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3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小庙约有七八丈的样子,刘一闪停住了,他用手势让一个徒弟去打探一下消息。
  没过多久,派去的人回来了,打了个手势,然后刘一闪和徒弟们就纷纷涌到了那个小庙那里,先是用渔网封住了门,然后一个徒弟操起一把小扫帚,打开桶盖,沾着里面的东西就往里洒去。
  片刻,就听庙门口有求饶的声音,我感觉眼前一花,一个青年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了渔网面前,身上沾满了点点红色。
  日期:2017-08-25 11:10:11
  五

  青年人后来被刘一闪绑了起来,就在小庙里,他问到了县长的资料,结果他全部供认了。
  刘一闪向我拱了下手,说:“俞长官,人就在这里,你看怎么处置吧。”
  青年人身上,全是红色的点点,闻起来腥味扑鼻,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刘一闪特意准备的黑狗血,这样就可以破除他的法术。
  这些法术,正是刘一闪教给年青人的。

  对于他,我们没有处置的权力,吴营长建设交到县里处置,可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有一个放人一马的念头,这个年青人,或者只是一时的冲动。
  于是,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偷这些东西呢?”
  没想到他的回答既真诚又搞笑,他说:“我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想当当县长是什么感觉。”
  我哭笑不得。
  吴营长上去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就听到他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好了,这一脚就够了。我让刘一闪给他松了绑,他跪下来给刘一闪磕了个头,满脸羞愧地说了句:“师傅保重,小笠告辞了。”说完,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匆匆就走出了庙门。
  我连忙喊住他,大声问:“东西呢?”

  他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回头,出了庙门就走了。吴营长愤怒了,想拔枪,刘一闪从身后取出东西,说:“他早就放在这里了,你们没有看到而已,其实我今天一过来,他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这孩子,聪明无比,但就是心路不正,但愿以后能改好。”
  任务完成得相当圆满,我们几个都很高兴,刘一闪为了表示歉意,而且不想让我向外透露秘密,中午又请我们吃喝一顿,小山东喝多了,非要缠着刘一闪当师父,刘一闪笑着把话搪塞过去了。
  我问刘一闪,为什么不多收一个徒弟。他笑着对我说小山东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不能学这个行当,容易出事。
  当天下午,我们又睡了一觉,在晚上动身起程,刘一闪没有来送我们,还是他的大徒弟送的我们,走过寨门的时候,他的大徒弟欲言又止,我看到他有话要说的样子,就停下来,等他开口。
  果然,他对我说了句:“俞长官,回去之后,还请保密,师傅不想惹麻烦。”
  我满口答应,同进也对小山东和吴营长交待了之后,刘一闪的大徒弟才离开了。

  路上,我们遇到了土匪,但是小股势力,没有枪,吴营长掏出枪,开了两枪,把十几个土匪吓跑了,我在想,如果他当时没有枪的话,凭我们三个人,一定就成了土地匪的刀下人了。
  很快回到了县城,当天,我并没有往县府赶,而是先去了秘三那里。
  秘三似乎已经知道我回城的事情,开着门等我,见我之后,先伸出手来,说:“想听故事,给银子。”
  我笑嘻嘻地往他的手里扔了一块银元,他才慢慢开口给我讲刘一闪的事情。原来,他们这个行业也是口口相传,而且学习过程极为艰难,有些人投到门下几十年还学不会,但有些人一两年内就得到了精髓,就如同那个名叫小笠的年轻人。但是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最后,我问了句:“他们到底是魔术还是真的法术?”
  没想到秘三哈哈大笑,说:“你看是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我感觉,是一种秘术。”

  日期:2017-08-25 11:10:58
  易容术
  一
  县长的东西拿回来了,他很高兴,一直夸我办事得力,我也乐得这个称谓,让上级信任了,自然就有了依靠,这是一件好事,换谁身上都高兴。

  但是,关于刘一闪的事情,我没有具体向县长汇报,因为我应答过他的大徒弟,不会将这种事说出去。我只推说那是一群卖杂耍的,从一个过路的贼身上搜出了这样东西,贼人当场就跑了。
  其实这样说也有我的目的,刘一闪的这种隐身术既然不想让人知道,我就把他说成卖杂耍的,而小笠也算是放跑的一个贼,这样的说辞,即使县长知道了真相,也不会怪我撒谎的。
  后来,果然吴营长喝多了,把事情的原本说给了县长,据转述给我的人说,当时吴营长在县长面前唾沫横飞,像说书人一样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之后,县长把他给骂出去了,说他喝完酒就不靠谱,喝醉了就开启了吹牛模式。
  这件事让我乐了半天。
  但是,让上级器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麦收过后,县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粮,连年的战乱加上气候的原因,老百姓可以交出的粮食并没有多少,所以下去征粮,是一件既不得民心又不讨好政府的事情。
  县长正愁没有得力助手去帮他完成征粮的任务,情急之下,就想到了我。
  他找我过去时,我还想着会不会是什么升迁的好事,但没想到是征粮。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为难,他当场许给了我两条,第一,粮食征多征少,只够最低标准就行,不会因此责罚我。二是征粮完成之后,考虑让我做总文书。

  说句实话,第二条对我的诱惑并不大,第一条更别提,但第一条明确说明了之后,我觉得这项任务并不是那么艰难了。
  为了方便,县长这次没有经我的同意,就把吴营长和小山东搭给了我当左右手。
  当时征粮,下面都有各地的甲长,保长负责征收,我们只代表县里过去督促任务,前几年,有些县里下去的人还亲自到户去催,但现在大部分都把任务交给了甲长和保长,再加上征粮的任务并没有前几年打仗时那样重,所以说,有时上面懒一懒,下面松一松,事情就算过去了。
  这一次下去征粮之前,我先去了甜水井那里,问了问秘三的意见。
  但很不巧,秘三不在。

  时常跟在他前面的几个闲人正在他家门前下棋,其中一个闲汉给了我一张纸条,说秘三让交给我的,让我出发前再打开。
  对于秘三的要求,我是严格遵守的,因为秘三在我心目中十分神奇,所以,面对这样神奇的一个人,我自然不敢违背他的要求。
  这次出发,因为是征粮,要用得上人手,吴营长带了十个兵,小山东带了两个随从,我又带了一个记账的文书,也算是一个大队伍,选了个吉日,就准备出发。
  出发前,我打开秘三给我的纸,上面草草画了张地图,全县一共三镇十五个保障所,他用红线标注了顺序,我自然明白是要按他的顺序来,但是看着看着,我却发现图有点儿不一样,因为在箭头的最未端,椿树保障所他没有画进去,意思是让我不要去那里征粮。
  对于这一点,我来不及问他,就出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