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压低声音笑问,“拿什么还。他活着,把我所有计划打乱,我总不能要求你在乔苍之外再发展第二个情夫,如果你肯 , 我自然愿意。”
  我将书扣在他唇上,狠狠推拒,他手臂悄无声息摸到茶盘,将那颗红提果肉捏在指尖,趁我和他较劲时,塞进我口中 , 我当即便止了动作。
  他这样倾身的姿势,胸口的衬衣纽扣崩开,露出津壮的肌肉,流畅的线条和深色皮肤 , 灯火泛起层层光晕,仿佛一件天然而完美的雕塑杰作。
  “原本我已经和父亲透露,看上了何小姐,要他们不计过往 , 允许我娶你做夫人。现在这盘局进入死路。”
  怪不得曹柏温对我那样的态度,原来结系在他这里。
  我正要和他发火,玄关轰轰烈烈晃进一拨人,正巧视线落在茶几这里,嬉闹的声响一停。
  我和曹荆易匆忙直起身 ,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表情微微不自然 , 不过他比我津明 , 反应极快绕开了桌子 , 我惊慌失措额头重重一撞 , 险些磕出一个鼓包,遗留一片好大的青紫。曹荆易忍笑,握拳抵住唇,衣冠禽兽般说 , “何小姐当心。”
  我咬牙回他多谢曹先生关照。
  我起身朝门口走去,脚跟寻摸到他的脚,拼了全力踩上去 , 他毫无防备,脚趾头被我逮住 , 这一通碾压,他脸色顿时巢红泛青,我回头朝他笑 , “这怎么好意思。”
  大约我笑得太娇媚,又有些嚣张,他俊脸怔了片刻 , 溢出无奈和好笑。
  京圈的官场我不熟 , 我一直在粤圈混,为避免出丑,我只是站在旁边听着,观摩情势,曹夫人对这两位太太一位称呼关太太,一位称呼席太太,都是五十来岁的年纪,打扮比曹夫人略低调,可艳丽 , 通过穿着就知道,是喜欢花团锦簇的张扬之人。
  关太太和曹夫人寒暄后,被后者引荐过来同我打招呼,关太太目光落在我身上,她惊讶扬眉,啧啧称奇 , “部长夫人如此年轻,我还以为您怎么也是三十岁的妇人了,看上去竟比我女儿还小。难怪将咱们公丨安丨部的头号英雄都掳获,看来这天下男子啊 , 都喜欢娇嫩的。”

  她回眸瞥了一眼正执白子勘察局势的周容深,“官场的人说,周副部长办事雷厉风行铁面无私,可在风月中 , 也是一枚痴情种,多年对爱妻深情不渝,今儿有幸见到周太太,怎么也要和我聊聊,是如何把咱的大英雄迷成这样 , 我回去也照猫画虎,对我家老关试试。”
  她们一起发笑 , 周容深撂下一子后 , 换另一只手握拳托腮 , 腾出的这手在棋盘边缘摩挲 , 不荫不阳说,“关太太这样嘲弄我,等我改日见了关主任,一定控制不住公报私仇兴师问罪。”
  关太太掩唇娇笑 , “哎呦,部长还和我一般见识呐,开个玩笑都护着 , 恩爱得让我眼馋。得了,我可不难为您的娇妻 , 您也别去难为我男人。”
  我顿时心下了然,原来是同宗同襟的官僚。
  那势必要为周容深打理圆满这场交际会面,毕竟都在一个机关里共事 , 不怕君子,却怕小人。我笑着迈步子,主动伸手握住关太太 , “原来是公丨安丨部关主任的夫人 , 恕我眼拙,初来乍到,容深也未曾详细给我讲门道,失礼的地方,关太太不要怪罪。”
  她被我高捧几句受宠若惊,急忙弯下腰,略矮我半个身子,“我家老关不过是闲差,说难听点公丨安丨部后勤打杂罢了 , 哪里比得上周副部长位高权重,周太太这可是折煞我脸面了。我嘴碎,爱说爱闹,您也不要往心里去。”
  “既是国家公职,皆不可或缺,没有关主任 , 公丨安丨部内勤如何运作,容深如何放心在外省镇场,你我都是功臣家眷,没有高低之分。”

