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25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8 15:51:21
  除此之外,古人常说,“国之将亡,天有异象”。其实这是把因果说颠倒了。众所周知,唐朝的灭亡、明朝的灭亡,都与当时气候转冷,进入小冰河期,北方环境愈加恶劣,导致北方少数民族南下有关。现代的气象学家通过研究商代的气候也发现,商代的总体温度比现在要高两三度,降水也多,但商朝末年商王文丁以后,气候有一段转冷的趋势。文献记载,商朝末期发生了大范围的自然灾害,天气干旱,江河绝流,蝗灾不断。内部积重难返,连老天都不断降灾,纣王的位子,显然是很难坐。

  所以最后我们总结一下历史上真实的纣王:他有缺点,好色享乐,但说他如何荒淫残暴,恐怕言过其实,尤其是那些离谱暴行,应该都是后人编出来安在他头上的。他精明有才干,想扭转乾坤,力图振兴商朝,但是王朝作为一条600年大船早已经千疮百孔,难以裱糊。他面对内忧外患(内部纷争和外部东夷、周人等的反叛),又刚愎自用,一意孤行,反加速了王朝覆灭。他只不过是一场末代王朝“悲剧”中的代表人物,一位失败的改革者而已。

  日期:2017-10-18 23:53:54
  15,纣王释放姬昌的真相
  我们这本书的主角是周朝,所以我们剖析了半天纣王之后,还得回过头来,继续讲周人的故事。
  上面第13节说到姬昌被纣王抓来,囚禁在距离殷都不远的羑里城。那被囚禁后的姬昌,天天都干些什么呢?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有一段名句:“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做《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按司马迁的说法,姬昌在羑里,就是天天“演《周易》”的干活。那姬昌是怎么个“演”法呢?太史公在《史记·周本纪》里说得更明确些:“(姬昌)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所以后世之人大都说文王在羑里时是重叠八卦,增为六十四卦。不过也有古书认为,传说中的伏羲之时就有重卦了;而据考古发现,一些史家认为我国新石器时代的陶器上已经有六个数字组成的数字卦,商代甲骨中这样六个数字的数字卦更是常见。这证实六十四卦出现的时代应该远远早于文王。故而文王发明六十四卦的说法,应该可以休矣。

  当然在这里,关于六十四卦的出现时间和发明归属,咱就不去细究了。只说被囚禁起来的姬昌,那时候肯定是对自己和周族的命运感到忧心忡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朝不保夕,胆战心惊,不知哪天可能就会步了自己老爸季历的后尘,死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而偏偏这一切,自己又丝毫无力改变,能干的也只能是整天算卦占卜罢了。记得有本叫《末代皇帝立嗣纪实》的回忆录曾讲,抗战结束后,被苏联人抓到西伯利亚去的溥仪,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也是整天诵经念咒,并且拿着铜钱占卜算卦。当然有些人会说,你把历来被称为圣人的周文王和溥仪这亡国之君放在一起说,有点过分吧?其实无论什么人,在命运难测、朝不保夕的相同环境下,心境应该是相同的,做出同样的事情来也是正常的很。不管怎么说,想想当年羑里城牢房里,一个曾是一国之君的老头,多年来不知哪天会死,天天低着头颤巍巍地在那算卦的样子,确实够心酸。要是拍电影,肯定得多来几个特写。

  日期:2017-10-19 00:04:28
  牢里面的姬昌只能算卦度日,那牢外面的周国人都在干什么呢?当然他们也没闲着,也在忙着多方营救自家国君。周国的大臣,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闳夭等人,先到姬昌老岳丈家即有莘氏之国去求来美女,再到骊戎这个部落弄来有斑纹的骏马,又到有熊氏之国搞到九辆高档马车,并且从其他地方整来数不清的珍宝奇物。他们通过贿赂纣王的宠臣费仲,把这些“礼物”进献给纣王。据说纣王得了礼物很高兴,说:“这些宝贝中有一样就足够放西伯了,何况那么多?”说完纣王挥一挥衣袖,姬昌就被放了出来。这时,距离姬昌被关押到羑里城,已经过去了7年。

  《史记》上把姬昌被纣王释放的原因和过程说得极其简单,但这显然不会是真实的历史。如果送上珍宝美女纣王就肯放人,那周国人怎么会那么傻,直到自家国君被关了7年,才脑筋开窍,知道要行贿?何况纣王作为一个大国帝王,难道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真能为了那点东西就猪油蒙了心?尤其史书说纣王聪明绝顶,怎么会仅仅因为一些宝物,就放了一个潜在的大敌?后人也发现太史公的这种说法用脚趾头想想也不太对劲,难以服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