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9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跳下马,走到店主前面,拱拱手,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我这样说,是基于刚刚的判断,我在想,这个刘一指还是不想和我们做对的,如若不然,这么几百人如果一齐向我们动武,我们六个人,也就几十发子丨弹丨,但这些并不人,那些子丨弹丨,不知道对他们有没有用,即使是有用的话,几十发子丨弹丨,也不可能对付几百人。
  所以,我决心接受道歉。
  店主看我这样说,眼睛里闪过一点惊喜,又说了一句:“刘师傅说了,今天不方便招待贵客了,如果有缘的话,下次一定会再见的,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可去我小店里,保证好酒好菜招待。”
  我们几个想了想,就掉转了马头往回走。
  在转弯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几百人还在那里跪着,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也没有一个人有走的意思,倒是店主,匆匆骑着马,跟着我们走了过来。
  晚上自然是好酒好菜,店主经过我们这一番事情之后,反而更加殷勤,把店里藏了几年的好久都拿了出来。
  当夜无事,就连喝醉的吴营长,也睡得相当安稳。
  第二天,我们预备行程,准备出发,店主一直送我们到大路上面。

  离开了朱镇之后,我们又走了半天,小山东突然提议反正是出来公干,而且事情也已经办妥,不如就近找个地方玩玩,反正兄弟们好长时间没有出来玩了。
  他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经过打听,我们路过的地方恰好有个风景优美的峡谷,里面有座庙,听说很灵验。
  于是,吃过午饭,我们三个没带兵,就纵马往那个峡谷去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去,差一点就没有回来。
  日期:2017-10-25 10:49:38

  九
  峡谷里的风景果然很美,但是都是小道,马上不去,我们三个就把马交到了路边的一个农家里,走上了小道。
  只是,在我们刚刚走上小道不久,就遇到了奇怪的事。
  小道很长,而且拐弯很多,岔道也不少,转来转去,草越来越密,而且往上看,峡谷的两边像是要合在一起似的。
  就在我们停下脚步,不知道往哪里走时,一道黄光猛地一闪,从我们面前跃过一只像马一样的东西。

  吴营长行伍出身,又喜欢打猎,看到这动物窜过去,一下子就拔出了枪。
  我拦住了他,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这是一头黄色的野兽,我仔细一看,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再仔细看时,猛地发现,这头野兽,和上次吴营长放走的那只很相似。他悠闲地吃着草,似乎并不怕人,而且不时地拿眼睛看我们。
  小山东推推我,说了一句:“这家伙好像有点怪啊。”
  是有点怪,它一边吃草,一边后退,那感觉,似乎想让我们跟着它走,而且它的步子是急切的,不时拿眼睛瞄我们。
  我跟着它走了过去,它却又往后退,之后又拿眼睛瞄我们,那意思很明白,让我们跟着它走。

  那一刻,我似乎被什么迷住了头脑,跟着它一步步往前走。
  小山东跟在我的身后,吴营长最后,一直走出了几百步之后,我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再回头看时,几大块石头从峡谷顶上滚落下来,恰好砸在我们刚刚站过的地方。
  一块碎石头砸住了吴营长的脚跟,他惨叫一声,蹲了下去。
  我们两个赶紧转身,架起了他,就往前方走去。那一瞬间,我害怕山里再有石头掉下来,或者说整个峡谷说不定会都会合在一起。
  但之后,我们顺利地从小道走出山谷之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时,我才想起那只怪兽来,我对小山东说看来是那只怪兽把我们给救了。
  小山东看了看吴营长的脚,说:“当初吴营长打伤了它的脚,现在恰好就是一个报应。石头落下来,也砸了他的脚,我们两个救过它,它也救了我们,这下算是扯平了。”
  好在吴营长的脚只是皮外伤,简单包扎之后,除了走路暂时受点影响之外,别的也没什么,而且我们是骑马过来的,这点伤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
  只是砸这一下之后,一路上,吴营长都很沉默。他一改骂骂咧咧的毛病,让我们两个颇有些不习惯,小山东甚至开他的玩笑,说:“是不是这一砸给砸傻了啊,也没看到砸头上了啊,怎么会傻呢?”
  吴营长闷声闷气地对他吼了句:“滚!”,就再也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那三个兵也不敢说说笑笑,我和小山东也没太多话,我们一行人,沉默着回到了县城。
  小山东提议,他做东,给吴营长压压惊,吴营长想了想,同意了。

  晚上,小山东要了酒,说回到家里,可以好好喝一场了,吴营长开始喝闷酒,喝着喝着,才长叹一声,把那天晚上在店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们。
  日期:2017-10-25 10:50:25
  那天晚上,吴营长喝了酒,加上和店主吵了几句,躺在那里睡不着,满身的力量不知道哪里去使,于是一个人就出来到院里转转。
  没想到,他刚刚坐到院子里,就看到院里坐着一个女人,很漂亮,一言不发地坐在院子里的石磨上。
  吴营长喝了点酒,色心顿时就起来了,走到那里拿语言去撩拨女人,没想到对方不说话,只拿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吴营长当场就心动了,伸手就抱住了她。见女人没有挣扎也没有喊叫,他更加大胆了,一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再后来,他硬把女人拉到了草堆那里,脱下衣服就准备成其好事,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下丨体丨猛地一下疼痛,然后就晕了过去。等他醒来时,我们都在旁边,他又羞又恼,却又不敢说太多。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和小山东都想笑,但都没好意思笑出来。
  吴营长的沉默,在讲完了这件事之后,彻底丢掉了,他又开始了那种骂骂咧咧的语气,说:“这一路上把老子给吓得,不敢说话,不敢动,生怕哪一点不好了,又得罪了不知是哪方的高人,现在到县里了,总不能再说什么了吧!”
  他说到这里,我们两个才哈哈笑起来。
  第二天,我回复了董县长的差使,把那二百大洋还给了何文轩,董县长问我事情的来龙去脉时,我突然就想起了村头那黑压压跪下的几百人,身上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于是,对董县长说:“没事,那是个不常走这路的人,我们过去后,诈了一回,他就把钱交出来了。”

  董县长点点头,直夸我这事办得好。但是,夸完之后,他话峰一转,问我:“这件事确实有点儿蹊跷,你不知道,何文轩说了,他家里从来没有过那个东西,而且不仅如此,县里也还有几家发生了怪事,有的人买了马,第二天却变成了一束草,马没了。有人买了牛,第二天就剩下一截绳子,我原以为,这些事情都和何文轩这件事有关,但既然没有关系,就到此为止了。”
  他这样说,我才想起,为什么刘一指会搞那么声势浩大的道歉,为什么店主后来又给我们送到大路上,其实这一切,并不是害怕我们那几个兵,而是为这些已经做下的事,不想引起更大的误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