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9 21:52:38
  (正文)
  这一天最忙的除田中少将当属亨德森机场的地勤人员。金凯德下令“企业”号的舰载机投弹后不必原路返回,就近在亨德森机场降落加油挂弹后立即起飞攻击,跑慢了就跟不上再撂丨炸丨弹了。整整一个白昼—加上菲奇的陆基航空兵—美军三支航空队来回穿梭,共对田中船队发起了八轮共103架次的猛烈攻击。后来在追述当时的凄惨状况时田中心有余悸地说:“那可怖的一幕令我终生难忘。高空飞行的B-17丢下的丨炸丨弹摇摇晃晃往下掉,舰载轰炸机朝着目标呼啸飞来,好象要往海里钻似的。每颗近失弹激起了冲天水柱,浪花飞溅。每颗命中的丨炸丨弹立即腾起浓烟和烈火,运输舰一艘接一艘中弹起火,仿佛预示着未日即将来临。空袭敌机离去后,浓烟散去的海面上呈现出一幅悲惨情景:水手们从燃烧着的正在下沉的舰只上纷纷跳入水中逃生。每当敌机一退,舰只就又重新集合,但宝贵的时间被浪费掉了,耽误了船队前往瓜岛的进程。”田中本人的结论是“本次行动前景很不妙”,但山本大将电令“登陆必须在当晚进行”。因为近藤主力舰队—其中包括战列舰和重巡洋舰—正星夜兼程奔向瓜岛,将于当晚对亨德森机场发出致命一击。

  到傍晚时分,日军船队已有6艘运输船被击沉。另有1艘重伤返航,在即将抵港前倾覆沉没。海面上到处人头攒动,以顽强著称的田中一边令驱逐舰拼死反击美军空袭,一边打捞落水人员,但仍有450名陆军士兵葬身鱼腹。田中令满载4800名幸存官兵的驱逐舰返航肖特兰,自己率4艘驱逐舰护卫残余的“广川丸”、“山月丸”、“山浦丸”和“鬼怒川丸”英勇悲壮地冲向瓜岛。
  14日清晨,日军前进舰队已抵达瓜岛以北460公里水域。“秀才提督”近藤中将显然比阿部更为老练,他以战列舰“雾岛”号、重巡洋舰“爱宕”和“高雄”号组成炮击分队,木村少将率轻巡洋舰“长良”号及6艘驱逐舰负责警戒。为防止美军突然出现,重蹈阿部舰队之前乱战的覆辙,近藤令第三水雷战队司令官桥本少将率轻巡洋舰“川内”号及3艘驱逐舰组成前卫部队,在前方负责清理航道,扫荡美军扫雷艇及其它小型舰只。其余战列舰“金刚”、“榛名”号及航母“隼鹰”号、重巡洋舰“利根”号和护卫驱逐舰由栗田中将指挥,在近藤东北海面随时提供支援。

  清晨5时39分,当近藤进行战前最后一次油料补给时,其行踪被附近海域游弋的美军潜艇“鲑鱼”号发现。由于未能占据有利阵位,“鲑鱼”号并未对日军舰队发起攻击。待日舰渐渐走远之后,“鲑鱼”号迅速上浮向努美阿发出了明码接敌通报。
  “爱宕”号准确截获了“鲑鱼”号发出的电报。虽已判定当晚必有一场恶战,但近藤依然十分坦然。他认为对己威胁最大的是美军仙人掌航空队,夜间它们无法行动。瓜岛周围并无美军战列舰存在,对美军巡洋舰、驱逐舰和鱼雷艇是无须忧虑的。8时30分,近藤下令“爱宕”号弹射了一架水上飞机,对铁底湾实施侦察,并告知完成任务后不必返回可径直前往圣伊莎贝尔岛的莱卡塔降落。随后水上飞机发回消息称“铁底湾未发现任何敌军舰只”,近藤于是放心大胆地率舰队以20节高速朝瓜岛挺近。

