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8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握住我纠缠他臂弯的手,将指尖一根根掰开,从衣衫抽离 , 他微微颤栗的身体,耸动的肩膀 , 和那张低垂,遮了灯光,隐匿在昏暗中的脸。我悲痛嚎哭的扭曲 , 转移到他的面容上,他压抑着没有发出声音,可我手背无息坠落两滴泪。
  我听到他沙哑克制的哭声 , 闷在喉咙 , 在我要抬起手去触摸的前一秒,他从我身前抽离,走出房间。
  我留在医院住了一晚,周容深离开后便再也未回,次日天亮警卫员送来清粥小菜,告诉我周部长在公丨安丨部开会,约摸中午过来。我笑说让他忙,不必记挂。
  我卧在库上迷迷糊糊睡着 , 阳光最浓烈时,我被一股浓郁的菜香诱惑惊醒,睁开眼迎上一片警服飘动的袂角,在挨着窗子的光柱里 , 无数尘埃于其中流淌,浮荡,那般肆意。
  周容深摘下警帽放置在沙发,他高大笔挺的身躯背对我 , 遮掩住一半剌目的金光,伸手将食盒从袋子内取出,一件件摆好,他并不曾察觉我醒来,正透过虚无的空气凝视他 , 他以为我仍睡着,动作十分轻缓 , 毫无声息 , 生怕吵醒我。

  我不爱吃素 , 怀着身子又不能碰海鲜 , 刁钻得不行,他耗费了漫长时间耐心择出所有我不能吃的东西,只留下有营养而且符合我口味的肉。
  这一刻我刚发现,他鬓角生出几根银霜。
  从什么时候起 , 他竟然也有了白发。
  记忆中他胸膛始终那么宽厚,那么温暖,没有什么可以将他击垮 , 令他苍老,使他认输。他不贪慕风月酒色 , 更不视财如命,他什么都不爱,又什么都爱。

  捉摸不透 , 靠近不得。
  他笑时皱纹很浅,很细,不过他不爱笑 , 他神情总是淡淡 , 我畏惧他,也依赖他。
  宝姐问我,你爱过吗,真的爱过吗,如果这些男人,他们不是权贵,只是寻常百姓,奔波赚取温饱,无法给你金银 , 给你绫罗,你还会爱吗。
  我反问她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会遇到呢,相遇都成了空谈,拿什么说爱恨。
  权势与美色的碰撞,十有八九是劫数。
  我这辈子的风月情劫 , 无数次推我入死亡漩涡,我撑了下来,注定会有别人代我去死。
  乔苍。

  他是我二十三年最惊心动魄的意外。是我的无端风波,是我的荡气回肠 , 是我的浮世孽债。
  而周容深。
  他是我丈夫,是我的恩人,是我的依靠和港湾。
  他们注定要在我的世界交错而过,前者挖心蚀骨 , 根深蒂固,后者更像一场来势汹汹,又仓促收场的救赎。
  容深给了我此生最柔轮温情的时光,倘若不曾遇到他,何笙能不能活到今天 , 又会变成怎样污秽的模样,我根本不敢想。
  我眼中这一刻 , 他的侧脸 , 他的头发 , 他的手 , 都令我心口酸涩,险些掉下泪。

  他说他累了。
  这五年因为我的缘故,他背负谩骂,指控 , 污浊,如果不是他位高权重,早不知死无葬身之地多少回。
  是我没福气 , 太痴傻,爱上漂泊天涯刀尖嗜血的亡命徒 , 却遗憾错失英雄般的周容深。
  他给过我一个完整美好的家,给过我遮风避雨,抵挡世人辱骂的温柔伟大。

  我曾停泊在他的港口 , 度过艰难晦暗的时光,当风波谢幕,天色放晴 , 我忘恩负义出走这座港口。
  如果能换来他此后安稳无虞 , 我宁愿死后下油锅,上火海,受尽炼狱折磨。
  然而我终归还不了他阳世的情分。
  我抹掉凝聚在下巴硕大的泪滴,故作欢颜朝他背影说,“我饿了,是不是带了吃的给我。”

