是想换个职业。
  我吞吞吐吐地说:“想是想,可又不想离家太远。”
  我确实是不想离家太远,土生土长的地方,身边都是熟悉的人,换一个环境,我也觉得不习惯。
  但是没想到吕专员却哈哈大笑,说:“谁让你离开这里了,你确实聪明,能举一反三,我也是从你们董县长上报的几个材料里看出了你的能力,这样,我答应你,现有的职务不变,再加上一个身份,如何?”
  说句实话,他再加一个职务我还是比较认同的,不管怎么样,南京来的专员,安排的职务肯定不小。
  我点点头,就同意了。
  然后就开饭,董县长整个饭局都在奉承,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这个姓吕的专员以前和董县长是师范的同学,后来去了南京,在总统府呆过一段时间,然后又去北伐军做过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又做了几年参事,之后又去了调查统计局,在那里一直做到现在。
  吃完饭之后,我们一起回到县府里,吕专员随手拿出一个盖了红章的小本,在上面填上了我的名字和相关资料,又问我有没有照片,我恰好放有一张入职时的照片,就交给了他,他贴上之后,端详了一会,把小本交到了我的手里。
  这时,我才看到小本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字:谌密专用。
  或是他看出了我对这几个字的疑惑,笑笑,说了句让我吃惊的话:“可别小看这个证件,你带着它,进省府也没有人拦你。”
  我有些半信半疑,但无论如何,多一个小证,没什么坏处。
  只是我没有想到,接下来,吕专员又交给了我一个任务。也是我成为谌密员之后的第一个任务。

  日期:2017-10-25 10:54:56
  四
  吕专员发给我证件之后,拿出了一张地图,铺在桌上让我看。
  地图上标注得密密麻麻,许许多多红叉和红点,他指着离我们县城不远的一个红点对我说:“从这里开始,你所要找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老宅子,而且这老宅子看起来不是四合院,最重要的是宅子里的一些人,他们行踪古怪,宅子周围有时会有一些巨大的鳞片,如果你发现了这些情况,马上汇报。”

  我感觉这根本不是什么任务,这么笼统的任务,而且居然这么奇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或是吕专员看出了我的疑惑,神情严肃地对我说:“这不是开玩笑,这牵系到党国的大业,你要认真听好了,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马上汇报,不要误事。”
  我才感觉到,这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
  接下来,他把地图交给了我,又说了一句几乎让我崩溃的话:“你要熟悉这张图,然后把上面每个没有画叉的红点都记下来,找了这个地址之后,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总之,我要的只是目标,找到我想要的东西,过程的话,你自己把握,包括人员,都可以申请。”
  我看着地图,心里有些压力。
  或是看出了我的压力和疑惑,吕专员又说:“每个月我们会定期将费用拨下来,费用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固定费用,一部分你要申请。”

  我还是沉默,感觉自己竟然一步步地踏入了一个圈套。
  吕专员拍拍我的肩,对我说:“放心吧,全国不是你一个人,像你这样的人,我们有几百个,调查统计局下面专门设了个谌密局,你们的身份就是谌密员,有什么事,直接向我汇报就行,当然,只是这方面的工作,别的工作,还需要向董县长说明。”
  或是为了照顾董县长的面子,他看了一眼董县长,补充了这么一句。
  我迅速分析了一下我现在的身份,一个是县里的文书,一个就是谌密员,可是做这个,有什么好处吗?

  没等我问,吕专员马上接了一句:“薪水也大可放心,除了在县里拿一份之外,每个谌密员都有自己固定的薪水。每个月二百元,怎么样?”
  二百元大洋,是我现在薪水的十倍了,我当然乐意。
  他又交待了我其他的一些事情,就挥挥手让我离开了。
  仅仅就薪水的事情,就让我兴奋半天,想想刚刚处理完的何文轩的事情,他的二百块大洋凑了好多天,但我现在,一个月就是二百元,这兴奋一直支持着我。
  但是做事得有团队,我马上想到了小山东和吴营长。
  这时,我才认真静下心来想这两个人,或是缘份吧,这两个人的优点加在一起,完全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吴营长枪法好,人又勇猛,小山东精明,有些事情算计得十分好,而且吴营长还有保安团的资源,小山东则满肚子的民间知识点。
  这么一分析,我几乎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们两个了。
  回到县里的住处之后,我马上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备马,我和吴营长,小山东,要将没有喝完的酒喝完,而且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们两个。

  但是我没有想到,吴营长首先对这件事提出了反对。
  日期:2017-10-25 10:55:42
  二十五
  吴营长的反对是有道理的。
  我兴奋地把这些事情完全告诉了他们两个,还没等小山东说话,吴营长先来了一句:“不行,这事我干不了,兄弟你知道我,家外有家,光城防的事我还忙得头疼,你要说游山玩水有时间,要是天长日久跑出去公干,受不了,受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