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6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没说话,小山东接了一句:“放了啊,咋办,你猪脑子啊。”
  或许小山东已经看出了我的意思,所以直接说出来了。
  吴营长一拍头,说:“我还以为要我烧香跪下咧,放了还不容易。”
  他也是个爽快人,直接喊来士兵,把栏杆打开之后,把那头怪兽放了出去。怪兽还带着伤,跑得并不快,出了栏杆之后,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这才慢慢从后院跑向原野去了。

  当时我们都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但没想到,后来我们竟然因此避开了一场很大的危险。
  放走了怪兽的吴营长显然有些泄气,喝酒的时候狠狠地喝了几杯,就有些醉了,大骂当前的局势,又骂上面的领导,最后竟然拉着我和小山东说:“咱们兄弟啥时候也有机会干一票大的,民国不作为,兄弟当个保安团的营长,心里闷啊。”
  我们正说着话,一个团丁匆匆跑进来了,让我和小山东马上回去,董县长有请。
  那个团丁神色慌张,看来董县长有很重要的事。
  日期:2017-10-25 10:43:39
  二
  果不其然,我和小山东匆匆忙忙赶回去时,董县长正在发脾气。
  其实董县长发脾气是有他的原因的,有人骗到他头上来了。
  董县长惧内,这一点在县府里人人都知道,凡是太太的事情,都是不得了的事情,这次有人骗到他太太头上了,太太回去给他一闹,冷嘲热讽的话儿一说,他当场就挂不住脸了。
  其实事情的原委,也并不是有人骗到他太太头上了,而是骗到了他太太的一个侄子身上。
  这个侄子我们也见过,姓何,在县城的东郊住,人倒不是无恶不作,就是奇懒无比,所以家里面,往往是董太太给他一些帮衬,才好过活。
  因为懒名远扬,所以,这个侄子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就在上个月,有人说是从山西那边带过来一批女人,以二百大洋的身份卖给当地人当媳妇,于是,何懒汉就动起了主意。他千方百计凑了二百大洋,从那人手里买回来一个山西的哑女人,可是,就在将要结婚的时候,女人消失了。
  要说何懒汉也是个精明的人,买来的女人自然就怕对方逃跑,于是把女人锁在了家里,还特意加固了几把大锁,但就在第二天的一早,女人就跑了,家里的门窗什么都没有动,女人就像是直接消失了一样。
  董县长把情况给我说完后,火气已经消了大半,还是摆出县长的架势,对我说:“俞文书啊,我知道你脑子灵活,所以这件事,我还想让你去办,给我查查这个胆大包天的山西人从哪里人,抓到之后,必须严惩!”
  我点头。
  或许是上次的事件完美解决,董县长给我的承诺没有兑现,他有点儿不好意思,这次又补充了一句:“俞兄弟,这次好好干,下一步真的有重任交给你,你就当时帮哥哥的忙了。”

  一个县长,能和你称兄道弟,这对于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当时我就觉得头脑一热,对董县长保证说:“这事交给我吧县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但是我没想到,这件事会如此麻烦。
  董县长当时问我要几个人,我毫不犹豫地点了小山东和吴营长。通过前两次事件,我觉得这两个人都有不同的优点,小山东精明能干,善于揣度人的意思,而且还很聪明,懂得算计,吴营长鲁莽一些,但是枪法好,手底下有兵,武力值比较高,这两个人配合着我,很多事情就比较容易解决。
  得知我们三个又要出去做事,最高兴的是吴营长,第一时间带着十个兵过来了,大咧咧地对我说:“兄弟啊,这都是我的精兵强将,我的就是你的,你要怎么用就怎么用。”
  小山东也很兴奋,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何懒汉的家里。
  何懒汉虽然人懒,但长期的懒让他保养得不错,白白净净,而且读过书,一点儿也不粗俗,而且他还有大名,何文轩。
  对于我们的到来,何文轩表示出了最大的热情,在他的眼里,我们可能就代表着白花花的二百大洋。

  我让他讲讲事情的经过,没想到他一开口,就说这件事太神奇了,神奇得有些可怕。
  日期:2017-10-25 10:44:16
  三
  何文轩是通过一个酒友认识那个山西人的。
  那次认识之后,他和山西人见了两面,山西人给他直接说了女人的价格,按不同年龄划分了不同价格,面对那些天价,何文轩有些泄气,但是后来,山西人说有一个哑巴,可以便宜一些给他。

  何文轩是求妻心切,于是马上答应了山西人。
  交易是在酒店里进行的,何文轩第一眼看到那个山西女人的时候,一下子就看上了。女人不会说话,但一双眼睛很灵活,不停地在他身上打转,看得出来,对他也有点意思。
  于是,当天何文轩就交了钱,把女人领回了家。
  本来说好是当天就圆方的,可是何文轩查了查黄历,说第二天合适,于是,就把时间放在了第二天。头天晚上,他和女人在房里呆到了半夜,想动动手脚,可是想了想吉时,就忍下来了。
  女人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会对着他笑,笑得他当时就神魂颠倒了。
  第二天,他一早就出去采买了,好歹也算是个婚礼,平时的朋友酒友四邻也要请一下的,他买了菜和酒回来,又请来厨师和帮忙的人,回到新房,打开锁头想炫耀一下时,才发现屋里空空如也,新娘子就如同蒸发了一样,不见了。
  何文轩当时头就一蒙,冲进屋里找了半天,新娘子确实是不见了。可是门窗什么的都没有动过的痕迹,锁也锁得好好的,人难道凭空飞了?
  他找到了那个介绍人,介绍人也很奇怪,说和那个山西人很熟,他也不可能坑他,而且山西人回去了,要过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何文轩没有办法,这才想到当了县长夫人的姑姑,于是,哭丧着脸去找姑姑,说自己的家财全被骗完了,求姑姑给他作主,而且这件事就发生在姑夫的县里,姑夫脸上也无光等等。
  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之后,何文轩又对我说:“真正奇怪的事儿,是屋里多了一样东西。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好奇地问他多了件什么东西。

  他把我们几个领到屋里去,指着床上的一截竹子对我们说:“就是这个。”
  竹子约有三尺左右长短,粗,表面光滑,上面还钻有很多眼。
  小山东咦了一声,说:“竹夫人?”
  我和吴营长都不认得这东西,因为西部很少产竹,但是小山东认识。他告诉我们,这是南方一些地方纳凉用的东西,夏天的时候,抱着睡觉起到降温的作用,所以叫做竹夫人。
  他刚刚说完,吴营长就乐了,说:“敢情你二百大洋买了个竹筒子夫人,哈哈。”
  我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止住了笑。
  何文轩有些气急败坏,说:“我买这个干什么,那女人消失之后,床上就多了这一个鬼东西,圆滚滚的摆在那里,我一看根本不是我自己的东西,也不敢碰,就放在那里,想想就怕,你们还好意思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