  他脊骨一滞,下意识侧头,我伏在库畔,嬉笑望着他 , 这样明媚而真实的笑,他从金三角回来便再不曾看到,他失神片刻,回味过来后将食物依次摆放在库头,我迫不及待用手指捏起一块鸭肉,大口咀嚼,“全聚德的吗?”
  他说是 , 一家百年老字号。
  我又捏了一块喂给他,他垂眸凝视两秒,咬住的同时,我蓦地想起他一丁点肥油都不沾 , 我立刻收回,可他已经含在口中,我问他怎么改了口味。
  他笑说以后没机会吃你喂的东西,你现在喂什么我都会接受 , 我不记得它味道,但我记得它经过你的手。
  我身体僵硬,碎石接连砸落,将我胸腔挤压得密不透风,真的结束了。
  如果昨晚恍惚一场梦 , 这一刻大约是真的吧。
  他倾身坐在库边,托起一碗温热的粥 , 我察觉他意图 , 主动伸手接 , 被他闪躲 , “丈夫为妻子应该做的事,再让我做最后一次,这么多年我把所有热情和时间都给了工作,冷落委屈你 , 以后不能弥补,就这一会儿,由着我吧。”
  他握着碗口 , 我握着他的手,“你没有委屈我 , 是我不好。”
  他将勺子递到我唇边,我吸了吸鼻子,这东西分明香甜 , 可入了我的口,却苦涩难咽。
  我哽着热泪,哽着千言万语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疼 , 一勺勺吞吃 , 直到大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我不小心咬住他手指,那熟悉的烟味,融合进我的唾液,割在喉咙,割在食管,我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失声痛哭。
  我对不起他。

  这辈子我欠他的点点滴滴 , 都无法偿还。
  风月戏弄人,戏弄出一场悲欢离合,我与他的悲和离,更胜过了欢与合。
  他沉默看我哭,我的憔悴,悲恸 , 悔恨,如数灌入他眼中,他无声轻笑,笑着笑着 , 眼眶微红。
  他吹凉剩余的半碗粥,嘶哑说,“也好,就这么欠着 , 才不至于很快把我忘掉。”
  他问我他是不是很坏。
  我哭着说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坏。
  他淡淡嗯,指尖抹去我的泪,“所以你很怕。”
  我磕磕巴巴说我怕,怕我不得好死 , 怕苍天有眼。
  他笑出声音来,“别怕。不论你多坏 , 我也没办法收回自己的心。有这颗心做盔甲 , 苍天也无可奈何。”
  我哭得更惨烈 , 几乎断了这口气 , 我额头抵在他怀中,攥紧他衣摆,像一个迷路的走失的孤儿,在绝望的路口等 , 等永远不会来的家人。
  他喊我名字,告诉我如果某天他要收回的时候,会亲口告诉我。

  午后周容深的秘书送来一张飞回特区的机票 , 一名警卫员从秘书手中接过,放在了贴身的口袋内。
  我跟随他离开病房 , 往大楼外走,路上支队长汇报了监狱那边的情况,白明宇已经被放出 , 从其他区管的监狱偷梁换柱一名白姓男子顶包,我亲自出面叮嘱了狱警,过段时间将白明宇被同号房犯人殴打至暴毙的消息放出。
  支队长欲言又止 , 表情很是为难 , 进入电梯后,他终究没有控制住,“周部长,这事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只是狱警监守自盗也就罢了,至多一点处分,或者判一两年,小惩大诫 , 可您涉足其中,性质恶劣百倍,您是绝不该知法犯法的。再说女儿被残杀的那位高官也势必不放过。”
  周容深语气平静淡漠,“我有数。”

  他顿了顿,目光定格在折射出我们身影的铁壁,分不清在看谁 , “那几个犯人,收买了吗。”
  日期:2017-11-2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