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7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抵达北京是下午三点多,走出首都机场航站楼 , 透过宽大澄净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天色并不好,也许下了一场雨,也许刮了一阵风,总之它不是我想象中的模样,有阳光 , 有桃花,有跳跃飞舞的蝴蝶。
  不过它繁华似锦,川流不息,它Ju备一座城市应该拥有的一切 , 可惜听说它有些残忍,淘汰扼杀了许多人的梦想。
  庆幸最一无所有时的我,没有来过,也庆幸此时心口空荡的我 , 来过。
  周容深牵着我的手,穿梭出陌生的人巢人海,两名武警战士在4号出口接机,他们认出周容深,上前敬礼接过手拉箱 , 护送我们走特殊通道离开机场。
  公丨安丨部派出的三辆公车在街道旁等候,头车开路 , 后车掩护 , 都是防弹铁皮警车 , 中间是高官专乘的军用吉普 , 脚阶很高,迈上去有些吃力,容深将我抱进车中,第一辆车走下一名肩章佩戴警衔的支队长 , 他郑重其事敬礼喊周部长,周夫人。

  周容深让他不必拘礼,他才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 , “曹老爷子居所有些远,我尽快送您过去 , 大约能赶在五点晚高峰前抵达,以免耽误您正事。”
  他坐在吉普的副驾驶,将车窗摇下一半 , 右手持枪抵住玻璃,全身戒备。
  周容深简单询问了军区和公丨安丨部的一些情况,对方述职时 , 我视线沉默投向窗外 , 世人说南城多艳遇,多一夜露水情缘,多被辜负的男人和女子,也多回想起满是遗憾的擦肩而过。
  而我眼中的北城,尤其是长街徐徐慵懒又拥挤的北京,它才是风流的,猖獗的,多情的。
  这个有些荫天的时日,它丝毫不明媚 , 甚至昏沉,混沌,又因为人流不息,喧嚣错过,而有几分悲情和麻木。
  可它藏着一种味道。
  怅然若失,寂静低落 , 让人颠倒,让人纵欲,更让人迷离的味道。
  我眯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 , 汽车驶上长安街,加快了速度,有些颠簸,模糊迷蒙的视线中 , 周容深拧开一瓶水,温柔喂到我唇边,我张口喝了一些,他就着我喝过的又饮光了余下半瓶,我很想问他 , 问问以后,问问岁月 , 问问心中所想 , 可这些话现在不合时宜 , 我最终咽了回去。
  武警护卫车将军用吉普引向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 , 两旁的银杏树刚刚萌芽,嫩叶在暖阳下轻颤,桃林绿柳洒落斑驳的浓荫,透过金光灿灿的罅隙间 , 我看清右侧粉白色的高墙之内,一栋栋静静伫立的二层别墅。
  这些别墅颜色格局款式都一模一样,间距比大多数别墅区要宽 , 隐私效果更好,中间空地开拓出一块块菜园 , 花圃,楼台,远远望去书香气极浓。
  车驶进岗哨所 , 被警卫员拦住,支队长将自己的工作证从窗口递出,“公丨安丨部周副部长和夫人来拜访曹老爷子。”
  警卫员一听 , 顿时立正敬礼 , 高举佩戴红箍的左臂,抬杆放行,车从柏油路径直开向二排三栋,停泊在一丛矮小碧绿的灌木林后。
  我侧过头问周容深,“是不是所有退休干部都住在这里。”

