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7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瓜岛放弃论”的一贯主张者之一,井本在赴瓜岛之前对局势进行了仔细研究,认为当前采取的唯一措施就是“立即撤退”,而不是为了“面子”将精力逐渐耗尽。在赴拉包尔途中井本特意到特鲁克拜访了宇垣参谋长。此前宇垣和山本已经私下达成共识,夺回瓜岛几无可能。陆军前三次攻击均告失败,美国人几乎每天都在加强岛上的防御,第四次进攻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放弃瓜岛这个说法实在敏感,陆海军谁都不愿主动提出,从而承担失败的责任。宇垣只是委婉地暗示井本,海军拿不出更多的舰艇与美国人周旋,制空权掌握在敌人手里,运输船队通过封锁线十分困难。井本对此心领神会:海军原来是赞同撤退的,只是不想承担失败的责任主动说出来而已。

  在11月26日的《战藻录》中,宇垣曾写下了如此语言:“要说服陆军放弃瓜岛而确保新几内亚,完成战略大转换可能很不容易,但是不这样做仅仅是在没有胜利希望的地方白白损耗,从而无法完成其它地方的国防。放弃瓜岛只是面子问题,而丢失了新几内亚东部的话,整个菲律宾、马里亚纳群岛都要陷于危险之地了。”看来宇垣被称为海军中的战略家还真不是浪得虚名。而瓜岛的弃守问题,“最好让陆军感到无可奈何而自行解决”。

  日期:2018-09-27 22:38:18
  (正文)
  抵达拉包尔的井本立即拜访了刚刚上任的今村中将。今村对刚接手的“烂摊子”有苦难言,但一提到是否撤军就缄默不言。虽然并未明确表态赞同从瓜岛撤军,但井本从今村无可奈何的神情中已经看出,瓜岛形势岌岌可危,日军惟一可取的办法只有撤退。在今村的司令部里,井本听到了一众幕僚对参谋本部的激烈批评,“东京的那些人准是疯了!”在一次为夺回瓜岛制订作战计划的兵棋推演中,今村的一名参谋脱口而出:“你们真的认为再发动一次进攻就有丝毫成功的希望吗?”随后的兵棋推演再次证实:几乎没有一艘运输舰可以安全抵达瓜岛。但井本随后提交的报告并未引起东京的重视。

  第二师团第三次总攻失败之后,瓜岛上再未发生过大规模战斗,但局部的小打小闹依然持续不断。随着海战胜利和陆军第一八二步兵团的抵达,范德的自信心再次爆棚,准备一鼓作气向西攻击,一举解除马坦尼考河流域日军的威胁。此次受命出击的是陆战八团、陆军第一六四步兵团及第一八二步兵团的两个营,4个炮营随时提供炮火支援。美军进攻遭到了日军的顽强阻击。从11月19日开始发起的攻击持续了整整一周,美军再次遭到挫败。不得不在25日停下脚步。当日伊东少将发起的反击也被美军轻松击退,双方再次陷入对峙。

  眼见正面强攻不行,第三十八师团作战参谋黑崎贞明中佐提出组成特别行动小组,对美军阵地实施局部恐怖袭击,破坏美军炮兵阵地和机场设施。这一方案立即得到了百武和佐野的首肯。以寺泽孔一少尉和中泽勋少尉为组长的两组特别行动队分别携带50公斤丨炸丨药和足够粮食寻隙潜入新建的西机场地区。前者炸毁了4门大炮和两座营帐,后者则烧掉了2架飞机和1辆坦克。在香港战役中威名远扬的若林东一中尉再显身手,凭借夜色孤身一人潜入美军阵地,杀死5名美军哨兵并夺回不少补给。类似的夜袭行动在12月中旬达到高丨潮丨。后来行动核心内容变为夺取敌军的补给粮秣。这些小打小闹除了给美军制造恐慌之外,对整个战局丝毫无补。

  12月初,从飞马高地到奥斯汀山一线的日军阵地几乎完全断粮。虽然田中的第二水雷战队疲于奔命,但瓜岛和新几内亚两个战场的陆军部队获得的补给依然有限。瓜岛近3万日军饿得死去活来,百武愤怒的电报接连不断地发往拉包尔,今村只能像中转站一样将求援电报转发东京,但大多电文都是泥牛入海,毫无回音。
  为维持瓜岛部队的战斗力,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向岛上运送补给。在今村的一再恳求下,联合舰队决定动用宝贵的潜艇实施补给,这从根本上颠倒了潜艇的真正用途,如同用剃刀来砍柴一样。11月24日,“伊-19”号潜艇出马开始了第一次运输。但由于和岸上未及时沟通只好返回。25日,“伊-17”号潜艇成功将搭载的物资送上岛后安全返航。从11月24日到12月9日,第六舰队共进行了13次类似运输,成功率50%,运送物资194吨、兵员137人。但潜艇运力实在有限,送上去的些许物资对岛上数万日军无疑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12月9日,“伊-3”号潜艇在运载途中被美军巡逻艇发现并击沉。鉴于美国海军活动日益频繁,联合舰队只好下令中断了潜艇运输。

