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2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制将自己的情绪压低,我几近恳切的对她说道:“现在不是我们的私人恩怨,你就当我是想要在你这个总裁面前表现自己,借此升职加薪的小员工吧。”
  “我没闹。”
  张瑶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对我来说有些冰冷,她顿了顿,换了一个正常的态度之后,接着说:“陈默,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带进工作中来,这事儿我比任何人都能拎的清楚,同样的,你想表现也可以,但,请你表现自己之前,找清楚自己的定位。”

  这个世界上最能伤人的武器,是最为亲近之人的决绝。
  张瑶现在就扮演着这个伤害我的角色,她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插进我本就有些脆弱的心脏里。
  我能清楚的听到一道声音,那是被我用尊严筑起的壁垒,崩塌的声音。
  我很想笑,可控制着嘴角的肌肉跟神经在此时与我唱起了对台戏我就这样的看着她,不发一言。
  张瑶一直都在与我对视,见我如此,她应该能感受到什么,只见她犹豫片刻,便开口说道:“抱歉我没有瞧不起你,或者诚心伤害你的意思,可现实就是这样的陈默,我比谁都信,你以后会是我的强大助力,只是现在不是时候而已。”
  “我懂”
  我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不过喉咙里被东西堵着的感觉,还是让我开口变得很费力,重重咳了一声,“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一直都知道,我也在正视我只是想为你做些事情。”

  “可我不希望你把自己也给搭进去,这对你来说不公平。”
  “这世界上有公平吗?”
  张瑶沉吟了一会儿,回道:“没有。”
  “就是啊,没有公平。”

  颓然一笑,我转过了身子,不敢再去看她我控制着渐渐开始抖动的左手,声音不悲不喜的说:“既然你不想用这个办法,也不想提起诉讼,重打当初的那桩案子,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哈哈,谁让我他妈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呢?”
  见我就要离开,张瑶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变化,至少,她的声音中可以让我感受到一抹慌张。
  “离开这儿,博瑞不适合我,真的。”
  “陈默,成熟一些,可以吗?”

  “我想的很清楚,不是我赌气”说到此处,我自己都感到这个借口可笑到了极点,“就算是我赌气吧,当然,‘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这种话,我说不出口,毕竟那太难了。”
  “能不能别孩子气?”
  张瑶的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在博瑞,我本就没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了,你能不能不给我添乱?”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办公室,更不知道自己是带着怎样的情绪站在了国贸的街道上。
  我没有给她答案,并且,我现在这样算不算是从博瑞离职了,都不是特别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这个下午之后,我不会回到这儿了。

  因为,我不敢再去看自己的恋人独自面对派系林立的争斗,商场里的那些尔虞我诈,我帮不到她一丝一毫,这让我感到绝望
  对了,现在的我们还算是恋人吗?
  虽然谁都没有提出分手,可她对我的态度,还有我毅然从办公室出来所表现出的决然好像这不是热恋中的男女,所该出现的东西。
  这一切偏偏出现了。

  苦涩一笑,我抬起了头,明知道什么都看不见,我却试图透过二十三层的高楼,看见她的表情。
  目所能及的,除了阳光洒在玻璃窗上的耀眼之外,再无其他。
  好像,这就是我跟张瑶之间的差距。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曾经的原点,我跟楼上的那个女人,再度成了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真的不甘心啊”
  我握紧了拳头,对自己说道:“陈默,别放弃,那个女人还在等着你。”
  只是张瑶真的会给我机会,还有时间去证明自己吗?
  这儿是一座现实的城市,这里的人们也都很现实,更何况,我该怎样去证明?要在北京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我真的会有这样的运气吗?
  我,不知道。
  相同的路口,相同的街道,还是那样迷离人眼的街灯,楼下的那家便利店里,我终于又可以前去光顾。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回家的这条路上,有了她的影子,让人不敢回想,更不敢凝望。

  天,已经黑了。
  我拆开刚刚在便利店里买来的香烟包装,抽出一支点燃,也仅仅是点燃了它。
  我开始抗拒尼古丁的味道,就像张瑶抗拒我用自己的方式去帮助她一样,我没有吸一口,只是夹在指间,怔怔地看着它燃烧,化成了灰烬,最后又飘散在北京夏日的夜空里
  嘴角一扬,我仿佛看到了久违的玩具,直到此刻,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单纯。
  她那样讲,真是有她的道理啊我他妈的还是很天真,所谓的成熟,所谓的方法,不过是我自以为。
  烟,燃烧了一半。

  我没有知觉似的用手将它捻灭,随后丢在了楼门前的垃圾桶里,手,很疼,可它疼不过心。
  空旷的房间,渐渐远离又开始无比接近的孤独,敞开窗户依然难挡的,燥热空气加上一个坐在地上的我,这就是出租屋里的一切。
  冷静下来之后,我有些后悔,并且,我现在也沉浸在无尽地忏悔之中,我忍不住会问自己:以这种幼稚到了极点的方式,离开博瑞,离开张瑶,真的正确吗?
  她本来已经被董舒菡逼迫的疲于应付了,我偏偏在这时候加上了一把火。
  如果她会为我的行为感到恼火,我跟十恶不赦的罪人没什么两样;如果她不会为我的行为感到恼怒,甚至在她的心湖里,激不起一丝涟漪的话,我又会觉得自己很失败。
  矛盾且纠结。
  这样的患得患失,已经很久没在我身上出现过了,唯一出现过的时候,还是在多年以前,我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那时候,我跟佟雪才开始初恋。
  初恋,多么美好又纯真的词汇?
  可它真的会是人们从表象上所看到的东西么至少,现在不是,我仿佛一奔子回到了多年之前,回到了那个纯真的年代,为猜测恋人的种种心理活动而患得患失。
  这可不是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应该有的样子。
  长出一口气,我猛然间抬起了手,只是,在惧怕疼痛的心理下,我又将缓缓它放下来回翻了翻手,我被自己这种无能的举动给逗笑了。
  “真他妈白搭。”
  用家乡话骂了自己一句之后,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觉得自己就快疯了,如果不去找个人倾诉,不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话,等着我的,将是无比黑暗的深渊。
  操起手机,我给杜城打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想着联系理论上跟我更亲近的孟阳
  电话很快就被杜城所接听,背景有些嘈杂,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刚钻进某间酒吧,准备开唱。
  “咋了?”他很大声的对我问道。

  这样的方式很熟悉,可以让我放松下被我紧绷着的神经。
  “没咋,自个儿太无趣了。”
  “呦呵,稀罕啊,后海这片儿呢,来吧。”
  “等的就是你这话。”
  我笑了笑,没再多说一句,结束了通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