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5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啧了一下,说:“飞哥,是没了,但是还怎么切?拦腰切都没了,你还指望这个蓝色能涨进去啊?”
  张奇的话说完,坤西就皱起了眉头,拿着料子,打灯进去,过了一会,他说:“老弟,听我的,斜着一刀,三分之一的长度。”
  我听着他的话,绝对厉害,翡翠大王就是翡翠大王,妈的这种切法我还是第一次见,斜着切,不破坏料子的品相,而且能切的很深,各个阶段都有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我舔了舔嘴唇,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了,妈的,这他妈的真的是捡漏了?连坤西都觉得有希望,我看着料子,没有水沫子了,切口非常的平整光滑,有玻璃种的感觉,我刚才一刀下去直接有三千万的涨价了,所以怎么说都是我捡漏了,我看着这个紫色,凝聚成团了,但是像是被包裹在冰层里面没有散开一样,如果里面的紫色能散开的话,冰种的紫罗兰市场价都是天价了。
  紫色,妈的,我的幸运色就是紫色,我好几次翻盘都是因为紫色,我说:“张奇,从切口斜着来一刀。”
  张奇皱起来眉头,我很兴奋,也很紧张,我说:“赶紧的,料子已经他妈涨了,你懂不懂?”

  张奇被我说的有点傻眼了,我几乎是吼的,他赶紧拿着料子,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继续下刀。
  坤西说:“赌石,真的看运气,小兄弟,你运气不错,这块料子如果你不切,我肯定当垃圾处理了,你这一刀,直接把水沫子给切走了,哈哈,要是能出个玻璃种的紫罗兰,如果饱和度足够的话,达到红翡的程度,那么这块料子就值钱了,保守估计两个亿。”
  我听了他的话,就很兴奋,翡翠大王估价当然不会差,但是我现在更兴奋的是,这个漏能不能捡的到,我的运气还在不在,如果真的能切出来红翡程度的紫色,那至少也是最高等级的紫罗兰了,只比皇家紫差一个等级,这种料子市场非常稀缺的。
  但是我看着已经没多少的肉质,心里就很紧张,不知道能不能给我捡这个漏。

  意外,意外,真的是意外。
  老天啊,给我这个机会啊
  第452章:拒绝
  餐厅里缓慢的音乐下,两个人的步调很协调,马欣是个优雅的女人,在外面留学那么久,至于这些交集我,她很懂,而垛堞这个女人显然也很喜欢艺术,所以两个人的舞步让人陶醉。
  我看着垛堞,她的手很不老实,有点像男人在揩油的样子,我看着马欣的表情,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在隐忍。
  我有点想哭,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笑了起来,真的,我有点蠢,也有点可惜,这个女人
  过了一会,我看着垛堞拉着马欣朝着座位走,很优雅,到了座位,垛堞给马欣拉开椅子,马欣坐下了,她才走回来,看着我,说:“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认识这么美丽的女士?有风度,有品位,更性感”
  她说着,眼神就不知觉的飘向了马欣,眼神里都是开花的表情,我抿着嘴,笑了一下,我说:“我是马帮的人,自然而然就认识马帮的二小姐,好了,垛堞女士,希望我们能言归正传的谈生意。”
  “可以,我心情很好。”垛堞开心的说。
  我看着她,有点意外,真的没想到这个垛堞居然能这么笑,我从来没看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这么笑,原来,她也有真正开心的时候啊。

  “料子,四个亿,可以拿下吗?”我问。
  垛堞喝了一口酒,说:“马欣小姐,这是你的底价吗?”
  我有点意外,马欣也很意外,优雅的点点头,垛堞说:“那就四亿吧,合作愉快。”
  她举起杯子,跟马欣碰了一下,马欣看了我们一眼,我们几个都很懵,我真的没想到,垛堞居然让步了,妈的,就跳了一支舞,居然就跳了一个亿的价格。
  我笑起来了,我说:“马欣,要是陪垛堞女士睡一觉,我估计那块原石,我们可以免费拿走”
  马欣脸色很难看,垛堞瞪着我说:“粗鲁,龌蹉”
  我看着垛堞,她确实很生气,我有点意外,妈的,这什么情况?
  垛堞对着马欣说:“这种人太无礼,马小姐跟他成为朋友是对马小姐的一种侮辱,不过,翡翠赠送给马小姐,我也觉得合适,如果马小姐愿意笑纳的话,我愿意赠送给马小姐。”

  “不了,谢谢垛堞女士,生意归生意,我们既然已经说好了,那就签约吧。”马欣说。
  垛堞笑了一下,说:“看来马小姐对原石生意并不懂,我们赌石圈做生意,都是口上说的,做的是诚心的生意,这样吧,马小姐有时间吗?我带你去富人区的豪宅,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文化,信仰,还有赌石圈的一些事情。”
  我看着垛堞,她有点心急的感觉,我草了,你他妈的,是想吊马欣是吗?我看着马欣,她很抗拒,但是我立马说:“垛堞女士,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谈谈。”
  “噢?除了生意,我觉得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好谈的。”垛堞无情的说着。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好吧,我们走吧。”

  我说完就站起来,马欣早就有点厌恶的要走了,垛堞立马有点着急,说:“邵飞,你在威胁我是吗?”
  马欣没有理我们,她已经受不了垛堞了,女人对女人的追求似乎很反感,当然傻子都能看的出来垛堞在极其殷勤的追求马欣,所以我也利用这点,来套牢垛堞。
  垛堞看着马欣走了,就有点愤怒,我按着她的肩膀,她瞪着我,我立马弹开了手,我说:“那要不要谈?”
  垛堞收起了严肃的表情,笑了一下,说:“可以”
  “那就好,我不废话,我这次来,是要给马帮铲除一个人,这也是二小姐来的目的,我们需要借助你在缅甸的私人武装,四亿的生意,值得你为我冒这个险吧?”我说。
  垛堞考虑了一下,说:“什么人?什么地方?”
  “什么人你不用知道,什么地方暂且不知道,但是我们有线人,可以找到,你只要出人就可以了,马小姐会去,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做这个护花使者”我笑着说。
  垛堞喝了一口酒,然后深吸一口气,回头瞪着我,说:“我是同性恋,马欣小姐我很想追求,但是你不要觉得你可以要挟我。”
  我笑了一下,捏着嘴巴,我没想到垛堞这么快就承认自己是
  不过也对,这个地方曾经可是腐国的殖民地啊,虽然一度同性恋违法,但是这项法律并没有被严格的执行下去,而前段时间,还有一对男人在这里公开举行了婚礼,所以,我也不觉得这种取向在这个地方是对还是错,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我说:“马小姐同意不同意你的追求,那是另外一回事。

  垛堞笑了一下,捏着我的下巴,说:“你给我出难题,好,我也给你出个难题,今天晚上,我要马小姐到我的豪宅里,来,我给你人,我亲自陪你打,不来,生意都没得做,我的车就在楼下。”
  她说我就站起来,对着我笑了一下,那眼神真的很让人火大,我咬着嘴唇,看着她快速的离开餐厅,就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妈的给自己挖了个坑,草,自己把自己还推下去了。
  “邵飞,这次怎么办?”田光担忧的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