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7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认为,敌人已经遭到毁灭性失败。我们感谢李将军昨晚的大力援助,感谢金凯德将军昨天的介入—我们自己的飞机无情地打击敌军,表现出色。对这些努力我们深为赞赏,尤其赞赏卡拉汉将军、斯科特将军和他们的部下,在似乎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他们以雄壮的勇气击退了敌军的首次进攻,使得胜利成为可能。对他们,驻守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全体官兵,谨高举弹痕累累之钢盔,致以最深最高的敬意!

  表面上看美国人这边似乎一片歌舞升平,私下里实际是暗流涌动。春风得意的可能仅限于哈尔西等少数人。和日军南云、草鹿、阿部、塚原先后赋闲类似,之后一段时期美国海军也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除戈姆利之外,第二个倒霉蛋当属损失了“黄蜂”号的诺伊斯。尼米兹在10月12日写给金的信中说,“如果诺伊斯在别处任职更为有利,就应该立即将他调走”,显然他根本不想让他重回航母舰队。金为诺伊斯提供的岗位竟是海军舰船检验局太平洋海岸处长,并在1949年评论说,诺伊斯在南太平洋曾有很好的机会,“但他遗憾地错过了”。虽然1943年对“黄蜂”号沉没事件的调查还了诺伊斯和谢尔曼一个清白,促使尼米兹宣布诺伊斯当时的决定是合理的,但他还是在海军检验局度过了余下的战争岁月,并于1945年3月接任局长,一直到1946年退休时还是少将军衔。这在普遍晋升很快的战争年代是极为罕见的。诺伊斯也没有因参战受过任何嘉奖。但和他一起丢掉了“黄蜂”号的谢尔曼后来平步青云,他对老上司的遭遇非常同情。在1950年出任海军作战部长后,谢尔曼将老领导的名字列入了晋升中将的退休人员名单。诺伊斯对此感激涕零并回信说:“太感谢你为我做的事了,没有你的帮助,我永远进不了晋升名单。”

  如果仅仅因为戈姆利和诺伊斯翻船,就将南太平洋这一阶段的战斗称为“所罗门漩涡”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下一个倒霉蛋变成了大家熟稔的弗莱彻。9月30日回到华盛顿的弗莱彻发现,金和他的下属没人愿意听他说话,美国舰队总司令部竟没一个人愿意找之前战斗经验最丰富的特混舰队指挥官了解情况,这实在是咄咄怪事。弗莱彻后来回忆说,“海军部长诺克斯是唯一愿意听我说话的人”。金一旦对某人有了恶感,就永远不会改变看法。他眼里的弗莱彻优柔寡断、怯懦无能,“他不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有想法但不知道如何把他们理清”,因为弗莱彻在珊瑚海损失了他曾任舰长的“列克星敦”号,接着在中途岛损失了“约克城”号,最后又使“萨拉托加”号意外受伤。之前金对尼米兹过分袒护部下的作法非常不满,这次他准备拿弗莱彻开刀,杀一儆百。

  日期:2018-09-25 22:21:28
  (正文)
  尼米兹非常希望弗莱彻能重返航母舰队。但在10月23日,他收到了人事局长雅各布斯少将的一则简短信息:“弗莱彻中将即将离开现职,从华盛顿直接赴驻地接替查尔斯弗里曼中将,出任第十三军区和西北海疆司令官。”在金看来,如此安排让弗莱彻保住了中将军衔,已经属于对他的特别照顾,因为派伊和布朗被解职后就降回了原来的少将军衔。此时弗莱彻还担任着太平洋舰队巡洋舰队司令官的职务,雅各布斯请尼米兹提出接替人选,后者提名了金凯德。弗莱彻甚至没有回到珍珠港进行交接,而金凯德此时还在南太平洋,本次职务交替是在两名当事人均不在场的情况下完成的。弗莱彻受命从华盛顿直接飞往北太平洋履新。他的参谋长刘易斯上校陪同老上司一起赴任,职务是第十三海军军区副司令。弗莱彻在就职仪式上发表了令人心酸的讲话:“我和所有海军将士一样,宁可在海上闯荡。不过我要说,如果非要我上岸不可,哪里都比不上现在这个职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此时他尚不知道好朋友金凯德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的任职也几乎走到了尽头。

