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3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着,我又看向了张啸林,从王雨萱泼酒开始,他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但他的涵养,并没有让他做出进一步的动作。

  “二少,抱歉了,这事儿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他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陈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出了这个夜晚我见到他之后的第一句话。
  我并不想跟这个男人交流,嗯了一声算做回应。
  “我先去追她了,等你不忙之后,希望你能给我打一个电话”
  “好。”张瑶淡淡的回了一声。
  闻声,我没再犹豫,奔着王雨萱离开的方向,冲了出去。

  酒吧里的人们依旧在喧闹着,好似刚刚在角落里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人看到,王雨萱早已经消失,我不知道她跑到了哪里。
  我先回到了我们刚刚坐的位置,行李箱还放在那里,唯独没有王雨萱的影子。
  “这丫头,火气比我都大。”
  长吁一口气,我掏出了手机,给她拨了出去我很担心,毕竟现在是深夜,而她又是一个长相极其危险的姑娘,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儿,我这辈子都无法面对老王了。
  许是为了印证我的危机意识,直到通话提示音挂断,她都没有接通这个电话。

  我终于开始慌张,为着丢失了她而慌张,我再度拨出了电话,握着手机的手,都在不住的抖。
  “嘟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还是没人接。
  我提起行李箱,匆匆地跑向酒吧门口的位置,期间冲撞了很多人,我亦是不管不顾,在一众怒骂声中,我到了目的地
  门外有两个保安,他们在我眼里,就像是沙漠中的清泉,我拉住其中一个,竭力地保持着镇定,问道:“哥们儿,刚刚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冲出去?丸子头,个子很高。”
  保安先是从我手里挣脱出来,然后蹙着眉头回道:“好像没见过。”

  “哥别闹,您仔细想想。”
  “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啊,你也知道,进进出出这么多人,我怎么可能都记住?”
  “你他妈是干什么吃的?”
  我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的火气,向他质问道:“万一有人来抢劫,到时候丨警丨察找你,你也会说自己记不住都进出了什么人嘛?”
  “你丫会不会说话?”
  另一个保安冲了上来,一把推开我,“要闹滚一边闹去,再他妈在这儿滋事,哥们可就没这态度了。”
  “咋,你还要打我?”

  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我,终于找到了宣泄口,我放下行李箱,冲到那个保安的面前,拽起他的衣领,“装什么逼啊,我他妈好言好语问你不行,非要打架是吧?”
  “嘿?来来来,哥们看看你想怎么打我。”
  保安的体格比我壮了一圈,很轻易的就把我的手给甩开,他右手握成一个拳状,左手捏着手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就他妈这么打你!”
  我想都没想,直接照着他的嘴角就是一拳。

  如果这在平常,我一定不会做出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可刚刚我看到了张瑶跟陆伟亲密的一幕,王雨萱更是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我快疯了,我需要宣泄。
  而面前这个身材粗壮的保安,恰好在这时撞在了枪口上,成了我的出气筒。
  “我糙你丫的!”
  一脚,他就将我踹倒在地。
  能在夜场当保安的人,大多不是善茬,更何况,他本就没做错什么就被我给打了一拳,火气自然会被激起来。
  我吸了一口凉气,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疯狗一般的冲向了那个可怜的保安我的怨气,他的怒气,两个身材差了一号的男人,彻底在酒吧门前扭打了起来。

  当然,注定吃亏的那个人一定是我。
  当我再度倒地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感到了剧痛,嘴角、肚子,这些很脆弱的地方,都被他打了个遍,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制服上都是灰尘,眼睛更是挨了我一拳。
  “你他妈真是个精神病。”
  保安吐了口痰,还要冲过来。
  幸好,旁边的那个保安还算冷静,他拦下了自己的同伴,嘴里劝慰着:“这货明显是喝多了,跟他一般见识干嘛?”
  “去你们丫的。”
  我嘴里叫嚷着,挣扎着想要起身。
  就算心里知道我很可能还会再度被打倒,可我就是想发泄,将心里的烦闷,将对自己无能的愤恨,统统发泄出来。
  “陈默!你他妈够了!”
  便在这时,王雨萱不知道从那里冲了出来,跑到了我面前。
  见到我后,她面色阴沉的有些可怕,没有再多言语,上来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本就受了伤的脸颊上。
  “你跑哪去了?”我没有理会脸上传来的疼痛,有些激动地对她吼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危险?真出了事儿你让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呦呵,现在知道关心我了?”王雨萱冷笑一声,“刚才怎么看不出来呢?有时间跟人打架,没时间来找我。”

  “我那是找不到你急的!”
  “我看是刻意找人出气吧?”
  王雨萱一语中的,冷冷的看着我。
  “我我没有。”被她撞破,我尝试着狡辩道:“丫不会说话,你这么大一人,他竟然说没有看到,我只是替他老板教教他怎么工作而已。”

  “你丫说谁呢?”
  那个保安离我不远,闻声之后,有些激动。
  “大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王雨萱挡在了我面前,声音中带着些祈求,“我哥这人平常停好的,就是喝点酒容易分不清东西,您别介意。”
  “王雨萱,你站哪边的?”

  “什么叫我站哪边?”王雨萱回过头,没了柔软,冷冷的说:“我看最该被教育的人是你,受了一肚子气不敢跟人发火,转而为难人家,师哥,我真得重新认识你了。”
  我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瞪了她一眼之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她说的对,真正让我恼火的人,不是这个无辜的保安,而是我挚爱的人她还在处理一些事情,她说过会跟我解释的。
  一场闹剧,最终以我赔偿保安三千块钱,才画了一个休止符。
  本来,我是不想赔偿的,因为我也受到了伤害,至少脸上的这些伤,我不去医院做下消毒处理,是很容易感染的,正在我‘据理力争’的时候,还是王雨萱制止了我,她说,张瑶他们就快结束了,如果他们出门的时候,撞到了我的这幅形象,会怎么想?

  不得不说,她很容易的就抓到了我的软肋,转账之后,我们就离开了这里。
  等给她找到酒店之后,时间也已经来到了午夜时分。
  这个时候的北京,很静,就像一个大家闺秀,端庄的让人不敢正视。
  我站在她房间的窗前,透过窗子凝望窗外的灯火我在想,张瑶会怎么给我一个解释,是什么都不说,还是会告诉我,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平心而论,他们那个时候的动作,虽然有些亲密,但绝不算过格,唯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她的笑,还有她手里的酒那个样子,跟她本身极其不符。
  我自私的觉得,那样的张瑶只应该属于我。
  “还在想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