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2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嘞,祝你丫好运吧。”

  说着,我启开了最后两瓶啤酒,递给了他一瓶之后,举起了酒瓶:“不就是一迷笛吗,你可以的。”
  “但愿咯。”
  凌晨时分,我们两个喝了不少啤酒的男人才离开摆渡。
  回到家之后,我异常清醒,心里多少会感到一丝自责,杜城解决了我的问题,我却给他新出了一个难题。
  这家伙一定没有表面上那么洒脱,楚离永远会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一根他不愿意剔除的刺,我偏偏用这根刺刺激到了他。
  深夜的京城很静。
  我趴在窗户边,目所能及,尽是昏黄的霓虹光亮,有多少人会在这样的夜色中迷失?又有多少人会奔赴进这样的夜色里?

  这个答案我想不清楚,但我能够明白一点:有多少人奔向北京,就会有多少人开始迷失。
  然后大家都会重新开始,寻找自己,这是必经的一个阶段,大概,只有踏上这条寻找的路途之后,我们这样的人,才会真正的开始融入进脚下的这座城市吧?
  想到这些,我开始释然,同时也会觉得失落。
  “这跟重活一次有差别吗?”
  我喃喃的问着自己。
  也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倒在了床上,紧闭上双眼,准备迎接朝阳。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我一直在幻想的梦,梦里的张瑶披着洁白的婚纱,手里拿着手捧花,等着我走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去宣誓。
  梦中的我们,还有明天,如此,甚好。
  我在这个阳光朦胧的清晨,穿上了最为正式的职场服装出门而去,地铁里面依旧是人挨着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迷茫跟期许,我尽可能的寻到角落,一站就是九十分钟,待到下车的时候,整洁的衬衫也已经起了褶皱。
  站在国贸街口,我整理好了衣襟儿,深吸一口气,迈开自信的步子,朝着博瑞所在的大厦走去今天,张瑶会见到一个全新的我,一个敢于面对窘迫、敢于陪着她面对的我。
  虽然,我们还处在矛盾中间,可在谁都没有说出分手之前,我们就还是情侣,况且,我心中所想的,就是跟着她走过那些布满荆棘的道路,最后走入婚姻圣堂,至于其他的,我不敢去想,更不能去想。

  在生命这条长河里,能遇见张瑶这样的女人,如果我不去珍惜,注定会遭天谴。
  九点整。
  我准时出现在了博瑞大职场,打卡,跟那些不相熟的同事们点头示意,一切,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已经做了小半年的事情,早就融入到了我的骨子里,成了一种习惯
  总裁办公室。
  刚进来的时候我就顿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事物,甚至,我会质问自己,这还是那个我工作了很久的地方吗?
  她的桌子还在,办公室里的摆设也没什么变化,唯独,属于我的那个角落不见了。

  仿佛那边从来不曾存在过一张桌子,一把凳子,就像我从不曾出现过在这儿一样
  “她这是在怪我吗?”
  我不用别人来给我这个答案,毕竟,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眼前,做了很多的纯粹唯物主义者,我也只能相信眼前的东西,然后开始失落。
  我想通了,想跟她一道面对那些困难,哪怕她不让我去做能够帮到她的事情,可是她呢?或许张瑶之前会这样想过,也有过这样的计划。
  但是,当我接二连三的伤害她之后,她还会想这些吗?

  如今的办公室,大抵就是最好的答案了吧?
  这个有些绝情的女人,抹除了我在博瑞出现过的痕迹
  一腔热忱,在这瞬间,消失殆尽。
  我想要离开,灰溜溜地离开这里,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我又会很不甘心,万一真的有万一呢?她只是想让我换一间办公室,或者给我调一下职位?
  人们总习惯在自己濒临绝望的时候,幻想出希望。

  俨然,现在的我就是如此。
  我需要一个精神寄托,留在这里等着她,不然仅存的那些尊严一定会让我无地自容,进而将我击的粉碎。
  半个小时,很短,一餐平常的午饭、一杯悠闲的下午茶、几首悠闲的乡村音乐、亦或是跟陌生姑娘一道讨教招式都很轻易的就能度过这半个小时。
  偏偏现在于我而言,半个小时很漫长,如同半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我在等她,也在审视自己,想为自己找一个退路——如果真的离开博瑞,我又会去哪儿?正常职场的工作经验,我几乎是零,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律师。
  可是,像我这种有‘前科’的律师,又有哪家律所愿意收留呢?老王肯定会,但我不能拖累他,更何况明天王雨萱就会来投奔我,假使我去老王那里,该怎么隐瞒她闺女的踪迹?!
  那么,我剩下的路,或许只剩下了一条离开北京。
  我早就习惯了这里,我喜欢北京人说话的口音,喜欢这里的食物,喜欢后海、工体喧闹的气氛,喜欢这里的街道还有树木,甚至,这儿的雾霾跟车海潮流都已经让人无比熟悉,这里真的太大了,只需片刻,就会将我吞没这里也真的很小,小到除了博瑞之外,几乎没有我的容身之所。
  当我爱上那个女人的时候,我就该想到这些的。
  我坐到了沙发上,轻眯起眼,揉着额头
  这个脚步声对我来说是那么的亲切,它的主人,是我的恋人,至少,现在是。
  门开。

  一身修身套装的张瑶,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猛然间,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这样干站着,看着她。
  “你是来办离职手续的吗?”张瑶仅仅愣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她淡淡的说:“直接去人事部就好,昨天我跟谢琳打好招呼了。”
  谢琳,是人事部的主管。

  听到她这话,我哪里还不会知道她的意思?
  臆测出的幻想,仅仅支撑了我半个小时,就开始溃败
  心中有些酸楚,但我不能忘记自己的目的,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对她说道:“张总,我是来工作的。”
  “哦?你好像来错地方了,昨天你已经离职了。”
  “我我当时在赌气。”
  “可是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决定不能反悔吗?”我有些不甘。
  “陈默这样真的没意思,除了证明你幼稚之外,什么都体现不了。”

  张瑶轻飘飘地说着,声音中没有一丝烟火气,那般的高高在上,就跟我刚遇见她的时候一样的强势,不近人情。
  我强迫着自己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装傻充楞的问道:“我怎么幼稚了?我昨天我昨天说的那些事情都不作数的,你犯不着把桌子、椅子都给我撤走的吧?”
  张瑶笑了,应该是被我给气笑的。
  “陈默,你的逻辑就这么简单我是不是可以对你的简历表示怀疑?一个成熟的律师怎么会如此幼稚?!”
  “感情不是官司。”

  “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想谈那些事儿,我只知道你昨天选择了离职。”
  “张瑶!”我蹙起眉头,直视着她的同时,不自觉的加大了语调。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张瑶同样皱起了眉,声音依旧古井无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