  圣克鲁斯海战美国人在战术上失利是毋庸置疑的。陶尔斯听说在战斗中又损失了1艘航母后怒不可遏,首先必须为此负责的是默里少将。加上之前擅自违抗命令,金和尼米兹已经决定将默里调离航母舰队,只是因为哈尔西意外出任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默里才有了暂时留任的机会。可惜损失“大黄蜂”号让默里彻底成为继戈姆利、诺伊斯、弗莱彻后又一位掉进“所罗门漩涡”的人。金为他安排的新职务是弃船登岸,回国出任彭萨科拉海航站负责人,以训练更多的舰载机飞行员。工作看似还算体面,但谁都清楚这对一位长年征战海上的高级将领意味着什么。

  对此默里肯定不会十分高兴。在回国履新途径珍珠港时,默里对陶尔斯历数了金凯德在圣克鲁斯海战中见死不救的斑斑劣迹,也等于变相在为自己开脱。陶尔斯立即向尼米兹提出,由在中途岛表现欠佳的米切尔少将立即接替金凯德的职务,终止黑鞋派军官指挥航母舰队的荒唐作法。尼米兹并未采纳陶尔斯的建议,他还暂时不准备启用暂时失宠的米切尔。
  金凯德对此浑然不知。他对自己在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中对“企业”号及其舰载机的运用非常满意。当时他把尚未痊愈的航母留在后方,处于陆基飞机的保护之下,而将舰载机送上亨德森机场,自身则在受到反击前及时撤退。金凯德扬言,“这次对航母飞行大队的使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有效”,并声称11月的作战可以作为航母在敌空中搜索网下狭窄水域作战的典范。殊不知危机正向他步步逼近。

  哈尔西虽然并未公开提出批评或质疑,但他随后的作法证明他对金凯德在上两次大海战中的表现极为不满。11月16日,哈尔西突然通知谢尔曼,准备前往第十六特混舰队接替金凯德的职务。同时告诉谢尔曼,“虽然金凯德是个杰出的人,但这次解职势在必行”。17日哈尔西致电尼米兹,自己将在第六十特混舰队中只保留2艘新型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将重巡洋舰和老式轻巡洋舰组成几个海面打击群,分别交给金凯德、提斯代尔和赖特指挥。哈尔西还“此地无银”地指出,“这种作法绝不是将金凯德贬官,因为我认为他干得非常出色”,但“我只想把我的工具放在我认为能发挥最大作用的地方”。同时强调,“有像谢尔曼这样航空经验丰富的人可用,却不把他放在‘企业’号上实在是不可原谅的”。关于金凯德的安排,哈尔西说,“只要我再得到几个将官,我就要送汤姆回去休息。他做出了很大成绩,而且已经干了这么长时间”。

  突然接到解职命令让金凯德又怒又惊。和弗莱彻一样,金凯德是真心喜欢指挥航母,而且自认为刚刚上道。谢尔曼在11月18日告诉金凯德,自己并未鼓动这次人事变动。金凯德说自己清楚这点,但他接下来的话让谢尔曼大吃一惊。金凯德表示自己决定休息一段,不想重操就业去指挥什么巡洋舰,而是想回到珍珠港去—这明显是赌气的作法。金凯德随即去了南太平洋司令部。恰好哈尔西外出巡视,他就委托参谋长勃朗宁向哈尔西转达自己想回珍珠港休息的想法。谢尔曼在20日到圣艾斯皮里图拜访老上级菲奇时,后者坦诚金凯德对特混舰队的指挥存在一系列问题。他在10月26日接到“卡塔琳娜”发现敌军航母的电报后就应该立即派出攻击机群,还批评“大黄蜂”号在失去活动能力时金凯德没有倾其所有支援默里,同时不赞成金凯德在瓜达尔卡纳尔海战时将航母舰载机派往亨德森机场的作法,因为“机场已经相当拥挤,没法有效利用他们”。连斯普鲁恩斯也指责金凯德在11月14日将“企业”号后撤的作法,认为航母本可以留在离岛更近的地方,并且可以至少回收“企业”号舰载机的一大部分,在“华盛顿”号和巡洋舰的配合下消灭更多敌人。和当初的弗莱彻一样,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金凯德众叛亲离,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责难。从以上事实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努力踢球者总是最容易得到红黄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