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0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问道:“有没有提升战斗力的办法?比如我之前跟你和老崔都差不多的,但现在感觉被你们远远甩在后面了,我知道这是天赋限制的原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快速突破这种限制的?”
  “人的身体根基是爹妈遗传给的,锻炼到了极致基本就是一个人的先天上限了,后天想要增强体力,就得通过药物的补充来增加气血和脏器的活力,再通过刻苦的体术锻炼来提升身体的韧度,进而适应这种活力增强的变化,胡乱使用大补药物就很容易虚不受补得一身要命的病。”
  小芬滔滔不绝说道:“练功夫的确可以让弱者变强者,先天的强者则更强,但并不能改变先天根基,杀人的功夫都是一次次破而后立积累而成的,比如那些把手练出一寸厚老茧跟铁锤似的硬功,虽然都是短命之术,却也没有你期望的速成法。”
  “就是说没啥速成的希望了?”李牧野有些失望的:“是不是大叔我这辈子再没机会凭真本事把你按倒了?”
  “只能是一点点的来,对你现在的年纪来说,基本上已没多大提升空间了,就算你顿顿都吃海狗大腰子,充其量也就是在我肚皮上本事大些,真较量拳脚,我现在分分钟能打你十个。”
  李牧野嘿嘿干笑:“注意跟领导说话的语气。”

  小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大叔,就凭你那一肚子坏水,还用学什么真功夫。”
  李牧野笑道:“这不是怕死的太快,留下你一个人寂寞吗?”
  小芬居然有点感动,想了想,道:“只求多活几年的话,还是有这样的修养之术的,师父教过一门睡觉养生的本事:致虚极,守静笃,神气自然归根,呼吸自然含育,不调息而息自调,不伏气而气自伏……听懂了吗?”
  李牧野摇摇头,道:“听着玄乎乎的,咱们老祖宗这些玩意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别扭,什么东西都不好好说,弄的神秘兮兮的让人自己去领悟。”
  “孔子于论语中曾说:“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在其中矣。”一般人对此,只当做理学会,未想到其中尚大有功夫在,孔门中言功夫者不少,由曾子、子思至孟子,而大放异彩,惜后世人不甚注意及之,以致失传。”
  小芬道:“这是曹老师对我说过的一段话,他说功夫在古代就是养生锻体的方术,各个学派都有一些诀窍,其实是言之神秘,行之有效,关键有十六个字,自知之明,身体力行,坚持不懈,水到渠成,知道自己的极限,坚持实践精神,自然能保持健康状态,其实你在很久以前就把自己的天赋开发到了极致了。”
  “你呢?”李牧野问道:“还有老崔,你们到没到极限?”
  小芬想了想,摇头道:“应该还没到吧。”
  李牧野看一眼听的十分认真的小恶来,问道:“那他呢?”
  小芬道:“他的根基太厚了,只要好好长大,不用学什么拳脚技巧,也能轻松打趴下你,要是有人好好传授些搬运气血的实战技巧,也许就是一代宗师的胚子。”
  “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李牧野立即说道:“杨千岁只给打了根基,从没见教过他拳脚功夫和什么气血技巧。”
  鲁少芬看着一脸期待的小恶来,撇嘴道:“连句师父都不会叫,我凭什么教他。”
  小恶来立即跪地上磕头,道:“师父!”

  鲁少芬抬腿把他踢了个滚儿,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说跪就跪,再说你不是一向瞧不起女人吗?”
  “我跪的是你身上的本事,瞧不起的是女人的先天局限的弱,但也敬重女人母性的伟大,而且你可一点也不弱,拜你为师也不丢人。”小恶来诚挚的说道:“师父,你就收下我吧,你看叔都答应了。”
  “还是叫芬姐吧,叫师父都把我叫老了,起来吧,真是个小武痴。”小芬白了李牧野一眼,道:“我只管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他,可不管他学不学得会。”
  第四层甲板的大饭厅里,播放着欢快的俄罗斯风格音乐。

  李牧野炮制的烤肉香气飘满了整个房间。
  无分种族,也不分性别年龄,人类对美食的本能是一样的。
  这种操纵别人味蕾带来的愉悦感则是专属于小野哥的。
  据说古香门中有一门以食物养性修命的方术,结合一些人的身体特征,通过调剂营养结构,平衡人体的阴阳五行,宛如良医下药般立竿见影的提升身体素质,甚至还可以通过炮制出的精彩味道来改变人的心情和精神状态。这样的本事着实令人羡慕,可惜因为王金龙的刚愎狠毒,造成彼此势不两立的局面,估计是很难有机会学到这门本事了。
  正自思绪万千,忽然场间发生了一点不和谐的声音。
  “小妞儿,你是中国人吗?”一个阿伊努族年轻水兵看上去有几分醉意,凑过来操着流利的汉语对鲁少芬说道:“长得真漂亮,来给个面子,陪老子跳个舞吧。”
  鲁少芬冷然转眸看了他一眼,这人正往前凑过来作势要抱自己,不由勃然大怒,甩手就是一记大耳光,登时把这人打的原地转三圈,耳朵和鼻子一起流出血来……
  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统治东方”,其实就是海参崴。海参崴来自古老的肃慎(满洲)原住民语言,汉译为“海边渔村”或“海边晒网场”。清朝时闯关东的河北、山东人把这里叫做“崴子”,以为当地盛产海参,所以汉译为“海参崴”。十九世纪一个被流放到远东的俄国女贵族说,中国人在这里所做的最大的`恶行`就是他们一下子离开了符拉迪沃斯托克。这比战争还糟糕,我们会死去。

  现在的海参崴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其中就有个民族叫阿伊努族,与日本北海道的阿伊努族同宗同源。在海参崴定居的还有很多中国人,都是在大清洗时期躲入山林,侥幸活下来的中国移民的后裔。当地人以俄语为母语,因为商贸往来频繁,汉语则是最重要的外语之一,几乎是学校里的必修课。
  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幅员辽阔,尽管政府一直公开反对种族歧视,但实际情况却显然并非如此。甚至有些偏远地区为了打压一些占据当地人口比重过多的少数民族势力,还会故意纵容这种行为。阿伊努人在这个地区所占的人口比重极少,但却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而中国人在这个地区的人口要更多些,社会地位却不高。
  阿伊努人被日本政府承认为日本的原住民,在内心当中,这伙子人也比较倾向于自己是日本人。试图调戏鲁少芬的水兵就是个阿伊努族,他至少没有喝的太醉,也不是不清楚李牧野仨人是上头安排到船上的,之所以敢这么放肆,其实就是因为在他心中,凡是中国人被侵犯了也不算犯罪。
  李牧野亲眼看着小芬这一巴掌把这个阿伊努族水兵打的耳朵和鼻子一起飙血,而后站在那里挣扎了一下后就摔倒在地上。立即意识到这鳖孙伤势不轻。事情恐怕要闹大了。
  果不其然!
  哗啦一下,十几个有阿伊努族血统的水兵围拢过来,将小芬团团围在当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