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7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座的一把手们,看见这一条,都不高兴了。你麻麻的市领导,这不是扯淡吗,历来都是谁分管谁负责的,怎么现在搞起了株连来了呢。要是这么说的话,下面的母狗不生狗崽子是不是也要找到老子这里来。如此一来,老子还能干点啥呢。啥也做不了了,还是静静的呆在办公室里等着被问责吧。
  不光是他们不高兴啊,富春生也不高兴呢。你们要是做不好,岂不是老子也要跟着吃挂烙。幸亏陈九江这小子够忠实,将这内容反馈给了老子。要不然的话,出了纰漏挨了批的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
  富春生说完话,就带着秘书离开了。他一走,陆清明也走了,主席台上只剩下陈九江在那儿唱起了独角戏。
  陈九江说,各位,近年来啊,上级越来越注重安全,也越来越重视稳定。所以市里才会有了这么一个文。也许有的人注意到了,有的同志还没有发现,文件中再三强调,安全要常态化。这是个什么意思,就像网上说的那样,要做到安全三六零,处处无死角。
  所以形势是严峻的,工作是复杂的,越是如此,越要齐心协力建体制,攒足干劲抓落实。别的我也不多说,先由各乡镇局直单位自行排查摸底,建立每日档案,然后县里将汇同监察,纪委,公丨安丨等部门逐一抽测。
  具体事宜将由县安全领导小组负责,组长由县长担任,我来做副组长。由监察局的马红军同志担任小组的办公室主任。至于组员,将从相关部门抽调。
  一件工作,看他的重要性,首先要看的就是,是否成立领导小组,以及小组长的级别。小组长级别越高,说明县里越重视。作为副局长,马红军虽然级别不高,可是说话声音大啊。为什么,人家和纪委一样,是负责管人的,你说牛不牛。
  安全这项工作是很奇怪的,你防着它,盯着它,它愣是不会出现。你稍不留神,它说不定就会冒出头来,搞你个焦头烂额。
  最烦人的就是,沾上了这种事,轻点就会挨批,重点就会受处罚甚至是降职丢官。所以安全问题一定是要重视的。
  重视归重视,那重视的等级却是分为三六九等。最轻的一个等级,那就能应付上级的检查即可。
  应付检查是一个学问,首先你要有大量的书面材料。这些材料不能出现低级错误,更不可以前言不搭后语,前后矛盾,漏洞百出。所以这就要专门组织人进行编篡。然后就是一级一级的审核,最后是上交备检。
  如此做的最大好处是,无需要做太多的实际工作,既节省了人力,又省却了金钱。坏处就是正经事一点都没做,净是扯犊子了。当然无论做还是不做,只要你安然无事的通过了检查,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
  做工作和种庄稼一个道理,春天松土播种,夏天除草施肥,到了秋天就是收获的季节了。但是写总结就不一样了。应付检查整材料,就像守株待兔一样,在收完庄稼那荒芜的田野上,抱着材料等兔子,若是领导不检查,万事大吉,净等拨款,若是领导来了,就要出点血,消消灾。
  几乎下面的所有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陈九江不用去想,就能猜得到。因为以前他坐在台下时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不但如此,他是他们当众的佼佼者。那官样的文章一做出来,就能以假乱真,滥竽充数。

  以前这么想,是因为坐在下面,现在换了位子,这样的想法就要不得了。陈九江郑重其事的要求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因为之前我和你们一样,都坐在台下。但是这次不一样了。当然不是因为我跑到了台上坐,而是因为从中央到地方,都重视起了安全。现在提一个口号,叫什么?叫安全重于天,要时时刻刻,时时处处讲安全。”
  “既然如此,咱们就不能当作过家家了。就要真抓实干做起来,只有这样才能不做那出头的椽子。也不做那垫底的鸭子。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椽子烂了,鸭子死了。所以县里的意思很明确,谁让县里被动,县里就让谁背书,谁让县里丢脸,县里就让他丢官。”
  下面的人一听,你麻麻的的陈九江,你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借题发挥找威严呀。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想办法,可不能撞你的枪口上去,当了可怜的小鸡仔。
  没等他们想办法,陈九江第二天就成立了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并下文从相关部门调人。陈九江在文件中明确指出,要抽调精兵强将,打造有战斗力的工作团队。
  领导们一看文件就乐了,咱们手底下哪一个不是精兵强将呢,随便抽,随便选吧。那个谁,垃圾别倒了,赶紧去陈县长那报道吧。
  那扫垃圾的大哥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说,领导,我现在活的挺好呢,就别再折腾我了。您没看见若是哪个单位的人工作不力就全县通报吗?
  领导抓过老花眼镜,戴上说,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扫垃圾的大哥指了指文件说,您瞅准了呀,这呢。要是办砸了事情,第一个通报的就是相关单位和领导。

  领导这才一拍大腿说,那你是不能去了,还是扫垃圾稳妥。免得到时候牵连了老子,和你一起吃挂烙。
  俗话说的好,新官上任三把火,谁也不想在这关键时刻就掉了陈九江的面子,否则的话,万一他将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那肉疼起来,也很可怕。那赶紧的吧,派几个能干事,能混事的人去吧。
  世上的人,千千万,个个不同,人人不一,政府里面更是如此。有的人是混事的,混天了日,茫茫无求。有的人是办事的,实干兴业,踏实可靠。
  混事的看不起办事的,因为他们只知道出笨力却得不到油水。办事的也看不起混事的,因为他们油头滑脑不务正业,却又上下钻营吃香喝辣。
  但是这两种人,在工作生活之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治理一方,创建实业,需要干实事的人。追求上进,左右逢源,就要混事之人里外交通,上下奔走。
  这就是为什么孟尝君大开门庭,广招食客的原因了。你可不要小看了食客,不说别的,单是三千门人的关系网,就够孟尝君横行无忌,四海如家了。
  据说孟尝君一次吃了瘪,多亏了手下的贤人骗开了城门,才得以回国。说的是那鸡鸣狗盗之徒绘声绘色的模仿,焉知不是他那食客当中的哪一位的姘头,正好就在城楼上值班守夜呢。只要一个飞吻上去,少不得开了城门放他们离去。
  史书虽然言之凿凿,但是为波尔奔是不会相信的,波哥我更相信后者,也比那古人扯淡,来的圆满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