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8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为惊人的是,他的下身兄弟裸露,被夹在木头架子的一条缝里面,已经肿胀了。
  小山东把那三个兵踢醒,我们几个人手忙脚乱,才把那个半人多高的木头架子,从吴营长身上解了下来,下来之后,他忍着痛破口大骂:“给老子下套,阴老子,有种来明的,真刀真枪的干!老子怕你就是你生养的!”
  我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只是叫骂。
  我敏感地意识到,这件事,应该和店主有关,昨天他得罪了店主,现在应试是店主的报复。
  我给小山东使了个眼色,他马上带着兵扑出了店前。
  果然不出我所料,店主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小山东和那三个兵,手脚麻利地把店主给捆了过来,扔在地上,用枪指着头。店主吓得发抖,不敢说话。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才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说:“长官,我真不知道咋回事咧,一大早就听到这位长官的声音,我跑来一看这个情形,怕你们对我动粗,为了保命,没办法才跑路啊。”
  他看着我,苦苦哀求。
  只是,我总觉得他虽然在求我,但眼睛后面有些东西,我看着并不像是真正的害怕,反倒很镇静。

  昨天我就看他怪怪的,现在白天来看,更是觉得不可捉摸,我问他:“你的那两个伙计去哪了?”
  他摇摇头,说:“乡下人哪里见过枪啊,昨天这位长官一打枪,那两个晚上就跑了。”
  我正想再问,吴营长突然又开枪了。这次,枪贴着店主的肩就飞过去了,打到了后面的木柱上,溅出一大片木屑。
  枪声显然吓住了他,这时,小山东突然说了句:“我们都知道了,你是自己说,还是让他再来一枪你再说?我们不是说昨天的事,而是上个月,有个人在这里买走了一个哑巴姑娘的事。”
  小山东的这句话,起到了震摄作用,店主犹豫了一下,我看出他刚刚镇静的眼神开始变得慌乱起来,想了一会,就在吴营长呻*之后又要发火时,他说了句:“我说,我说,但是老总们给我保密。”
  我答应了他,并且让兵把绳子给他解开了。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仅让我吓了一跳,而且让小山东也吓了一跳。
  他说:“其实你们昨天见到的那两个伙计,都不是人,这事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都是吴一指干的事啊,我们都怕他,但都尊敬他。”
  日期:2017-10-25 10:48:11
  七
  店主所说的吴一指,是朱镇郊外的一家大户,所谓大户,并不是乡绅之类,而是盘踞在一片树林里的大宅子主人。这家主人很怪,家里面经常人来人往,据说大宅子里常常传出喝酒行令的声音,但是普通人却根本没有胆量进去,他所居住的那里,名叫大朱村。
  我们从店主口里听说到这些情况时,决心去大朱村走一趟。
  此次去大朱村,让那三个兵把子丨弹丨都上了膛。
  走之前,吴营长的酒已经醒了,关于昨天发生的事,他闭口不谈,我和小山东也没好意思再问,但是我们三个都意识到,此行我们可能面对的是一个神秘力量,而且这个力量,并非带有善意。

  小山东有把枪,我是文职,没有枪,于是小山东就给了我一把锋利的匕首,说是他某一年从一个老乡手里买下的,一直带在身边防身用。
  就在我们将要走的时候,小山东把我拉到一边,问我,知道不知道这世间有一种人,叫“使物人”。
  我摇摇头,这个新鲜的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小山东说他听了昨天店主的的话之后,想起多年前,他在老乡混时,认识了一个道士,那道士告诉他,这世上有一种法术,就是能把物品变成人的形状,但就是不会开口说话,做事和人一般无二。

  我笑笑,反问他:“你认为咱们遇到的就是这些使物人吗。”
  我看到小山东点点头,然后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我担心咱们的兵力不够,而且你不知道,这些使物人特别狠毒,要知道那些所谓的人,都是一些东西变的,东西是没有感情的,只会服从命令。”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像小山东所说,昨天晚上那两个伙计要是对我们动手,或者我们早就不能在这里说话了。
  我把担心告诉了小山东,他想了想,说:“也不一定,你知道的,其实店主并不能使用这种法术,或者,这只是那个所谓的刘一指给他派来的伙计,真正的法术应该在刘一指那里,所以店主并不会使用,我猜想,那两个伙计已经回去了,说不定就是带信回去的。”

  小山东判断得对,因为就在我们整装待发,走近大朱村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件怪事。
  吴营长的马比较快,远远地在我们前面跑着,但在转弯的时候,却撞上了另一匹马,然后就听到哗啦啦一声响,吴营长从马上一下子掉在了地面上。
  等我们转过去时,另外一匹马早就不见了影子,我们只看到地上有一束黄黄的草。
  小山东冲上前去,扶起了骂骂咧咧的吴营长,看着那束草发呆,然后走过去,从那堆草里扒出来了一张纸条。

  他看了一眼纸条,又看了一眼我,将纸条递给了我。
  我看到纸条上写了一行字:多有得罪,不想和贵方发生冲突,求谅。
  不用说,这是刘一指发来的道歉信。
  当时,我并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几年后,刘一指在一件事情上帮了我的大忙时,我才知道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那时,对刘一指这样的人,我已经不感觉到神秘了。
  说实在的,当时刘一指已经道歉了,我们本应该放弃的,但是当时我年少气盛大,吴营长还带了一晚之辱,小山东虽然有退却的意思,但却没有拦住我们。
  就在我们将要进入大朱村的时候,一个更为奇异的现象出现了。
  日期:2017-10-25 10:48:35

  八
  大朱村的村头,是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林子很大,树木也高,所以大夏天也显得密不透风的凉爽,就在树林的头上,密密麻麻地跪着一群人。
  这群人大约有两三百个,穿统一的衣服,除了肤色高低不同之外,看起来像一队整整齐齐的士兵。
  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身下的马匹,也不停地惊叫,而且试图往后退,我拉了几次,能感觉到马的惊恐。

  这群人跪在那里,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种场面极其恐怖,那些人的姿势都一样,树林边上没有风,他们的衣服动也不动,而且此时再看他们的面色,一个一个表情都一模一样。
  我们六个,就这样,和两三百人对峙着,场面很诡异。
  就在这时,店主从这一群人后面走了过来,看到我们,先是拱了拱手,然后对我们说:“长官,昨天多有得罪,今天也算是赔礼了,自古扬手不打笑脸人,和为贵,恳请长官们不要动怒。”

  看到店主出来,我们三个才觉得事情于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便利之处,因为走之前,我们将店主绑在了店里,但这会儿他却出现在了这里,可见,我们的后方,也已经被渗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