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谌密笔记(第一部:奇人奇事)》
第2节

作者: 老白来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怪事就发生在了当晚。
  吴营长喝醉了,如果按平时的习惯,他睡觉时总是会把枪放在枕头下面的,但这次喝得太醉,他骂着娘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枪就在他身上别着。
  可是第二天一早醒来,枪不见了,随之不见的还有小山东身上带的几十块银元,也就是我们此次出行的盘缠。
  早上一觉醒来,我对着他们两个大发脾气,一个丢了枪,一个丢了钱,这两样都是我们这几天在这里生存的依靠。我把怒气都怪罪到了酒的上面,他们两个也自知理亏,也就不在说什么。
  就在我们三个不知所措时,老店主登门了。

  按道理说,在他的店里丢的东西,他应该负有责任。于是,他来到房间后,吴营长一把抓住老头的衣服,要让他赔。
  老头很镇静,一副听他说的神气。
  我让他坐下,还给他倒了杯水,然后他就慢条斯理地开了口,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们身上多了什么东西没有。
  吴营长的脾气又上来了,大骂:“老子东西都丢了,你还说多了什么。”正骂着,他随手往身上一掏,突然间就怔了。
  在他的口袋里面,多出了一个小纸条。

  日期:2017-08-25 11:08:37
  三
  拿到纸条的吴营长当时就尴尬了,后半句还没有骂出口,就打开纸条,然后看了一眼,尴尬地递给了我。
  字条上写着八个字“口莫狂言,刘家堡见”。这八个字,让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我们在酒店里面,这两个人喝多了夸夸其谈的事情,看来是昨天的多话,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一定是这样的。
  只是,让我好奇的是,我们明明就在刘家堡,为什么这上面还是刘家堡?我把我的不解,告诉了老店家。

  他笑着回答我:“这刘家堡其实就是不远的一个村寨,这个镇子也是以这个寨子命名的,所以外地人不知道,往往会把镇子当成了刘家堡,经常有过来打听刘家堡的人,往往在镇子上找半天,才知道他要找的人,原来在镇子里面。”
  我明白了,但是我更关注的是后半句,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找刘家堡呢?
  老店家不等我问,就直接说刘家堡里有个奇人名叫刘一闪,这个刘一闪没有什么别的特别的地方,就是会隐身,经常和你说着话说着话就不见了,有人说这是邪术,有人说这是障眼法,但是很多人都愿意找过来,有的想开开眼界,有的则是想和刘一闪学点东西。
  看来,秘三所指的县长丢的东西,也就指的是刘一闪了。
  我心中这个念头快速地闪过,同时也印证了另一个答案,这两个人丢的东西,也一定和刘一闪有关系。

  问清了路之后,我们当天上午就赶往了刘家堡。
  说是村子,其实刘家堡修筑了不错的寨墙,因为当时军阀混战,土匪横行,说以很多村子为了自保,都修了很高的寨墙,但刘家堡的寨墙,别有风格,而且很气派。
  我们在寨门那里通报之后,不到五分钟,寨门就开了。
  由于是县里来人,刘一闪的大徒弟亲自过来迎接,他四十岁左右年纪,人比较瘦,但看起来还比较壮实,他先是说明了刘一闪身体不大方便,之后,把我们接到了刘一闪的院子里面。
  刘一闪果然行动不怎么方便,在椅子上欠了下身,算是见礼了。
  面对他的这种傲慢,吴营长忍不住又想发火,但是我伸出手去,拦住了他。
  刘一闪很礼貌,问我们来的目的,我还没说,小山东嘴快,说了句:“昨天夜里我们丢了东西,枪和银元,就问是不是和你有关。”
  刘一闪哈哈大笑,爽快地承认了和自己有关,但不是他拿的,而是他的徒弟拿的。
  原来,吴营长和小山东吹牛时,恰好被吴一认的徒弟听到,于是就趁着夜深人静,解下了吴营长的枪,顺势拿走了小山东的银元。
  听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凉气,随口说了句:“你不怕我们看到?”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刘一闪直接说了句:“你们根本看不到。”
  为了证明他说的话没有错,刘一闪还特意让一个徒弟给我们表演了一下。
  只见他的徒弟把手慢慢伸进桌子下面,晃动了一下胳膊,刘一闪示意我们往桌子下面看,我们三个一起低头,桌子下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小山东嘴快,说了句:“隐身术?”

  刘一闪笑着说:“对,如果你们不是县里的人,我一般不让别人看。”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人的胳膊能消失不见,确实令人觉得神奇。
  日期:2017-08-25 11:09:21
  当天,我们带着敬畏的心情,在刘一闪家里吃了晚饭。
  他很热情,准备了相当丰盛的饭菜给我们,席间,吴营长好奇地问起他们这一门派的来历,刘一闪笑而不语。
  当时我就想,这种隐身术其实和现代的魔术可能差不多,如果说真的一个人可以隐身我觉得那是一件极其不现实的事情。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又一次打破了我的想法。

  我们把县长的东西丢失的事情和秘三指引的路子全部告诉了刘一闪,他叹了口气,微笑着说了句:“这个秘三,总是给我找麻烦。”语气虽然是责备,但却没有半点儿厌烦,看得出来,他和秘三的关系应该还算不错的。
  他把所有的徒弟都喊过来,然后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下面的徒弟个个都面面相觑,都不承认是自己拿了县长的资料。
  我看到,刘一闪的脸色就不怎么高兴。
  这时,有一个徒弟走上前来,对刘一闪悄悄说了几句话,刘一闪本就不高兴的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来,嘴里喃喃有声,说:“怎么会?不应该啊。”
  就这两句话,让我听出了一点非同寻常的机会。我抓住这个时机,站起来对刘一闪说:“如果刘师傅不方便的话,我们自己查一查也行。”

  刘一认摆摆手,说了句:“这是我逐出门派的一个小徒弟,因为刚刚学了点儿皮毛,我发现此人好色,心术不正,所以就将他开出去了,如果是他的话,我想找到东西,倒不费什么力气。”
  晚饭后,刘一闪让我们回房休息。
  回到房间之后,果然看到吴营长的枪和小山东的银元,都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上面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歉意。
  吴营长看到枪之后,嘴里说了句:“真奇怪,我昨天明明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吓他,说:“你想想,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丝毫看不到,多危险。”
  他摸了下脖子,笑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还没有起床,刘一闪就派小徒弟来喊我们了,说要和我们一起去村边上的小庙里捉人。
  不难想象,刘一闪其实还是对县里有所忌惮的,如不然的话,悄悄进行就是了,没必要喊上我们,或者不仅仅是对我们一个交待,也有对我们炫耀的意思,意思是说他自己也有能力,我们如果真要来硬的话,他也不怕。
  只是那时,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分析他了,好奇心占据了一切。
  刘一闪带了六七个徒弟,带了一张渔网,一个铁桶,桶上面用布蒙着,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