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2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如果是一双你穿了很久的鞋呢?在某个挤着地铁上班的清晨,被人踩了一下,你又会计较吗?”
  “不会了吧?”
  杜城自问自答道:“同样的一双鞋,刚买来的时候,哪怕是蹭上一点灰,你都要蹲下来,仔细地将它擦干净,可是时间长了,鞋子旧了,在某天被人踩上一脚,你都会懒得计较人大抵都是如此,不论对物还是对情,最初,她皱一下眉你都心疼,到后来,彼此都成为习惯了,她掉眼泪你也不大紧张了。”
  “你跟那个女人,就是如此。”
  “我很紧张。”我试图为自己辩解,“看到她流眼泪,看到她面对那些事情,我很心疼,偏偏却无能为力。”
  “可你的表现是什么呢?”
  “你选择了逃避,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杜城毫不留情的说:“我认识的陈默,虽然有的时候很傻逼,但无法否认一点,他很爷们儿,是个顶天立地,有血有肉,懂得担当的纯爷们儿。”
  “可你现在的这幅样子,与他相差甚远。”

  我无法反驳,只能一言不发的端起酒瓶对着他示意,然后把所有要说的话,放在酒里,喝干。
  空瓶子,也已经堆了四五个,我跟杜城在这个夜晚,肆意的喝着酒,抽着烟,将自己答应过张瑶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我不想去想她,因为我受够了自责的滋味儿。
  但,逃避也就仅限于此而已了。
  明天的那个时间,我会照常出现在博瑞总裁办公室里,杜城说的对,虽然我会犯浑,但我是个爷们儿,一个有些有肉,有担当的男人,在这种时刻,是应该选择跟恋人在一起面对的,而不是像我这样逃避除了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出现危机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不甘心在这种时刻就结束。
  “默儿,说真的,你们这种事情我能看的透彻,可我就是不明白,为了爱情让自己变成这幅样子,不累吗?”
  杜城大着舌头,对我问道。
  我放下空了的瓶子,轻轻眯起眼,说道:“累。”
  “你喜欢一个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白马、玫瑰、奋不顾身的爱,你满脑子都是这些,想遍了故事的来龙去脉,所有的哀伤欢喜都想明白了。
  你告诉自己,好的,就他妈是这个人了。
  可是很遗憾,故事并没有按照你所想的方向在发展,爱情就像一匹失控的黑马,踏上了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原,你拉,是拉不住的。”
  “我擦,真他妈复杂。”
  “可是没办法,谁让你爱了呢?”
  “那我还是别爱了。”杜城摇摇头,感慨着。

  “等那个人出现了,可就由不得你了。”我看着杜城,一字一句的说道:“生活这个无赖,可不会去管你愿意与否,一定会安排一个姑娘出现,让你沦陷在那望不到边的荒原。”
  人这一辈子,总共就那么几十年,爱了就用力爱,不留遗憾,不负彼此就好,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
  听过很多的大道理,仍旧过不好这一生。
  几乎每个善于给别人熬制鸡汤的狐狸,都会在文章中的末尾加上这句话,而我在刚刚,恰到好处的就给杜城熬制出了这样一碗热腾腾地鸡汤出来。

  我告诉他说,等他遇到一个让他情愿奔赴荒原的姑娘,就由不得他来感慨爱情的复杂了。
  这不,听过我说的话之后,杜城嘴角撇起一个嘲弄的弧度,对我说道:“兄弟,哥们的终身伴侣只有音乐,吉他是情人,架子鼓是小三,歌声是知己,这辈子,够了。”
  我吧嗒续上了一支烟,醉意上头,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对他反驳道:“那楚离呢?她算什么?”
  杜城本来笑着嘴角,僵住了,由此可见,他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洒脱,至少我提到的那个女人他就没有忘记。
  “楚离?真奇怪,这个人的名字我他妈怎么如此熟悉呢?”
  “兄弟,你能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
  记忆中的那个女子,跟杜城是如此登对,他们为什么会分开,至今都是一个谜她离开之后,杜城直接从工体徒步到了丽江,直到半年才回来,他说不在乎,我一定不能相信。
  平日里,我没有过打探的心思,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加上他们分开的那段时间,正好赶上佟雪离开的节点,我自己都还没有活好,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呢?

  而今,我也开始迎接新的生活,打心底里,我希望杜城也能走出来。
  “我没有骗任何人,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仅此而已。”
  “如果你真能忘却的话,就不会急着反驳了。”
  “我没有。”杜城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的香烟,学着我的样子,眯起眼点燃了一支。
  “默儿,我们那会儿,跟你的情况不一样。”
  等他睁开眼之后,如此对我说道。
  闻声,我掸了掸烟灰,疑惑道:“现实吗?”
  “是,也不是。”杜城伸出手,对着酒吧棚顶的位置指了指,“那个女人生活在上面你是知道的,她很洒脱,活的也很自由,但是人家有那个资本。
  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圈子里的朋友给面子,愿意跟我聚在一起玩玩音乐,可,大家都是有着自己的生活的,等到回归到生活圈之后我什么都没了。让她跟着我,谈婚论嫁,你觉得现实吗?”
  “阿杜,你不能这么想。”
  这种问题,我还是有发言权的,因着我跟张瑶的爱情,本身就是不对等的,我深吸一口烟,对他说道:“哥们的例子就这样摆在你面前,我跟张瑶,差距也很大,但是,爱了,总该要奋不顾身的,我现在想的,就是要跟她在一起,组建家庭,生俩大胖小子”

  说着说着,我笑了,自己所勾勒出的那副关于未来的画面,悄然在我脑海之中上演。
  “那是你。”
  杜城很直接的打断了我,“哥们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没什么文化,一心就想玩好音乐,到如今被生活给玩了你觉得,我该怎么努力,去弥补跟她之间的差距?她的父母看不上我,当然了,我也看不上他们。”
  他端起啤酒,灌了一口之后,接着说道:“可他们做了一件事儿,到现在我都佩服,那就是把她送出国留学那才是属于她的生活,并且,是我给不了的生活。”

  我无法反驳,杜城的每句话都是事实,事实往往容不得人去反驳。
  “喝酒吧,提她作甚。”
  杜城再度启开一瓶百威,举了起来,互相碰杯,喝尽。
  无论什么滋味儿的酒,都会伤害人的身体,况且,啤酒真的不好喝的,但,偏偏它会在这种时刻带给我们宽慰,两个失意的男人,所需要的宽慰。
  酒吧喧闹,我们之间却只有酒,这个气氛让人有些沉重,我开始试图转移话题,问了一个与他切实相关的事情。
  “兄弟,音乐节的事儿,准备怎么样了?”

  “刚组好乐队,下月底去苏州,甭提了,一点底儿都没有。”
  “你没找张峰给你出出招吗?”
  “峰哥对我挺照顾的,跟主办方那边打了招呼,让我们乐队跟他一起就是这样,我才没谱的。”
  “兄弟,这么不自信可不像你。”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杜城。
  “想的越多,想得到的就越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