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7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过去,拿起所谓的竹夫人,果然手上滑凉,我转过头,对何文轩说:“这样,你把那个酒友找到,这事情,我们帮你解决。”
  日期:2017-10-25 10:45:58
  四
  何文轩的酒友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我们找到他时,还在那里抱着个酒壶喝酒,直到我们说明了身份,吴营长骂骂咧咧地踢了他几脚,他才从酒里醒过来,胆怯地看着我们。
  我们几个问清了那个山西人的情况。原来,他们认识好多年了,而且这个山西人正是何文轩酒友的老乡。不到一会,山西人的活动规律,姓名,家住哪里,都被我们问了个一清二楚。
  回去报董县长后,我们三个决定往山西跑一趟,专门找到这个山西人,问问情况。
  其实此行,我们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因为在家里闷了很久,我们三个都想出去转转,尤其是何营长,整天忙于城防,用他自己的话说,嘴都淡出鸟来了。
  我不知道他所谓的鸟是什么,还能从嘴里淡出来,但是我和小山东,也确实想借着这个机会,多去跑跑看看。
  为了不扩大声势,我们三个这次只带了三个兵为我们服务,就直接往山西境界去了。
  两天之后,我们到了山西的地界,很快,在距离铜城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叫做朱家口的小镇子。
  事情办得出奇顺利,我们在朱家口一打听那个山西人的名字,几乎是人人都知道,很快就找到了他家,进院子里,他恰好正在喂马,听说我们是官方的人,马上把马扔在一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我们说明了来意,把何文轩的事儿又说了一遍,山西人满脸吃惊,说:“还有这事咧,听都没听说过啊。”
  在他说话的当口,我仔细打量了这个山西人,看起来不像是人贩子那种很狡猾或者是凶恶之人,细问之下,果然,他所谓的带着女人去我们那边卖,其实都是双方同意的,那些女人往往都是在家里活不下去了,为了求一口饭吃,才到他这里找个活路的。
  他回想起那个哑巴女人,印象十分深刻。
  那次是他带了三个女人去我们那边,从朱家口出发,沿当时的官道走。由于是女人,行动不便,所以他还特地雇了一辆马车。
  大约走到两省交界的地方时,那天晚上他在一个名叫朱镇的地方休息。之所以对这个地方印象深,一是这个地方和他的家乡朱家口一样,也带个朱字,二是当天夜里,有人敲他的门,带来的就是这个哑姑娘。
  他记得当时,来人穿一身黑衣,瘦脸,说是和店主熟悉,也知道他从事这个行当,现在手头有一个哑马姑娘,只要一百大洋,问他能不能收了。
  山西人很小心,生怕以后有什么问题,于是叫来店主,双方加第三方都画了押,写了收据,名字,才小心地付了一百大洋,把这件事接了过来。
  他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我们看得出来,他想说什么。

  果然,还没等我们发问,他就主动说了,他说:有件事很奇怪,就是从朱镇到你们那里,一天半的路程,这姑娘几乎没有吃东西,只是喝水。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因为害怕,后来发现不像是害怕,而且,这姑娘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感觉怪怪的。”
  听到这里,我们几个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日期:2017-10-25 10:46:28
  五
  从朱家口到朱镇,我们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赶到了。
  只不过,到达朱镇时,天色已经黑了。

  一路上,吴营长只喊着口渴,还饿,一路叫嚣着到了店里,一定好好弄些酒菜来吃喝一通。
  小山东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一路上都没有说太多话。直到快到朱镇的时候,他才对我说了句:“俞哥,我总觉得这一次不会那么顺利。”
  我看了看他,安慰他说:“你说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二百大洋山西人不是退过了吗,这件事已经办成了,我们跑到朱镇,办成办不成事,回去交待总没问题了吧。”
  小山东点点头,突然对我说:“要不咱不要去那个鬼地方去了吧,回去复命。”

  说实在的,他说这话时,我也犹豫了一下,这个世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山西人把那二百大洋退给我们时,就对我们说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让我们帮忙查一下这件事,这一来二去,他赔了一百多大洋,于他而言,也不是个小数目。
  所以,我们才答应了他,到朱镇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然后在他下一次去我们那时,给他一个答复。
  我们找到了那家店,起初,并没有说明来意,因为我怀疑店主和那个黑衣人是一伙,所以并没有说明来意。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但就是正确的判断,也无法预料对方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到店之后,我们要了酒菜。店主是一个黑瘦的汉子,手底下只有两个伙计,镇里的小店,不像是县城的饭店伙计那样热情,这里从店主到伙计,都很沉默的样子。
  吴营长看到酒菜之后,就兴奋不已,和小山东两个人对饮起来。
  我没有喝酒,因为在进店时,我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说不出这奇怪的气氛是什么,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店主倒是给我们说说话,安排了马匹和住宿,问了我们酒菜的标准,但是那两个伙计,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好奇地打量着他们两个,两个人穿着同样的粗布短衣,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就在我满腹疑心的时候,吴营长已经喝多了。

  喝多了的吴营长毛病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十分好色。他端着酒杯,冲到了柜台上,问店主有没有合适的女人,晚上陪陪他。
  店主很小心地回答他没有。但没想到吴营长一下子就火了,摔了碗,大声骂着:“什么破店,老子要个女人也没有!老子明天就让你关张了,你信不?”
  店主没有说话,看着吴营长。
  吴营长就更来气了,指着店主大骂:“你还瞪我,改瞪我老子把你头揪下来你信不?”
  说完,掏出枪来,对着屋顶就是一枪。

  一声巨响,让店主吓了一跳,他连忙道歉,但是吴营长更是不依不饶,揪着店主的头发,非要让他跪下来。
  我和小山东好说歹说,才把他劝了下来,同时也安抚了店主。然后就去后面休息去了。
  我和吴营长三个人住一个房间,那三个兵住了大通铺。
  但是,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日期:2017-10-25 10:47:47
  六
  晚上,小山东喝了酒,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我在想,明天干脆就和店主摊牌,如果他配合的话,我们就找到那个黑衣人再了解情况,如果他不配合的话,就干脆回去,也算是能交个差。
  这样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我被一阵呻*声惊醒,这呻*声中,还有叫骂的声音,听得出来,是吴营长的声音。
  看了看身边的床铺,吴营长的床果然空空的。

  我连忙坐起来,喊了小山东,从屋里窜出来,看到吴营长倒在小院的草堆上面,身服凌乱,身上放了个木头架子,两只手却牢牢地绑在木头架子上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