  关太太喜笑颜开 , 她朝曹夫人努嘴,一双势力刻薄的丹凤眼挑了挑,“周太太这张巧嘴,只听说就肝儿颤了 , 今天见识可把我吓一跳,能把广东政界玩儿得那么溜,果然不是我们这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女人能比拟。”
  保姆将菜式端上餐桌,招呼我们入席,酒过三巡饭过五味 , 女人们都吃好了,三个男人仍在喝酒 , 佣人从门外进入 , 走到曹夫人身后说戏班子都准备好了 , 当下可以去戏台。
  曹夫人招呼周容深喝好 , 引着我们往后院走,踏上长长的回廊,透过窗子隐约瞧见一派灯火通明,红灯笼高挂戏台四角 , 蜡烛燃得旺盛,几乎要冲破笼罩映透苍穹,清冷的星辰点点 , 行云流水的长袖在空中纷飞,戏子正练嗓。
  我走在太太们队伍的最后面 , 跨出落地窗霎那,特意回头瞧了一眼,曹柏温正与周容深碰杯 , 他说,“周部长,你现在执掌全国公丨安丨大权 , 想要无声无息从监狱捞出一个人 , 不过一句话,我这个官场的老前辈,这回用上你了,你不会推辞吧。”

  我不由蹙眉,周容深凝视曹柏温递来的酒杯迟迟未动,他脸色复杂,进退两难,被曹柏温施压逼迫得招架不住,曹荆易在一旁沉默饮酒 , 犀利幽深的眸子转了转,各怀心思。
  他沉默许久,才将曹柏温递上的酒杯推开,“曹政委。”
  没等他往下说,曹柏温直接伸手拦住他,他脸上试探与随和的笑容敛去 , 生出几分胁迫凌厉,“不急拒绝,周部长先喝酒,我也是随口一提。有一事我好奇真假 , 两天前你要求省厅抹去了周太太在金三角走私涉黑的案底,这事属实吗。”
  周容深脸色骤然一变。

  曹柏温对周容深惊愕复杂的反应非常满意,他不动声色饮酒,似乎对这酒的浓香也很回味,接连饮了三杯才止息。
  他问曹荆易这是什么酒,后者说桃花酿制的杜康。
  我心尖一颤。
  那晚在常府的后湖,泛舟饮酒 , 乘月色而来,踏清风莲蓬而去,我送他的便是桃花酿。

  他竟然自己又泡了一坛,拿来珍藏。
  味道一定不同 , 匆忙制成的酒,怎比得了数月储存的醇厚芬芳。
  我目光不由自主滑落到他脚上,白色的皮鞋尖还染了我的脚印,淡淡的一丝灰尘 , 他也未曾舍得拂去。
  “桃花酿,不错,周部长喜欢吗。”
  曹柏温将话锋忽然又转向他,周容深捏着酒杯,余下半口在杯底晃动 , 他迟迟不饮,脸色时而青白 , 时而巢红 , 时而荫沉。
  他强制隐忍胸腔的怒意 , 曹家两代显赫 , 纵横官商两道,周容深制衡副国级的曹柏温稍显吃力,何况曹荆易也不是善茬,他们之间的数年友谊显然崩盘得溃不成军 , 在利益和风月的纠葛面前,一塌糊涂。
  他生生压了回去,故作玩笑开口 , “曹政委何必如此逼我。”
  “我有吗。”

  曹柏温不喜周容深的直白和不遮掩,仕途的老油条 , 凡是剑走偏锋,沾染污秽,在办事的最初都会推脱得干干净净 , 不留把柄,周容深自然深谙门道,可他不得不堂而皇之戳破 , 装糊涂他哪里装得过一辈子在官场摸爬滚打势力遍布天下的曹柏温。
  周容深将杯底残余的酒水一饮而尽 , 他撂下杯子,伸手舀了一勺蟹黄豆腐,洁白剔透的灯光照射下,蟹黄金芒烁烁,十分诱人,可也十分剌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