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在日军探照灯锁定并群殴“南达科他”号之时,在萨沃岛以西18公里处,暗夜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用雷达锁定了7700米外的一个目标。李担心那是友舰“南达科他”号并未贸然发起攻击—事实上失去通讯能力的友舰此时处于“华盛顿”号雷达探测的盲区,李锁定的目标正是战场上另一艘战列舰“雾岛”号。
  凭借敌舰炮击发出的亮光,“华盛顿”号准确捕捉到“雾岛”号高大的塔式桅楼,火控雷达迅速获得了摄控数据,巨大的炮塔开始缓缓转动。22时刚过,黑暗中突然闪出一簇簇炫目的闪光,紧接着爆发出一系列惊天动地的巨响。“华盛顿”号9门406毫米主炮同时向“雾岛”号猛烈开火,快速炮击的巨舰瞬间变成了喷火的巨龙。后来李在回忆录中曾如此回忆当时的情景:“火控和火炮间运转非常顺畅,就像一场经过充分准备的射击训练。”由于得到了雷达的精确指引,“华盛顿”号第二轮齐射就准确命中了敌舰,“雾岛”号甲板上四处开花,钢铁碎片和血肉肢体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飞上天空,之后又洋洋洒洒地飘落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与此同时,“华盛顿”号127毫米副炮也向最近的“爱宕”号和“绫波”号频频炮击。以一敌三的美舰毫无惧色,所有火炮均快速开火。日舰非但未能占到丝毫便宜,各舰反而连连中弹,焦头烂额。此时的“华盛顿”号酷似虎牢关前的悍将吕布—它比被刘关张合力打跑的吕布更牛插!
  近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万万未曾料到黑暗中竟躲着另一艘美军战舰。短短7分钟内,“华盛顿”号共向“雾岛”号倾泻了75发406毫米炮弹和120发127毫米炮弹—期间因错误判断对方已经沉没,“华盛顿”号主炮还停止炮击1分30秒,发射两颗照明弹确认目标后才恢复炮击—其中9发406毫米炮弹和40发127毫米炮弹准确命中目标。战列舰主炮“75发9中”创造了一项世界记录—由神枪手李来保持这一记录也确属实至名归。鉴于目前战列舰已退出历史舞台,这一纪录很可能是空前绝后的。

  在7700米近距离上,“雾岛”号203毫米装甲在406毫米巨弹面前简直就像一层薄纸。其三座主炮被瞬间打哑,被打坏的舵机彻底卡死在右舵10度位置上。海水从左舷水线上方被撕开的几个大洞汩汩流入,损管人员只好向右舷注水以保持平衡,不料却因控制失当注水过多导致舰体向右倾斜。浓烟滚滚的“雾岛”号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眼见“雾岛”号摇摇欲坠,近藤立即下令“朝云”、“五月雨”和“照月”号抵上前去,随时接走该舰的舰员,同时率2艘重巡洋舰放弃群殴“南达科他”号,调转炮口向美军唯一完好的“华盛顿”号发起攻击。
  但重巡洋舰的203毫米炮弹对庞大的战列舰无疑于隔靴搔痒。22时13分,两艘日舰在3700米距离一口气射出了8条鱼雷,无一中的。22时20分,李下令“华盛顿”号转向340度航向迎击日军的炮击。此时孑然一身的“华盛顿”号要同时对抗日军12艘军舰,李的优势是自身的强大火力、超厚装甲和训练有素的水兵。鉴于“雾岛”号已经瘫痪,日军这些虾兵蟹将的舰炮对“华盛顿”号已无法构成直接威胁,唯一需要提防的是日军恐怖的氧气鱼雷。

  战至此时,近藤分散兵力的弊端完全显现出来。他欲下令驱逐舰向敌舰发射鱼雷,但桥本舰队远在西边,西村舰队尚位于主力舰队后方,无法及时进行发射。近藤发现敌舰转向,错以为美军要趁隙前往攻击运输船队,但也只能徒劳地带两艘重巡以24节高速在后追击。与此同时,“爱宕”号以灯光信号通知田中舰队的“亲潮”和“阳炎”号释放烟雾掩护毫无战力的运输船。
  23时06分,看到日舰释放烟雾的李猜测日军可能准备撤退。23:22,眼见近藤受攻的田中派出3艘驱逐舰前来增援。李发现敌人有生力军赶来,唯恐受伤的“南达科他”号再遭不测。鉴于身边已无驱逐舰护航使得日军鱼雷的威胁太大,李遂决定不再冒险。“华盛顿”号向右转向180度,以26节航速掩护“南达科他”号扬长而去。在他们身后,匆忙赶到的“长良”号、“电”号、“初雪”号和“五月雨”号接连发射了17条鱼雷,他们听到远方传来了三声爆炸,因此判断至少被3雷命中的敌舰已经沉没。事实上上述鱼雷无一中的。李率两艘战列舰回到了圣艾斯皮里图。风头出尽的“华盛顿”号几乎毫发无损,而遍体鳞伤的“南达科他”号不得不前往本土的纽约船厂进行维修,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62天,其一门406毫米主炮因受损严重被彻底更换。