  他为我解开安全带,将缠裹住的发丝耐心择出,“副国级和正部级都在这里。再往上要住在更高规格的军区大院,不是我们能出入的。”
  司机拉开我这侧车门,支队长将周容深和我从车内迎出 , 他拿出对讲机不知和谁说话,很快三栋别墅的铁门敞开,一名保姆站在入口处鞠躬问候,“周副部长,周太太,一路风尘仆仆辛苦。老爷和夫人等候多时了 , 我已备好香茶,为部长与夫人解渴。”
  果然是高官贵胄之家,佣人也很有涵养,说话做事滴水不漏 , 我挽起周容深手臂,跟随保姆朝里面行走,目光四下打量这栋庄严宽敞的别墅。
  灰蓝色的砖瓦丝毫不轻佻,格外明亮肃穆 , 极Ju显赫官门的贵气,门铃上方高挂“曹”的金字匾额,灯笼未曾点蜡烛,只是一盏红罩,在树梢下摇曳 , 几米长宽的庭院中,两排花草林立 , 芬芳扑鼻 , 方格子菜园内的丝瓜长势极好 , 虽然距离丰收还有数月 , 但花蕊已经含苞待放,像是要结出好大的果子,一只鹦鹉悬吊在屋檐,我并未察觉 , 在我经过笼子下,它忽然开口说你好,吓得我一惊 , 往周容深后面躲了躲。

  保姆停下脚步解释,“这是我们少爷送给夫人的六十五岁贺礼 , 它日日夜夜叫个不停,夫人喜欢归喜欢,也不得不养在外面。”
  我知道自己有些失态 , 镇定情绪后朝她微笑点头,“曹府门楣高贵,宠物也灵气十足 , 是我胆子太小了 , 不碍事。”
  保姆伸手说了一个请字,支队长摘掉警帽,率先一步进入客厅,我和周容深等候在玄关处,被一堵墙壁遮掩,看不清里面,只听到支队长喊曹老爷子,告知他人已经到了。
  毫无回应,空气中无声无息 , 只有茶盏触碰的轻微脆响偶尔传出,片刻后支队长从墙边探头,“请部长和夫人进来。”

  周容深笑问我准备好了吗。
  我茫然问他,需要准备什么吗。
  他说这位曹老爷子,点名让我带你一同过来,他倒是第一次 , 特别提醒同僚不要落下夫人。
  我正在疑惑,周容深已经先一步走出,他微微侧过脸示意我跟上,我在他身后小心翼翼行走 , 这栋别墅的津致与奢华令我愕然,客厅中所有家Ju都是顶级红木,幽深的紫红色气派磅礴,连茶几上小小烟灰缸都价值不菲 , 视线所及位于正南的阳台镶嵌一面国旗旗帜,光束折射下艳丽如血。
  电视对面的墙壁悬挂的并非油画山水,而是一颗银白色放大了数倍的国徽,两侧钉入相片众星捧月之势环绕,相片中男子意气风发 , 英武赫赫,他身穿臧绿色军装 , 军功章几乎贴满胸前 , 足有几十枚 , 看肩章应该是大军区的政委或者副司令员级别。
  我目光不动声色瞥向红木沙发端坐的曹柏温 , 他执一盏茶,戴着老花镜,一套月牙白的丝绸唐装,虽然苍老 , 皱纹叠生,可津气神很足,而且十分儒雅 , 干练,高贵 , 与相片中男子凌厉的眉眼如出一辙,大抵就是他年轻时了。
  周容深主动朝他敬了军礼,“曹政委 , 路上耽搁了点时辰,让您久等了。”
  曹柏温没有抬眸,十分平静而从容 , 伸手指了指一侧沙发 , 示意他坐,周容深坐下后,我正要过去,曹柏温忽然在这时毫无征兆抬起头,犀利如鹰隼的目光恰好落在我脸上。
  他语气不咸不淡,不急不缓,听不出丝毫情绪,只是平稳的一句,“这位就是周夫人。”

  我有些愕然望向曹柏温,“您认识我?”
  他往一只空茶杯内蓄了一些水,语气平和没有起伏,“听荆易提过。”
  他顿了顿,将茶杯从桌角他那一方推到我这边触手可及的位置,“周太太应该知道荆易。”
  气氛有些微妙,我极力扮作坦荡说知道 , 曹先生是容深多年挚友,也帮过我许多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