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7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了这里,咱们就得提到领导的艺术上来了。就如孟尝君一样,一个领导就是一项工程。他就像一块吸铁石,从自己分管的项目中挑选出肱骨之臣,为自己的工程添砖加瓦,使自己的事业长盛无衰。
  拿陈九江来说吧,陈九江当初倒了,河西乡一大批人就失去了上进的机会。所以河西乡人在路爱国的带领下,与郑大胆一拍即合,冒死也要将陈九江硬顶上去。这是为什么呢?还不是那句话,大树底下好乘凉。
  现在陈九江上来了,所以河西乡的那些人又开始蹦达了起来。因为陈九江就是他们的灯塔,让他们看见了希望,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陈九江到了县里,自然不会抛弃这些老将,但是面对广阔的疆土,他依然需要一些人,为他开天辟地,再造辉煌。于是培养新人,搭建新路就成了当前必要的工程。

  正所谓,机遇是人创造出来的,死也是自己作出来的。当工作摆在面前的时候,陈九江就得想尽一切办法,搞出成绩,搞出新意。
  自长寿山工程开始,陈九江就记住了一条至理名言,那就是抓住契机,勇往直前。做任何事都要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气概。只有坚定不移的将一件事做到最后,做到极致,才能称为样板,才能叫做艺术,也才能引起上级的关注。
  如此一来,即便是一件最普通,最平凡的事情,也能引起轰动效应。因为再简单的事情做到了极致就是艺术。陈九江要的就是这震撼效果。只有达到了崭新的高度,才能达到想要的政治目的。
  陈九江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不是这么说的,他对安全工作小组的组员们说,安全是什么,那就是高压线,而我们呢,就坐在高压线上。若是我们不把电源切断,那就立刻变成了烤熟的羔羊。
  陈九江这么一说,当场就有人不愿意了,他站起来说陈县长,您这么说,害的我心哇凉哇凉的。我怕了,我就就想问您一句,现在还能换人吗?
  他的这话差一点将陈九江的肺都顶了出来。陈九江打量了他两眼,面上却渐渐的温和了起来。陈九江肯定的对他说,这个要求是正当的,合理的。现在你就回单位去,跟你们领导说,我同意换人了。
  这种出乎意料的表态当场让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呢,真的还有人敢抚虎须呀。不但如此,陈县长居然笑呵呵的答应了他,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呀。就冲这点,今天就不虚此行,可真是长见识,涨姿势了呀。
  那人也为之一愣,没想到陈九江这么好说话,自己编了一肚子的理由,全特么不要说了。这一下弄的提意见的人不好意思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那是不好再改变的。于是他冲陈九江点点头,鼓着勇气,大摇大摆的从寂寂无声的会场走了出去。
  出了会场,待凉风吹过,脑门上的热气散去,不由想打自己的嘴巴子。这是干什么呢,为啥要出这个风头呀,人家陈九江孬好是副县长啊,搞这么一出,到底是折了陈九江的面子,还是给自己套了一个夺命锁呢?
  提意见的人走了,会场里的同志们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静的能听见心跳。在陈九江的温和扫视下,下面的人立刻又变成了眼观手,手观心。心是不停的跳动的,但是面上却不变颜色。
  陈九江面对着鸦雀无声的下属,很是满意。他依然面带微笑,问道:“诸位,还有谁要换人,尽管自行离开。我保证不找后账。”
  现场真还有几个不乐意的,你说这大冷的天,兴师动众到处跑,没有补贴不说了,还坐在高压线上,谁受得了呀。所以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心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和赞赏,但是真的让大家踏出关键性的一步的时候,却是提不动那千钧之足。

  陈九江说,看来在座的各位同志,可都是铁了心的要支持我呀。既然如此,咱们就开会吧。
  这话说的有意思,在座的都是铁心支持你的,那么走的那个呢?那是反动派啊,反动派是什么,是要被打倒的呀。你刚才还说什么不找后账,只怕未必吧。
  陈九江说,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年底要到了,务工返乡,人潮汹涌。到了年底,多是想合家团聚,共享快乐。所以食品呀,交通啊,烟火炮竹等方面,对了尤其是娱乐场所,都要加强监管。
  这事先由监察的马红军副局长汇同众人,拿出一个总的方案来。马局长,你看怎么样?
  马红军道,这个事情我熟悉,交给我就对了,保证不出两天就给您拿出一份全面完美的方案。
  陈九江对马红军的态度很满意,他接着说道,对于存在风险的地上,绝不手软,一经查出,就汇同相关部门开出相应的罚单。
  我在这里作个主,罚款的一半上交,另一半算作小组的办公经费,出勤呀,奖励呀,都走这里出。这个事情秦长安同志负责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
  听说能罚款,这家伙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再听说一半的经费都算作办公经费,在座的嘴巴子都笑歪了。这可真是来对了呀,都说陈县长会折腾,能来事,搞钱快,可不是吗。不说别的,到那KVT,洗头房里随便转上一圈,开的罚单都够一年的工资了。
  就更别说交通检查了,那些个车主,哪一个不是肥的流油啊,你停他一趟车,损失几百上千块呢,能不打点一下吗。
  想到这,所有的人眼睛可都活络了起来。仿佛看着花花绿绿的票子往兜里不停的跑。都说安全是颗雷,谁踩谁倒霉。怎么到了陈县长这,就成了甜蜜的大西瓜了呢。
  当然也有不以为然的,他们想,你陈九江心够大,手够黑的呀,可是这么搞下面的人能愿意吗?不说别的,就说交通局吧,人家愿意将那嘴里的肥肉分给你吗?
  还没等那人想明白,陈九江又继续说道,记住了,这次全县安全大检查,务必要落到实处。也就是要见实迹,要见材料。最重要的是,谁主管,谁签字。谁经手,谁签字。到时候一旦出了事故,可以区分职责避免连带。另外所有的第一手材料都要保留,形成经验,上报市里。
  经验材料是什么,那就是政绩呀。这好比就是小学生的家庭报告书,只要做的实,做的真,很容易就能出成绩,得表扬。

  陈九江安排完了工作,就宣布散会。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杜娜娜就走了过来,甜甜的喊了一声陈县长。
  陈九江这才装作刚看见杜娜娜一般,热切的伸出了手,和她握了一下。
  能见陈九江,杜娜娜也很激动,她勾着陈九江的手不愿放开。杜娜娜说道:“陈县长,好久不见了,我可有不少的工作要汇报呢。”
  陈九江笑着说:“都是老熟人了,啥汇报不汇报的,到我办公室里唠唠嗑吧。”
  日期:2018-03-25 0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