  日期:2018-09-23 00:10:38
  (正文)
  瓜岛的人们再次目睹了海上激斗。无论是岛上的范德还是远在努美阿的哈尔西都不知晓战斗的最终结果。但有一件事非常明确,跟13日一样,亨德森机场依然安然无恙。
  美舰离开之后,完全失去动力的“雾岛”已毫无挽救希望。“长良”号试图拖曳“雾岛”号向肖特兰返航,但战列舰右倾已超过18度,近藤只好忍痛下达了弃舰命令。天皇御相被小心翼翼转移到“朝云”号上—这一场景今后将更加频繁上演,一众水兵开始攀着绳网离舰。当巨舰即将入水时,来不及撤离的300余名水兵只好直接跳入海中。舰长岩渊三次大佐显然缺乏西田的风度,从容随众人安全离舰。15日凌晨1时25分,“雾岛”号在海面上完全消失,到海底和姊妹舰“比叡”号团聚去了,250名水兵随舰殉葬。这是美西战争以来美国海军战列舰第一次在正面交锋中击沉敌军战列舰,也是日军三天之内损失的第二艘战列舰。半小时之前,遭受重创的“绫波”号已被日军自行凿沉。因为担心天亮之后遭到仙人掌的打击,近藤在捞起“雾岛”号的幸存水兵后匆忙撤退。

  意外的是,虽然同为损失一艘战列舰,但近藤之后并未因此被追责。其一阿部是新晋中将,而近藤的资历要老很多,在联合舰队是仅次于山本的二号人物。其二作为一艘舰龄超过30年且做过变性手术的爷爷舰,“雾岛”号在与美军2艘新型战列舰的对决中战沉,面子上还算说得过去。既然近藤安然无恙,舰长岩渊大佐也跟着蒙福,很快就出任了蒙达基地的指挥官。在菲律宾,这位岩渊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后来在美军收复菲律宾时,已晋升少将的岩渊拒绝执行山下奉文的撤退命令死守马尼拉,导致该城几乎被炮火夷为平地。战死的岩渊后来追晋海军中将。此乃后话,届时详叙。

  在海战激烈进行之时,日军运输船队一直蛩伏在萨沃岛以北按兵不动。可怜的田中指望近藤能够击溃美军舰队并炮击亨德森机场,为仅存的4艘运输船杀开一条血路。当目睹了那场令人心碎的海战之后,目瞪口呆的田中知道一切都完了。尽管美舰撤离使运输船队暂时不至于遭受攻击,但几小时后的天空完全是美国人的天下。要在白昼来临之前抵岛并完成兵员物资的卸载是完全不可能的。
  “实在不行,司令官,让运输船直接抢滩吧!”舰队首席参谋远山安巳中佐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特鲁克能同意吗?”田中无可奈何地说。
  “我们已经进退两难,只能孤注一掷、拼死一搏了。”
  “一艘运输舰都没带回去,我如何向山本司令长官交代?”
  “干吧,长官,再犹豫就没时间了!”远山急了。
  无奈之下,田中只好向“大和”号发报,请求允许将4艘运输船抢滩搁浅。此时山本尚不知晓近藤战败放弃炮击北撤的消息,断然拒绝了田中的请求。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田中急得五脏冒火,七窍生烟。更要命的是,即使现在船队全速向北撤退,也绝对无法在天亮之前驶出美机的攻击半径。田中完全陷入进是死、退同样是死的绝望境地。近藤已经远走高飞,如果继续呆在此地,孤立无援的运输船队只有全军覆灭一条路可走。念及此处,田中索性破釜沉舟—这词儿用在此处实在再恰当不过了—冲向瓜岛抢滩搁浅,说不定还能救回部分物资和人员。

  清晨3时36分,身心交瘁的田中率4艘运输舰在塔萨法隆加角悲壮抢滩,之后迅速开始卸载。此时天边已显现鱼肚白—雨过天晴,风和日丽,正是寻猎的好天气。田中知道美军战机很快就将来临,于是电请拉包尔迅速派出战斗机增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