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得你陆主任夸奖,可真不容易啊。赶紧让我看看,是什么人才吧。”陈九江心说,你能给我挑好的,还是省省吧,你若不给我添乱,就算谢天谢地了。

  果不其然,当陈九江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是秦长安的时候,那吃的一惊可真不小。很明显陆清明这狗东西是找事情呀。陈九江的第一反映就是立刻拍桌子骂娘,让陆清明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猛虎之威。
  但是看着笑眯眯的陆清明,陈九江还是按捺下了心中的怒火。陆清明这是在挑衅,还是在挑唆?是针对他陈九江,还是面前这个可怜的倒霉蛋呢?也许这个人曾经得罪过他,他正想着借自己的刀杀人。等的就是他陈九江发火。如此一来,这个人可就彻底的跌入了地狱,永世难以翻身。而陈九江也平白的多了一个生死敌人。
  当然他也可能是在试探陈九江,或者纯粹是要给陈九江一个难堪。在他的心里种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反正他陆清明自认有富春生作靠山,所以谁都奈何他不得。更何况是陈九江这样的民选县长,和民主人士一样,无根无基,又能奈他何呢。
  所以副县长发火是要底气的,不能像街上的泼妇一般,扯着嗓子吼两声就行的。因为人家若是不服你,是会骂回来的。泼妇不怕呀,你骂回来我再骂回去就是了。可是陈九江不能这样,一旦他被陆清明顶了回来,就意味着他威严尽失,颜面扫地。今后在政府大院里,可就不好说话了。
  即便陈九江一再劝慰自己要冷静,但是面上却依然似布了寒霜一般。他冷冰冰的说道:“是你?”
  秦长安在来的路上就不停的思考,是先给陈九江道歉,还是先介绍自己。不道歉,显得不够诚恳,可是道歉又显得不合时宜。
  最终秦长安决定还是先介绍自己。毕竟这是来见新东家,不先自我介绍就是本末倒置了。至于领导怎么想,那就随他去了,不是他秦长安能左右的了的。
  秦长安稳着脚步,走到了办公室的中间,恭敬的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我是县府办的秦长安,早上的事情,很对不起。”
  说话的时候,秦长安对着陈九江弯了下腰,礼貌的轻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站直了腰板,面含微笑的直视着陈九江。

  当听到秦长安名字的时候,陈九江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个人看着如此面熟,他不就是前任常委副县长石建昌的秘书吗。
  这个人可是很有才能的,当初也深得石建昌的信任,只是后来石建昌不幸遇难,被耽误了前程。试想连石建昌的办公室都没人愿意坐,更何况是石建昌留下的旧人呢。
  既然认识了这个人,那么陈九江立刻就明白了陆清明的心思。看样子,这龟儿子的花花肠子还真不少,合着是想学那郭靖大侠,来个一箭双雕呀。狗东西就是狗东西,真是其行可恼,其心可诛。
  和其他人一样,陈九江开始对这个人选是很排斥的,因为妨主这样的话,在官场中不是说说就算了的,而是极其严重的忌讳了。但是早上在县政府门口的一撞,让陈九江改变了对秦长安的看法。他觉得他和秦长安之间必定有着那么一段主仆之缘,否则,又怎会有那神奇的一撞呢。
  陈九江告诉自己,老子可不是张武庞统,老子生来就是要做刘备一样的人物,不求列土封疆,但是也要进那庙堂之上,做那主宰一方风云的人物。所以什么样的人都用得,什么样的马也都骑得。既然如此,一个小小的秘书,又何足挂齿呢。
  既然这么一想,陈九江的心可就淡定了不少,他笑眯眯的道:“早上的事情我们就不提了,你现在来是?”
  陆清明心说,你怎么还装糊涂了呢,看样子还得我来说:“陈县长,这是县府办给你安排的秘书,既然你们之前认识,就太好了,省的我再介绍了。这么滴吧,你们自己熟悉,我先去忙了。”
  陆清明说完话,不等陈九江反映,抽身就走。剩下秦长安站在那儿就有点不自在了。可是这种不自在的事情,却是他以前经常遇到的。只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才能坦然面对一切的不适。
  秘书工作是什么,那就是服务。大到起草文件列计划,出行彩排代视察;小到拎包喝酒陪桑拿,洗脚提鞋擦屁股。不客气的说,这服务的意识和职责,比辉煌大酒店里的服务员只强不弱。
  关于秘书工作,秦长安不是初哥,也不是懵懂少年,他待陆清明走后,立刻走到陈九江的桌边端起他的茶杯,为他续上了一杯热茶。完了之后,秦长安又挽起了袖子,蹑手蹑脚的整理起办公室来。
  陈九江看完了两份文件,这才想起秦长安来,他说道:“长安啊,不要忙活了。先休息下喝杯茶吧。”
  陈九江说的客气,却只是句客套话。虽然这办公室里茶杯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杯子是秦长安有资格用的。秦长安也知道,陈九江这是要和他正是谈话了,立刻丢下了手中的活。恭敬的站在陈九江办公桌前,等着他的训示。
  陈九江说:“长安呀,你过来帮我,我原则上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我就提一条,要踏实勤快,肯干会干。”
  当秘书,勤快踏实只是一个基础,至于肯干会干自然算作是入门。其实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忠诚。历来领导的秘书,那可都是贴心人。什么是贴心人,那就是交得了心,办得了事。
  陈九江对秦长安不提这一条,不代表他不重视这一条,恰恰相反,这说明他极其的重视。可是为什么不提呢,秦长安总结为,他还没有达到陈九江可以和他提这一要求的程度。换句话说,他现在名义上是陈九江的秘书,但事实上只是个拎包跑腿的。

  这是陈九江对秘书的一贯态度。陈九江从来没有觉得选一个合适的秘书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像在河西乡,从上到下,包括路爱国在内,哪一个不是他陈九江的秘书呢?他叫谁干啥,谁就得干啥。谁有什么信息,也都会第一时间向他上报。所以陈向阳跟在他的后面,说到底就是个拎包擦鞋,付账的。
  这就是为什么关键时刻陈向阳立刻就会拔出匕首捅他老哥一刀。那是因为在你陈九江的心中,根本就没有给与人家足够的重视,或者是知遇之恩,相知之情。
  大河县城,是河西乡吗?不是。陈九江还是那个一把手书记吗?也不是。到了县城里,秘书就是他的另一双眼睛,和另一双手。关键时候能看见他坐在桌子后面看不见的东西,也能听见他听不见的话语。他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是超出了陈九江自己双手和双眼。
  但是遗憾的是,陈九江对此并不了解。显然这位年轻能干的副县长,需要学的还很多。

  看着秦长安坚定踏实的迈出房门,陈九江不由在想,这还是今天早上在门口撞了自己的那位猥琐的中年人吗?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人,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变的底气十足,信心爆棚呢。
  日期:2018-03-24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