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5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边说边指出有兄弟们作证,尤其是昨天,省城里的一个要员到来,他和兄弟们都被县长抽去做安保了,他就在县长身边呆了一整天,这一点,县长可以做证。
  吴营长听到这里,再一次蒙了。
  后来证实的结果,这位亲随确实没有离开过县城,就更别说报信了,就连县长也亲口证实了这一切。

  吴营长此时再回想一下,可明明就是这位亲随找到他,跟了他好几年,他当然不会认错人的。
  此时的他,已经快疯了。但是情绪归情绪,吴营长还算是个合格的军人,牵挂着自己的任务,况且,半路上回来,县长本身就有了意见。
  于是,他带着满身不可调解的怒火和气急败坏的迷蒙回到了征粮点,闷头睡了几天之后,才喊我出来,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他没有告诉小山东,因为他怕小山东嘲笑他。因为那天小山东确实是看出了点儿什么,他反而看不起,如果让小山东知道了他星夜劳顿竟然是为了这样一件荒唐的事情时,估计肚皮都要笑破了。

  他给我讲这件事之后,自己还在那里嘀咕着:“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那语气,那神色,那长相,绝对是他没错,他也没有双胞胎的兄弟,不是他是谁?可是,你说,县长都做证了,难道大家一起来骗我吗?完全不可能啊。”
  吴营长的亲随我也见过,我也相信那天报信的确实是他,但是,一个人能在同一天分成两个么?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正是因为这种不可能,让我觉得秘三给我画的那张图上有古怪,但具体是哪里古怪,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我想,这件事可能得回去问问秘三,才能知道结果。

  只是,没等我问秘三,另一件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隐隐知道了一些答案。
  日期:2017-10-25 10:42:03
  十
  征粮到最后的时候,有些保障所的粮食已经征够了,有些虽然还差一点,但从任务上来说已经算得上完成,我也就懒得再费心力去催促那些已经疲于应付的保长和甲长。

  但是对于椿树所的征粮,我们意见发生了分岐。
  这次,小山东坚持站在了我的这边,说那本身就只有三四个小村子的所,没必要再去征粮了,而且秘三先生有话说在先,所以干脆放过,把其他的粮食分一些指标过去就成了。
  但吴营长却坚决不同意,我想他不同意,是有他的目的的。一是他感觉自己受地戏弄应该和这个地方有关系,二是军人的做派让他感觉没有完成任务。这两种感觉,让他强硬地坚持一定要去一次椿树所。
  我和小山东都拗不过他,只得同意了。

  去椿树所的是我们六个人,吴营长带了三个兵,其余的都在征粮点。
  椿树所距离我们的征粮点比较远,我们六个人骑了三匹马,三个兵步行小跑跟随。
  进了椿树所的范围之后,我们直接往保障所在的小镇子上赶。
  是官道,我们跑得并不慢,一路上的行人,看到我们,有的也识趣地躲开了。

  我看到那些行人们,有老人,也有中年人,有挑着东西赶路的,也有骑着驴的。
  可是走着走着,我却发现了一个很怪异的现象,这种现象,让我回想起来,倒吸一口凉气。那就是,我虽然一直往前走,但是却看到了路边三个重复的行人。
  是三个重复的行人,一个老头,由于须发皆白,所以我认得比较准确,另一个是一个中年男人,不慌不忙地在路边走,脸色黑,眼睛微微突出,穿一身布衣。还有一位是一个挑担的农夫模样的人,一边走,两边的担子还在有节奏地晃动。
  我一直清晰地知道自己沿着官道往前走,我们的速度明显快于他们的速度,但这三个人,我却见了三遍。
  我停下了马,想和小山东说些什么,没想到他也是一脸的惊异,我想,他也一定发现了什么。
  此时,我想起了秘三的那张纸条,从怀里掏出来看时,不知何时,在椿树所那个点上,出现了一个红点,像是鲜血点在了上面一样。
  我心里一惊,忙把纸条悄悄交给了小山东,他看后,脸色发白,比我还惊慌。

  于是,我们决心往回走。
  吴营长还鼓着一股劲往前赶,我却明令说椿树所的粮不催了,如果有任何责任,我来担当。尽管吴营长不服,但因为征粮点我比他们大半格,所以不得已,拔了几下枪,又插了回去。
  征粮工作算是圆满完成,我们将一些粮分给了椿树所,县长也看不出什么,反而夸我此次的功劳,至于总文书,他没说,我也没提。
  吴营长满心的牢骚,但因为城防吃紧,征粮回来,他就匆匆忙忙地回到营里去了。
  后来,我找过秘三,问他为什么在椿树所那里不让征粮,他笑笑,说了句:“那里有高人,去了怕你们吃亏,你们吴营长,不是吃过亏了吗?”
  我笑笑,心里不由得佩服他的神奇之处。
  日期:2017-10-25 10:42:25
  使物术
  一

  吴营长自从那次吃过亏之后,就多了一句口头禅,那就是:别让老子遇上这些事,遇上了我和他们没完。
  我和小山东也就知道他还是没有从那一次被戏弄中找回过面子。由于前几次常在一起,我们三个也时不时地窜窜门,因为吴营长是城外防卫,所以,每次我和小山东过去,他都能给我们找些野味味吃吃。
  那次是月末,刚刚把县里的文书材料递上去交总文书,闲来无事,我约了小山东,又去吴营长那里闲聊喝酒。
  到了之后,吴营长神神秘秘地给我们说,这几天打了个好野味,一会儿给我们尝尝鲜,这个东西很少见。
  我忙问是什么,吴营长带着我们去了后院。
  城外二营的后院很大,除了堆放草料之外,还是靶场,由于战争时期,弹药紧张,所以士兵和团丁们也很少打靶,那地方就空了一大片。
  刚进后院,我就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叫声,这声音听起想像马像驴,但细听又不像,再听起来,就有点儿像野兽的叫声。
  吴营长带我们走过去,这时我才看到了一个很怪的动物,有点儿像鹿,但明显要比鹿大一些,身上是浅黄色的毛,头很大,上面还长了一对奇怪的角。
  吴营长指着这怪兽说:“上次带着团丁出去巡防,没想到刚刚走到黑树林,他就冲出来了,我上去两枪,就给放倒了,拉回来之后,才发现不是重伤,这不这两天又好起来了,一会儿宰了,尝个鲜。”
  我看了看那头怪兽,不知怎么,心里就突然有种怪怪的感觉,这感觉好像是对自己经常骑的马那种情感,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对吴营长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古书上写的。”
  吴营长出身行伍,本身就不认识多少字,一说古书,他肯定头疼。
  果然,他给我摆摆手,说:“别给我提这些东西,有话直说。”

  我给他讲,古书上说,遇到奇珍怪兽,尽量不要伤害,它们有可能是上天派下来的精灵,伤害了他们,会有报应的。
  吴营长看着我,双手一摊,说了句:“那你说咋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