  当天下午,日军舰队再次被美军潜艇发现。位置颇佳的“飞鱼”号一口气射出了5条鱼雷,遗憾的是命中“雾岛”号的那条竟又未爆炸。另一条鱼雷从“爱宕”号舰底穿过,着实将近藤吓出了一身冷汗。日军驱逐舰立即发起反潜攻击,成功逃脱的“飞鱼”号再次向基地发回了接敌通报。至此美军已大致掌握了日军的动向。
  在经历了13日的殊死搏杀之后,日本水面舰艇再次炮击亨德森机场。万里之外,华盛顿的一众要员在获悉上述消息后如坐针毡。不久,再次传来日军舰队浩浩荡荡杀向瓜岛的消息,而美军没有任何水面舰艇进行拦截,岛上美军岌岌可危。华盛顿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罗斯福总统后来坦承,那一刻他第一次有了撤出瓜岛的想法。海军部副部长弗雷斯特尔后来回忆说:“只有诺曼底登陆前夜,华盛顿普遍感到的紧张情绪能够与这次相比。”

  事实上李少将率第六十四特混舰队正星夜兼程向瓜岛急奔—美日两支舰队中都有我们久违的战列舰存在。近藤已经挥戈南下,而李也正在破浪北上,一场钢铁巨舰间的剧烈碰撞在所难免。中午12时55分,从莱卡塔基地出发的一架日军水上飞机发现了李少将的行踪,却戏剧性地发报称“发现敌军新型巡洋舰2艘、驱逐舰4艘”。近藤认为如此力量不足以对自己构成威胁,况且美军水面舰艇在夜间是不敢轻易驶入铁底湾的。即使真的遇上敌舰,就先将其歼灭然后再执行炮击任务也未尝不可。

  傍晚17时20分,美第六十四特混舰队取东北航向以18节绕过了瓜岛最西端。当军舰通过铁底湾时,因海底遍布沉船残骸,军舰磁性罗盘的指针不停来回摆动。岛上吹来阵阵凉风,不再像过去那样充斥着热带植物腐烂散发的恶臭,而是弥漫着诱人的芳香。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一众美军水兵将之称为一种吉兆—美军也正是通过当晚的血战一举奠定胜局的。
  为便于战列舰充分发挥巨炮威力,坐镇“华盛顿”号的李选择了埃斯佩兰斯角附近较为开阔的海域作为决斗场。美国人依然采取了单列纵队,驱逐舰“沃尔克”、“本汉姆”、“普雷斯顿”和“格温”号在前开道,后边跟着两个无比壮硕的大家伙—新式战列舰“华盛顿”号和“南达科他”号。19时舰队绕过萨沃岛,19时48分,岛上巍然矗立的奥斯汀山已遥遥在望,而日军舰队依然踪影皆无。

  之前的战斗实在太激烈了,以至于老酒竟没有余暇来介绍一下这位已多次露头的威利斯李少将。其实在美国普通民众眼中,这位南北战争时期著名将领李将军的远亲比尼米兹和哈尔西伟岸多了。在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奥运会上,美国射击队获得了9金2银2铜的优异成绩。其中一位来自海军的小伙子以其精准无比的枪法独挑半壁江山,那就是一举获得5金1银1铜的威利斯小李。在1942年6月出任战列舰第六分舰队司令官之前,李曾是华盛顿美国舰队总司令金上将的副参谋长,被称为“海军中最聪明的智囊之一”,同时也是久负盛名的雷达和炮术专家。戴着一幅金丝边眼睛的李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在水兵当中人缘极好。李舒缓压力的办法有两种:其一是跟值勤的水兵大侃航海故事,其二是钻进舱室阅读恐怖小说。不过此时再恐怖的小说也无法吸引李,他现在急需日本人的情报。由于出航太过仓促,舰队并未与瓜岛约定无线电呼号。急得两眼冒火的李试图与范德取得联系,得到的回复让他差点都哭出来了:“你是谁?我们不认识你!”

  日期:2018-09-19 21:54:04
  (正文)
  根据仙人掌的侦察报告,范德得知一支实力雄厚的日军舰队正快速南下。由于之前特纳编队已完成卸载,刚刚经历激战的第六十七特混舰队残余舰只已经撤走,日军这支舰队的攻击对象无疑正是打不死的亨德森机场。同时范德也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李正带领2艘战列舰前来增援,两支舰队当晚必定有一场恶斗,于是他下令驻图拉吉的鱼雷艇伺机出击或至少迟滞敌军的进攻。
  很快一段英语明文广播引起了范德的注意:“告诉你们大老板,李察来了。中国,李鬼?向你们这些孩子致意。”范德立即意识到发出这一信息的肯定是李,他正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向自己亮明身份。年轻时在海军学院学习时,同学们根据附近一家中国人开的洗衣店名给李起了个名字叫“李察”,这事儿日本人肯定是不知道的。可惜范德也没有敌人的最新情报,日本人的舰队到底在哪儿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