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发现美军舰队的竟然是自己人。当晚从图拉吉驶出的3艘美军鱼雷艇在萨沃岛东北海面进行巡逻,“华盛顿”号截听到了其中一艘发出的通报:“海面上发现了两个大家伙,但不能识别到底是谁。”李立即意识到他们说的正是自己,立即以“李察”的名义再次与岛上取得联系。范德随即下令将几艘鱼雷艇召了回去。
  19时许,近藤舰队从北侧逐渐接近了瓜岛。当晚月光皎洁,云淡风轻。20时10分,桥本前卫部队的“敷波”号发出信号:“200度方向发现敌舰。”近藤随即在20时31分传下号令,桥本率“川内”号及2艘驱逐舰从萨沃岛东面进入,以顺时针方向绕岛航行。“凌波”号单独从萨沃岛西面进入,以逆时针方向绕行,两面夹击前方出现的敌舰。木村率“长良”号及“雷”、“白雪”、“五月雨”、“初雪”4舰在萨沃岛西面向南航行,掩护炮击分队的左翼。近藤则亲率3艘主力舰及“朝云”、“照月”往回调头,自萨沃岛北向西航行。近藤显然比阿部老辣许多,他的意图非常明显:由轻型舰艇解决美军的截击舰队,主力舰只尽量避免卷入开初的混战,然后瞅准机会以巨炮一击致命。小算盘打得嘎嘎响的近藤明显忽略了重要一点:对面美军舰队中不但有战列舰存在,而且一下子来了两艘。

  21时,“川内”号距美军位置最前的驱逐舰只剩下16500米距离。此时“华盛顿”号的搜索雷达已在340度方位发现了远方的目标。李少将立即下令准备战斗。7分钟后,“川内”号再次报告,“发现美舰正在萨沃岛以南向西航行,初步判断为2艘新型巡洋舰”。此时“华盛顿”号的三号主炮已开始装填406毫米穿甲弹。美国海军操典规定这一过程不得超过为30秒钟,但训练有素的美军水兵完成这一操作只用了区区14秒!

  21时17分,随着一颗照明弹划破寂静的夜空,美军率先向敌军开火。“华盛顿”号向“川内”号打出了第一轮齐射。几秒钟后,其127毫米副炮也开始向“敷波”号开火。“川内”、“浦波”、“敷波”号周围立即腾起了一串串水柱。但美军这一波炮弹并未命中,充其量只不过是给日军两艘驱逐舰冲了个凉水澡。突如其来的炮弹把日本人吓了一跳。眼见敌军来势凶猛,桥本立即下令释放烟雾向北撤退。可能因为太过慌乱,桥本并未发觉这两艘“新型巡洋舰”的火力远远超过往常,也未将这一意外情况向“爱宕”号上的近藤汇报。眼看敌军快速逃离,李于21时22分下令停止炮击。

  单独沿萨沃岛西侧南下的“凌波”号也于21时20分发现了敌军“两艘新型巡洋舰”及4艘驱逐舰,随即准备发射鱼雷。10分钟后,美军驱逐舰发现“凌波”号并向之开火。此时木村的“长良”号及4艘驱逐舰已绕过萨沃岛西侧,正南下向美军靠近。21时30分,木村在右舷25度方向4000米外发现了美军驱逐舰,随即下令准备发射鱼雷,与“凌波”号一起夹击美军。
  美军这4艘驱逐舰是哈尔西临时拼凑来的,彼此之间连脸都不熟—即使那两艘战列舰也从未在一起协同训练过。看到木村舰队从烟雾中突然冒出,“普雷斯顿”号立即向“长良”号炮击,其余3舰也随之开火。日舰集中火力轰击冲在最前的“普利斯顿”号。一发127毫米炮弹准确命中该舰2号烟囱,轰然倒塌的烟囱正好倒在右舷鱼雷发射管上,将已经装填好的鱼雷引爆。说来也怪,美军鱼雷在攻击敌舰时往往不响,此时偏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剧爆。21时47分,“普雷斯顿”号带着117名水兵沉入海底。“格温”号的后机舱也被日军一发127毫米丨炸丨弹击穿,另一发炮弹诱爆了舰尾的2颗深水丨炸丨弹,舰上立即燃起熊熊大火,引擎室被击中的“格温”号只好缓缓向东撤出战场。

  狡猾的木村以退为进,虚晃一枪后暂时向萨沃岛西北规避,同时下令各舰趁隙发射鱼雷。21时38分,一条鱼雷准确命中“沃尔克”号右舷,另一条命中舰首的鱼雷诱爆了该舰的二号弹药库,驱逐舰的舰艏被活活炸飞。舰长托马斯弗雷瑟中校下令弃舰,因为之前被日军炮弹击中了吊艇架,该舰只有2艘救生艇可供使用。21时40分,“沃尔克”号在海面上完全消失,后部深水丨炸丨弹的爆炸夺去了许多水兵的生命。“本汉姆”号舰艏也被鱼雷撕下了一截,速度迅速降至10节,只好向东撤出战场。

