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9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字卡上写着两个字,“父,母”
  周小洁逗他,“你上学了没有?”

  小家伙道:“我认识很多字,这是父,这是母!”
  “哇,真的好了不起耶!那我问你,为什么这叫父?为什么这个叫母?父母是什么意思?”
  王为杰抢过字卡,连问了几个问题。
  小家伙瞪着眼睛,“老师说这个是父,父就是爸爸的意思,这是我爸爸,所以他是父。”

  王为杰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而且挺喜欢捉弄人的,他就问小家伙,“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一定得叫父?而不是叫母呢?”
  小家伙瞪着眼睛,“老师没有说过。”
  王为杰道:“那伯伯今天就告诉你,保证你今天听了之后,再也不会忘记这两个字了。”
  小家伙瞪大了双眼,包厢里梁真夫妇也看着王为杰。王为杰指着字卡上的父字。“看到没有,父亲的父,上面是个八字,下面是个叉叉。为什么上面是八字?下面是叉叉呢?”
  顾秋知道,这家伙又要使坏了,他也不作声,端着杯子抿了口。
  梁真道:“秘书长,我敬你!”

  梁真马上端起杯子给顾秋敬酒,顾秋和梁真碰了下,喝酒。
  王为杰道:“父亲就是男人对不对?男人就喜欢把女人扒开,然后圈圈叉叉——”
  噗——!
  正在喝酒的顾秋和梁真,冷不防全喷了出来。更要命的是,顾秋和梁真坐对面,这一喷,变成了两个人直接对干。
  王为杰却一本正经,继续跟梁真儿子解释,“这个是母,对不?你看到这两个点了吗?这两个点,就是女人的*——”
  众人:#¥%……%……%(昨天晚上网站突然崩溃,这章算昨天的第四章,希望兄弟们的鲜花再给力点,西楼拜谢!)

  周小洁简直笑尿了,这个王为杰,太不是人了,居然跟小孩子这般说话。
  生生地把父母两个字,精僻地解释出来。
  看到大家一脸愕然,王为杰却是一本正经,“你们都瞪着我干嘛?这是小时候老师教的巧记妙喻法,这样一分析,孩子就不会忘记了。不信你们看,把这个‘母’字横过来,象不象女人那啥?中间还有一条沟呢?”
  顾秋被梁真喷了一身,正用纸巾在擦脸。梁真也好不到哪里去,上半身湿了一大片。
  这还不都是王为杰给闹的?
  两个人狼狈死了,她男人望了眼两人,自然不好说什么。谁叫王为杰这个时候来那么一句?
  梁真男人扯了张纸巾,“秘书长,擦擦吧!”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顾秋还真不习惯让男人伺候,自己动手。梁真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她的衣服被喷湿了,显然不是太明显,总得收拾一下,女人嘛,比较讲究这个。
  陆一丹冲着王为杰道:“你这是要教坏孩子。”
  王为杰道:“你们可以不信,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可以帮助我记住很多东西,虽然在你们看来有些太个了点,却是非常有效的记忆方式。”
  顾秋也知道,他说的不假,但总不能这样教小孩子啊。这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岂不都跟你王为杰一样了么?
  周小洁还在笑,“我算是服了你了,王书记。”
  王为杰道:“别,你不要服我,服他。”
  用嘴呶了呶顾秋,旁边的陆一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这家伙一天到晚就想些什么?
  跟他在一起,没事就整那个。
  知道陆一丹为什么寸步不离跟着他吗?因为王为杰这家伙那个需求太旺盛了。生怕一松开他,就在外面乱来。

  陆一丹可不想自己再嫁一个男人,虽然他花是花了点,但对自己还好。
  梁真从洗手间回来了,身上带着一股酒味,好浓。这是没办法去掉的,除非换衣服洗澡。
  顾秋身上也差不多,梁真不好意思道:“秘书长,实在对不起,把你身上弄脏了。”
  顾秋摆摆手,“没事,没事!”
  王为杰本来想开句玩笑的,你喷他一次,他也喷你一次,扯平了。只不过看到梁真的男人在,他没有说这话了。
  第一次看到梁真的小孩,顾秋准备了一个千块儿的红包,当顾秋把红包给小孩的时候,梁真夫妇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夫妻俩立刻站起来,“不行,不行,秘书长,不能这样。”

  顾秋拉下脸来,“这是给小孩子的,你们这是嫌弃吗?”
  两人都不好意思作声了,梁真男人道:“快谢谢秘书长!”
  “谢谢秘书长!”
  小孩居然也鹦鹉学舌般,说了一句。
  顾秋摇头,“你们不应该教小孩子这些等级观念,让要他们知道,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们现在正在大力提倡,并尽力普及,让每个干部都有一种打内心为人民服务的决心。”

  顾秋拉着梁真孩子的小手,“别听你爸妈的,叫伯伯就行了。”
  小孩倒也挺乖的,“谢谢伯伯!”
  “乖,不错!”
  顾秋摸着他的头,“这孩子不错,要好好陪养。”
  梁真夫妇一个劲地点头,“谢谢秘书长关爱,谢谢!”

  见梁真夫妇在自己面前这么拘谨,顾秋反而不喜欢了。他觉得以前的梁真给自己的感觉好一些。
  目光又一次扫过梁真那洁净的脸胧,“喝酒吧,喝完了我得回去洗洗!”
  这时梁真男人冒出一句,“让梁真帮您洗吧!”
  说完这话,整个包厢都哑火了。
  所有人都愣在那里,半晌没有吭声。
  梁真男人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得太白痴了,而梁真的脸,一下子变得羞愧不己。
  梁真男人更是窘困死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才好。其实他本来想说,衣服是梁真弄脏的,让梁真帮他洗一下。
  可这话说出来,味道总是不对劲。
  王为杰哈哈大笑,“我的衣服也脏了,帮我也洗洗吧,梁主任!”
  他这句话说出来,意思就明朗多了。
  周小洁借机开解,“有一丹在,你还想要梁主任给你洗衣服,美死你!”
  这么一说笑,气氛就缓和下来。

  吃了饭,他们都要送顾秋回去,顾秋说不用了,我自己能开车。
  梁真夫妇哪敢啊!
  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他们就可麻烦了。两夫妻坚决不让顾秋开车,她男人拉开门,一定要顾秋坐上去。
  “小孩不能坐前面,你跟妈妈坐后面去!”

  小孩子都喜欢坐前排,因为前排视线好。
  梁真男人说了句,看着梁真,梁真只好抱着儿子坐后排。
  顾秋身上带着酒味,很浓,车子里多了一股酒气。
  可这并不影响梁真夫妇的心情。
  小孩子坐在中间,也是个爱动的孩子,顾秋可不能装得自己很威严的样子,对小孩不理不睬的。
  “伯伯,你喝醉了吗?”
  顾秋微笑着道:“伯伯没有喝醉,你知道醉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

  六岁的小孩了,什么都懂。
  他就说了,“我爸爸酒量不好,一喝就醉。醉了以后,哇哇地吐,脏死了!”
  顾秋在那里笑,梁真故意虎着脸,“小孩子别乱说话!”
  前面的梁真男人道,“宝宝,你又在出爸爸的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