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7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我们三人气氛最微妙时,楼梯口传来一阵清晰可闻的脚步声,在临近终点微微停滞,复而继续 , 走得更快了些,在我没有任何准备下,一双手握住了我。
  “这是周太太吗。”
  我一怔 , 下意识侧身看她,面前的女人六十多岁 , 打扮不奢华却很雍容,气度极佳,只是颈间佩戴的一串珍珠链子 , 便使她整个人高贵不可亵渎,可惜眉梢眼角透露着算计和津明,不是什么仁善的主儿 , 我立刻明白 , 朝她倾身鞠躬,“见过曹夫人。”
  我的温婉识体令她很满意,她掌心轻轻在我脸颊上贴了贴,“哟,机灵聪慧的可人儿,听荆易无意提起,周部长的太太姿容艳丽,是所有官太太中最年轻漂亮的,我还当他玩笑 , 他平时也不正经,原来是真的,他也难得对我说句真话。”
  想起他那副半真半假放荡不羁的模样,我没忍住嗤笑出来,又立刻止住,“曹夫人与少爷母慈子孝 , 只有感情好,才能背后这样取笑他。”

  保姆忽然在这时从玄关高喊了一声,“老爷,夫人 , 少爷回来了。”
  曹夫人听到这句,立刻松开我的手,喜不自胜迎向门口,我微微踮脚 , 透过宽大澄净的落地窗,看见从路虎车内走下的曹荆易,他穿着十分花哨轻佻的粉蓝色衬衫,下面搭配一条白西裤,丝毫不像四十多岁的年纪 , 更像一个年轻的风流子弟,纨绔而张扬 , 透出缕缕魅惑的邪气 , 许多姑娘都偏爱这样男子 , 曹荆依天生的桃花眼 , 更是情场利器。
  他侧头同司机交待什么,指尖挑动着一串钥匙,在他转身霎那,余光不经意发现灌木丛后停泊的军用吉普 , 以及站立的持枪武警,他姿势戛然而止。
  在北京街道出行,准许配备武警开路只有部级以上高官 , 而且必须在职,公务及私务都无妨 , 地位到了即可。但他未曾想到周容深,因为他和曹柏温素无往来,而且公丨安丨部非紧急事务 , 也不会将远在特区的他调动过来,一旦有了大事,白道自然风声鹤唳 , 他必有耳闻。
  他抬眸看向玻璃窗 , 正巧阳台的风灌入,窗帘激荡拂摆,轻飘飘垂落,遮挡我的身影,也隔去他目光。
  曹夫人喊他名字,招手让他快来,曹荆易一手C`ha 兜,另一手摸出烟盒,慵懒随意点上 , 一副玩闹放肆的口吻,还吹了声口哨,“母亲,来了什么大鸟,还把老窝挪来了。”
  曹夫人伸手戳他肩膀,“又没正形!四十多的人了 , 张嘴闭嘴鸟不鸟的。周副部长和夫人到了,你父亲请来的,可不和你说的一样,真是津致俊俏的可人儿。”
  曹荆易脚下一顿 , 但身子已经跨入门内,容不得他愣怔,周容深起身转向他,两人隔着虚无遥远的空气对视 , 看不出久别重逢的喜悦,也看不出什么生疏,仿佛很平常的一次会面,曹荆易舔在唇上的舌尖缓慢收回,他笑了声 , “容深,又穿上警服了。”
  后者淡笑 , “换了容貌 , 还以为你认不出我。”
  曹荆易伸手指我 , “她在 , 认不出你,还能认不出她吗。”
  他将手包与钥匙递给保姆,另一名佣人侍奉他换了鞋子,他一边解纽扣一边朝客厅走来 , “活着就好。”