  万不得已之下,第二水雷战队只好再次倾力出动开始实施“老鼠运输”。联合舰队首席参谋黑岛大佐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投送方式,将用过的汽油桶冲洗干净装入粮食药品等补给。为保持铁桶有足够浮力不至于沉底,桶里的物资不会装满,保证在口部进行密封后刚好能浮在水面上。装有物资的铁桶被整齐地排列在驱逐舰甲板上,然后用绳子连接起来。当进入指定海域后,驱逐舰将铁桶抛入海中立即返航。由瓜岛日军派出汽艇钩住绳索将铁桶拖到岸上,或干脆由士兵游泳把粮食打捞上岸。这种方式后来被称作“铁通运输”。

  日军那些驱逐舰舰长都是所谓的“水雷战”专家,所憧憬的景象就是在战列舰或重巡洋舰面前发射鱼雷后转身撤退,然后看到巨大的敌舰在鱼雷的爆炸声中沉没。但现在他们却改行做了搬运工,当然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务不感兴趣。装运大量粮草不但影响了驱逐舰的机动性,连本该携带的炮弹和鱼雷都被削减到最低限度。一旦遇敌别说攻击,连能否自保都很难说。 
  首次“铁桶运输”定在11月30日夜,任务执行者依然是近期出镜频繁的田中少将。按照计划,田中将率8艘驱逐舰执行运输任务。其中“长波”和“高波”号负责警戒,“黑潮”、“亲潮”、“阳炎”、“凉风”、“江风”和“卷波”号负责运输,每艘驱逐舰携带铁桶200-240个。在出发前的作战会议上,田中告诫各舰舰长,此行遭遇美军舰队及飞机攻击的可能性极大,众人必须遵循的原则是:“如未遇敌,任务第一。遇敌拦截,战斗为上!”一旦与敌舰正面遭遇,各舰不许擅自开火,必须以对方炮火闪光处为瞄准点发起鱼雷攻击,一击即退。此言让憋屈了许久的驱逐舰舰长们大喜过望,终于有机会和美国人大干一仗了。

  与日本人的窘境相比,此时的哈尔西早已鸟枪换炮、旧貌变新颜。虽然在此前五次海战中损失惨重,但哈尔西可以不断得到修复和新造军舰的补充。为更有效打击日军,哈尔西对海上部队进行了调整,现有战舰被新编成三支特混舰队。
  一、以“企业”号、“萨拉托加”号为核心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指挥官为原“列克星敦”号舰长谢尔曼少将;
  二、以战列舰“华盛顿”号、“北卡罗来纳”号、“印第安纳”号为核心的第六十四特混舰队,指挥官为刚刚大出风头的李少将;
  三、以巡洋舰和驱逐舰为主编成的第六十七特混舰队:包括“明尼阿波利斯”、“彭萨科拉”、“新奥尔良”、“北安普敦”号重巡洋舰,“檀香山”、“海伦娜”号轻巡洋舰,“弗莱彻”、“德累斯顿”、“莫里”、“帕金斯”号艘驱逐舰等。指挥官为刚从航母上退下来的金凯德少将。
  以上三支舰队保持相对的机动性,并根据各自特点随时出击,为己方增援船队护航并切断日军的海上运输线。
  在水面舰艇作战方面,金凯德少将不失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为舰队拟订了周密的作战计划:在未查明敌情之前,决不盲目接近敌人;不以一字纵队接敌;尽早发现敌军并在夜战时使用水上飞机投放照明弹;驱逐舰首先发起鱼雷攻击后迅速撤离;巡洋舰须同敌保持11000米距离,发射鱼雷后以最快速度实施炮击。
  因与哈尔西闹出了诸多不愉快,金凯德很快撂挑子远走高飞珍珠港。11月28日,卡尔顿赖特少将接替了第六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的职务。仓促之间,他也只能以金凯德制定的战术来对付日本人了。
  日期:2018-09-29 22:16:21

  (正文)
  11月30日凌晨0时,田中率“铁桶舰队”悄然驶出了肖特兰港。最初的“老鼠运输”从运送一木支队开始,到现在已成为日军向瓜岛输送兵员补给的主要方式。日军士兵私下给肖特兰后勤基地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大日本帝国海军输送株式会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