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4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25 11:12:29
  二
  征粮的工作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并不顺利,有两个保障所的总保长都辞职回家了,只把之前征收的部分粮食交由一个人保管后,交移给了我。
  这些,我都细致地写了说明,之后呈交给县里,也不算是我的错。

  有一个保长辞职了,他负责的四个村子里的粮倒是交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三家没有交。就在我们清查粮仓的时候,三家的其中一家主动过来交粮了,是一对夫妻,四十岁左右,男的留有小胡子,女的皮肤很好,头发黑亮。
  他们把应该交的粮食倒进了仓里,然后又和我闲扯了一会儿就走了。
  剩下两户,我分别让两个兵去催收。
  结果去没多久,两个人一起回来了,而且给我的回答也如出一辙,都说是可能地址写错了,去的那一家,正是刚刚交粮的那一家,那一对小夫妻,他们都能认出来。
  这件事奇就奇在这里,我起初怀疑是兵们偷懒,没有跑到地方,但是仔细询问之后,发现他们确实是跑到了不同的地方,但却见到了相同的人。
  这件事很奇怪,我喊来吴营长和小山东,对他们说了这件事。
  吴营长的态度很粗鲁,大手一摆,说:“我再去一次,把他们全押过来,我就不信会有这样邪的事儿出现。”

  小山东这次却表现得相当智慧,他看了看我,又嘿嘿笑了一直,问了句:“俞文书,你临出发之前,是不是接到过什么密令之类的东西?”
  我知道,依照小山东的精明,我根本就瞒不过他。
  于是,我拿出纸条,一五一十地把秘三的意思说了一遍。
  小山东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张纸条,手指在上面写写划划,最后抬起头,问我一句:“为什么椿树所不征粮?”
  我说这是秘三画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山东这时又拿来一份地图,上面的三户人家的村子,正和椿树所相邻。
  他指着两副图对我说:“可能秘密就在这里。”

  吴营长看不惯这一套,性子又起来了,吼道:“什么秘密不秘密,你个瘦猴就知道胡说,老子一枪过去,看谁敢不交粮,我就不信,我弄不了他们。”
  这下小山东不说话了,本来这征粮催粮的工作中,他们两个的地位平等,但小山东只是县府里的人,而吴营长是有理说不清的兵,所以,我看得出,小山东虽然不说话,但眼神中却带出了一丝蔑视。
  吴营长看不出这些,当即就要带兵去把那三家带过来对质。
  我阻止了他,因为这三户的粮,实在太微不足道了,百姓也不容易,因为这三家再大动干戈,一是影响到征粮的进程,二是浪费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我的意见,他们都认同,只是吴营长嘴里一直骂骂咧咧,一直说我是书生脾气,对人对事情都太软弱了。
  临走时,小山东劝他收敛一些,别再得罪了什么人,没想到吴营长根本听不进去,走出临时办公所很远,还能听到他的骂声。
  没想到,他很快因为这骂声吃了亏。
  日期:2017-10-25 10:40:03
  八
  征粮的第五天行程上,吴营长的一个亲随突然匆匆忙忙从县城里赶了过来。

  吴营长在县里有两片院子,一片院子大些,住着原配的老婆和两个孩子,一片院子小些,是姨太太。
  姨太太是他从省里的一家行院里赎出来的,对此,大太太并不知情,而吴营长因为忙于城外的治安,所以夜不归宿是常有的事情,常在姨太太那里过夜,对此,大太太并不知情。
  上次县长让他和我一起去刘一闪那里找回县长的资料和印章,他除了营里的事情繁忙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不舍得这个姨太太。
  但这次亲随匆匆从县里前来,告诉他的就是后院起火的事情。

  亲随告诉他,本来两片院子离得远,两位根本不可能碰上面,但没想到的是,姨太太恰好去城北的庙里烧香,遇到了大太太,两个人起初并不认识,但两个人的随身丫头却多了嘴。两个丫头在出门时不小心撞在了一起,骂起架来,两位太太上前劝架,没想到姨太太首先叫出了营长的名号,原配听见,先是迷糊了一阵,然后就上前打起来了。
  两个人打完,都约定一直告到县长那里去,虽然姨太太明知原配的存在,但气不过原配打她;而原配大太太却不知道姨太太的存在,所以更加委屈。现在已经闹到了县上,县长让他回去赶紧处理这件事。
  吴营长火爆脾气,听完这件事,手枪一拍,怒骂:“这两个丫头,回去老子一枪一个都送她们上路,尽给老子惹事!”
  说完之后,他就开始整理行装回去,随从这时又催他:“营长,这都火烧眉毛了,快回去吧,回去得早,事情处理得就顺利一些,怕闹得久了,整个县里都知道了,让其他营的兄弟们看笑话。”
  吴营长想想道理也对,就跟着随从回去了。
  要说吴营长也是粗中有细,回到城里之后,他既没有去原配那里,也没有去姨太太那里,反而是先去了县长那里,因为随从已经告诉了他,县长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先要听听县长的意见。
  吴营长见到县长,先是十分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疏于管理,给县府造成了影响,给军人形象抹了黑,让县长原谅。

  县长当时正在批改一个公文,听了这话,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而怪他正在征粮,为什么匆匆忙忙就跑了回来,还说什么姨太太大太太之类不明白的话。
  吴营长这下蒙了,原来两位太太还没有闹到县长那里。于是,他也稀里糊涂地接了县长的话,心里却想着怎么早点回去安抚两位太太的事情。
  从县长那里出来,他先是到了姨太太那里,想看下情况,毕竟姨太太是知情人,再加上他出来多日,生理上也需要。
  但令他最吃惊的是,姨太太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对于他的到来,还略表吃惊,问了句:“这么快就征粮回来了?以前不得一两个月吗?”
  吴营长此时,真的蒙了。
  日期:2017-10-25 10:41:08
  九
  吴营长在姨太太那里蒙了之后,又专程赶到大太太那里,看到原配正好好在院子里教孩子识字,看到他之后,也是吃惊这么快就回来了,言语之间,并没有别的事情。
  这时,吴营长才明白自己被亲随耍了,只是他不明白,亲随为什么要这样戏耍自己,明明是跟了自己许多年的一个远亲,自己一直把他当小兄弟看待。

  想到了这一点,吴营长才发现,自己从一进县府见县长之后,这个亲随就不见了。
  他愤怒地找到营里去,却看到那个亲随正在自己的屋里和别人磨闲牙,吴营长当场冲上前去,揪住衣服一连扇了他几个耳光,怒气冲天地骂了他几辈先人。
  亲随看吴营长的怒气冲天,心里却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吴营长坐下之后,余怒未消,指着亲随又骂了一通,最后才问他为什么戏弄自己跑到征粮地点说后院起火。
  亲随这时才有机会分辩,眼见着主子将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安在自己身上,他当然要为自己辩解一番,说自己自从营长走了之后,天天在营里呆着和兄弟们一起下棋,磨牙,有时也跟着巡夜,但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县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