  周容深半开玩笑问,“希望我活着吗。”
  我心口咯噔一跳,曹荆易面色平静 , 也是隐隐一丝笑,“希望不希望 , 你不也活了吗。我还能给你捅回去?”
  他们两人意味深长沉默片刻后同时哈哈大笑,曹荆易无奈指他,“你就是太多疑 , 谁都不信。”
  周容深在他背过去吩咐保姆拿温水时,脸上笑容荡然无存,收得极快 , 似乎刚才全部是敷衍。
  我不动声色坐在容深刚离开的沙发 , 端起茶杯,但没有喝,仅仅是托在掌心掩饰尴尬,保姆将水杯递给曹荆易,移步走向周容深,弯腰询问,“周部长,您傍晚留下用餐吗。”
  他大约不打算留,曹府也是是非之地 , 他正要开口婉拒,曹荆易先他一步说,“留下,做几样下酒菜,把我珍藏的酒取出。”
  他说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对曹夫人说 , “戏班子六点多过来,母亲约几位太太在戏台听戏,我和父亲陪容深喝几杯,您记得照顾好何笙。”
  曹夫人一愣 , 她左右看,“哪位是何笙。”
  她猛地意识到,蹙眉嗔怪他,“这是周太太。”
  曹荆易不语 , 周容深目光凌厉逼人掠过他,也没有说什么。
  保姆在厨房忙碌菜式,曹柏温拿了棋盘,招呼周容深杀一局,曹荆易捧着一本书 , 坐在我旁边翻阅,在数棋子时 , 曹柏温忽然问我 , “听说周太太下围棋十分津妙 , 在广东有棋盘定天下的美誉。”
  曹柏温指的是我和常秉尧那一盘棋 , 当时他故意为难容深,想要威逼利诱他与自己同流合污,黑白相护,周容深当时仅仅是局长 , 官场势力不足,而常秉尧却是南省风云称霸三十余年的黑帮头目,相差实在悬殊 , 我为夫解围,一子定乾坤 , 赢天下,竟然流传出来。
  我急忙说曹政委取笑了,女人的一点小手段 , 不登大雅之堂。
  “怎么,不陪周部长一起对垒我?”

  “瞧您说的,我哪有这胆子,别说我 , 就算一百个我 , 也不够输您的。”
  进门这么久,曹柏温终于大笑出来,他将黑子拿到手中,白子给了对面的周容深,曹夫人走到庭院中等候马上赶来的两位官太,我懒得出去和她话家常,干脆装没看到,窝在沙发处喝茶。
  在他们对弈最着迷时,曹荆易放置在膝上的书忽然掉落 , 正好掉到我这边,我低头看,他没有弯腰的意思,反而去拿桌上红提,我只好替他捡起,伸手递给他 , 他置若罔闻,直到把红提的果皮剥掉,才用另一手接过,且不动声色握住了我指尖。
  我一惊 , 下意识要抽出,动作大了些,在灯光照射下影子很晃眼,恰好容深侧过头来瞧 , 曹荆易眼疾手快打开书本扣在了我们交缠的手上,容深看到的仅仅是我笔直坐着,他把红提的果皮丢进烟灰缸这一幕。

  他回过头继续下棋,我身上浮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朝他瞪眼 , “你疯了。”
  他笑说这有什么,不小心触碰到 , 还犯法吗。
  他松开我 , 书本也随即合上 , 我急忙坐好 , 再不敢靠近他半分,他将那颗红提拨弄到我面前的茶盘,晶莹剔透的浅绿色,煞是诱惑夺目。
  我看了看 , 没动。

  他握拳轻咳,又将书本丢在地上,那声音吓我一跳 , 他忽然出声,很大的声音 , “周太太方便帮我捡起吗,我腰部昨晚磕了下。”
  曹柏温与周容深同时瞧了瞧这边,我不好回绝 , 只能低下头二度捡书,与此同时桌子边角的烟盒也掉落,他又弯腰捡 , 我们在茶几下碰到 , 脸挨着脸,而对面的棋桌完全看不到。
  我眼睛瞪得更大,“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欠你的情,该日还你就是了。”
  日期:2017-11-2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