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10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我对董县长说:“其实这些事管也就管了,有些人可能天生就欠别人的,该还的时候,不管什么方式,就还了。”
  董县长看着我,疑惑地说:“说什么,我听不懂。”
  他是听不懂,这次,从那头黄色的怪兽救了我们,我才感觉到世间的东西,一报还一报,而且我隐隐感觉到,这个刘一指,并不是坏人。
  董县长摆摆手,说:“不说这些了,你还记得你走之后我承诺的事吗,这几天就要落实,具体做什么,我知道一点儿,但是我不能说,上面要求保密,但这次,绝对是重用你了。肯定是一个新的职务,而且升任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绝对没有他说的神秘吸引我。
  日期:2017-10-25 10:53:01
  谌密人
  一

  董县长所说的那个差使,我回去之后就忘记了,那段时间正好上面要搞清查,而且军阀的残部一拨拨地打过来打过去,县里的城防也吃紧,吴营长也忙。
  小山东倒是不怎么忙,本来他就是县内城防上的闲差使,所以隔三岔五到我那里串串门儿,说些我们之前的旧事。
  我感觉到小山东越来越可交,因为之前我顾虑着他的一些油滑的本性,所以没有机会去认真探究他的一些为人处事的方式,但是通过闲下来的接触,我发现他不仅聪明,而且很多事情上,跟我的看法很一致。
  那天天气不错,我们一致想到了去吴营长那里看看。
  自从上次吴营长给我们讲了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听说他不仅忙于城防,而且还经常在两个太太之间周转,简直就是脱不开身。
  对于此行,我们两个没有抱太多的希望,但没想到的是,赶到营部时,他恰好在,看到我们两个来了,一手拉住我们一个,嚷嚷着:“这下跑不掉了,你们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们去,这下好了,不仅有酒喝,我还有事找你们。”
  摆下了酒之后,吴营长自己先干了一碗,然后抹抹嘴巴,倒上酒,又干了一碗,再倒上,抹抹嘴巴说:“我找你们两个确实是有事,这样,咱们三个再干一碗,我给你们讲讲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情。”
  小山东好酒,端起来喝了,我不怎么喜欢喝酒,但也端起来喝了。
  吴营长这才讲起了他的事情。
  这段时间,他确实忙得焦头烂额,不仅仅是城防的事,而是两个老婆的事。
  不知怎么,他的行踪被小老婆知道得一清二楚,这边他刚刚到大老婆那里,坐下来还没喝茶,那边的亲兵就跑来了,悄悄告诉他二老婆让他回去,一来二去了几次,吴营长也恼了,有一次专门问二老婆,为什么他一到哪里,她都知道。
  没想到二老婆笑笑,说自己养了个小木头人儿,是木头人儿告诉她的。
  这种解释更让吴营长恼火,因为他感觉到二老婆分明是在戏弄他。
  他一火,劲就上来了,抽了平日里十分喜爱的二老婆几个嘴巴,然后把她绑了起来,没想到她还一直嘴硬,说真的就是个小木头人儿,是一个道士教给她的方法,小木头人儿的法力还弱,只知道吴营长去了哪里。
  吴营长这才好奇,逼着二老婆拿出了小木头儿人,不管信与不信,一把火给烧了。
  但没想到,烧过的第二天,二老婆神智就不清了,疯疯癫癫地在院子里转圈,嘴里说着找找找,找找找的话。
  吴营长这才害怕了,不得已又从附近的道观里找了道士,请回家后,道士说是小毛病,然后化了些纸钱和香烛,又祷告了几句,就离开了。
  道士离开之后没两天,二老婆就恢复了正常,但是对小木头人儿的事,却绝口不提了,仿佛是忘记了这件事。
  她不提,吴营长也不提,但是这个秘密却憋在了心里,直到见我们两个。
  他刚刚讲完这件事,小山东说了句:“我听说有一种法术,是可以预知的,但是现在这种法术早就失传了。”
  吴营长睁大眼睛,一把拉住小山东,说:“好兄弟,你快讲讲,我看看跟我那个一样不。”

  日期:2017-10-25 10:53:42
  二
  小山东的老家确实是在山东,他给我们讲,他老家山里种桃树的很多,桃树有辟邪的作用,所以,有很多有一定法术的人,都会跑到山区里面去找桃树,做成木剑木刀之类,放在家里辟邪用。
  小山东家里也种了好多桃树,这些桃树起初都是山里自生自长的,后来当地的山民就将一片片桃林划归了自家,然后人工去保养一下,就成了自家的桃园。小山东家的桃村结果并不多,但桃村却长得粗壮。

  在他十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收桃木的人,但是这个收桃木的人不一样,他先是在桃园里走了几圈,然后只看每一棵桃树的东南方向的枝,看完也不说收的事,只丢下一些钱,说如果可以的话,把某某几颗树上东南方向的枝给他留着,剩下的可以卖。
  家里人都很奇怪,但是收了他的钱,就把东南方现的枝给他留着。
  第一年他没有过来,第二年的端午节前他过来了,先住在小山东家里。
  那年的端午节,本来晴得好好的天气,突然就阴云密布,而且天空还隐隐传来了雷声。

  就在上午时分,雷声越来越大,闪电一个接着一个,雨也下来了。
  小山东说,当时他就看到那个人站在门前,两只手兴奋地交叉在一起,嘴里不停地说着:“等来了,可等来了。”
  雨一停,他就飞快地跑到了桃园里。
  桃园里几棵高大一些的桃树被雷劈了一棵,也难怪,小山东家里的桃园在整个村子里是最高的,而且树也长得高大,夏天常有被雷劈到的大树,他们也不足为奇。
  这个人看到了那棵桃树之后欣喜若狂,飞快地跑上前去,把已经烧焦的桃树抱在了怀里,然后掏出一把小锯,把东南的几枝全部锯了下来,在锯口那里贴上了黄纸,用绳子捆了,就拿回了山下。
  回到山下后,他又拿出一大笔钱,给了小山东他们家,说是当做谢礼。
  小山东当时年龄小,只对那一大笔钱有兴趣,因为可以买很多好吃好玩的。
  但是后来,又有一个外乡人找过来,这个人是个大嘴巴,话多,也是找到小山东他们家,说是要桃树东南枝,最好是雷劈过的,于是,家里人就想起了当时那个人拿了一大笔钱把桃枝买走的事,当场就说了,没想到来人跺着脚,大叹可惜。
  后来,他没有收到他想要的桃枝,走的时候,说了一番话。
  那人说,桃木来来就能辟邪,但要端午节这天被雷劈的东南向的桃枝,除非到这种山上的桃园来找,找到之后,拿桃树刻一个小人,每天吃饭时敬上一敬,到一百天的时候,小人就会开口说话,可以告诉你近一天内要发生的事情。
  当时他说得神奇,小山东暗暗记下来了,所以,吴营长今天一说,小山东马上想起了自己家里发生的这件事。
  他问吴营长小木头人是不是桃木,吴营长说他也不知道,但是确实是一个小木头人,有指头大小,刻得手工也不怎么样,只是略有个人形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