  甫一接战,美军4艘非沉及伤的驱逐舰就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而日军只有“凌波”号受了轻伤。一向温文儒雅的李少将见状勃然大怒—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是病猫呀!换成一位日军将领,在损失了所有驱逐舰后往往会选择暂时撤退,但李依然在不屈不挠地奋勇前进。21时46分,他下令“本汉姆”和“格温”号让开两厢,自己率战列舰亲自出战。两艘美军战列舰一边以26节绕过熊熊燃烧的友舰残骸,一边向距离最近的“凌波”号猛烈开火。

  恰在此时,“南达科他”号上再次出现意外。轮机长因过度紧张误拉电闸,巨舰瞬间失去电力供应,雷达、火控和通讯能力,主炮也被锁死无法射击,成了漂浮在水面上的一艘“死舰”。庞大的舰体不但未能与“华盛顿”号一起转向,反而顺着惯性向右驶入日舰和燃烧的友舰之间,在火光的照耀下完全成为日军绝佳的射击靶子—在它正面19公里范围内,有多达14艘的日军舰只。
  “华盛顿”号灵活左转,避开了2艘正在燃烧的驱逐舰,随即躲入日军视线外的一片阴影。李对“南达科他”号上发现的意外毫不知情,只是诧异于它为何在关键时刻突然停止炮击,且前出至那样一个被动挨打的位置。日本人同样觉得莫名其妙,21时59分,旗舰瞭望哨报告在右舷10度方向、4600米处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家伙,“爱宕”、“雾岛”和“凌波”号几乎同时打开了探照灯。
  从望远镜里看过去的近藤瞬间脸色煞白:这哪是什么狗屁巡洋舰,分明是美国人最新式的主力战列舰无疑!
  日期:2018-09-23 00:09:10
  (正文)
  开战以来,这是对阵双方战列舰的首次碰面。当初在南中国海,近藤曾因未能手刃皇家海军新锐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而耿耿于怀,但是现在,一艘美军新式战列舰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又怎能不让他豪情万丈、激情满怀?近藤立即放弃了炮击亨德森机场的计划,下令各舰对美军战列舰发起攻击。“雾岛”、“爱宕”和“高雄”号三舰几乎同时向敌舰开火,数不清的大口径炮弹雨点般地向“南达科他”号呼啸而去。

  有着丰富夜战经验的日军果真身手不凡。“雾岛”号的一发356毫米炮弹准确命中了美舰舷侧主装甲带,但竟未能将其穿透落入海中。另一发炮弹击中了三号炮塔下方,在水线附近撕开了一个宽3米、高2.7米的大洞。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之后,美舰至少挨了2发356毫米、25发203、152和127毫米炮弹—仅“雾岛”号就倾泻炮弹117发。“南达科他”号的炮塔回旋装置被完全卡死,无法还击,只能呆在那里活活挨揍。同时,“长良”号率4艘驱逐舰一口气射出了34条鱼雷。诡异的是所有鱼雷竟无一中的,“南达科他”号大难不死!

  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日军炮弹使“南达科他”号的上层建筑严重损毁,6座火控雷达4座报销,通讯线路和火炮指挥仪也被打坏,舰上两架水上飞机被炸飞,前部甲板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李少将后来回忆说,“当时它又聋又哑,又瞎又无力”。不幸中的万幸,日军三舰匆忙中发射的大多是对地攻击的三式弹,虽然“南达科他”号看上去鼻青脸肿,但大都是不伤及筋骨的皮肉伤。22时15分,舰长托马斯盖奇上校终于将舰只带出了日军火力网,向西南方向缓缓退却,舰上水兵亡39人伤59人。眼见重伤的敌舰落荒而逃,近藤哪肯就此干休,率领各舰继续对“南达科他”号穷追猛打,试图将之彻底击沉为刚刚“阵亡”的“比叡”号报仇—殊不知此时巨大的危机正在步步逼近。

  面对麾下6艘战舰2死3残的难堪局面,一脸书卷气的李毫无惧色,指挥仅剩的“华盛顿”号沉着应战。给他勇气的不是鲁莽的匹夫之勇,而是将军对一种新生事物的清醒认识,那就是“华盛顿”号装备的最新型火控雷达。该系统将以前型号繁杂的雷达设备与炮瞄系统巧妙整合,可以将各种火控数据直观及时地提供给炮术部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