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避过老师那嘲讽的目光,还是得另辟蹊径呀。秦长安想,实在不行,就学老李,年底的时候,去街上写门对。钱倒是能挣不少,可是这事太丢份了,万一被同事们看见了,影响可不太好。
  秦长安转头一想,影响好不好又能怎么样呢,不还是这样半死不活的过下去吗?反正也没有出头之日了,还在乎他们的观点干啥呢?
  秦长安想的出神,一不留神就撞到路边的树上。秦长安心想,好好的路上怎么会有棵树呢,不过这树还真奇怪,居然很有弹性。哎呀我去,这是撞到人了呀。赶紧下车赔礼道歉吧。
  陈九江也觉得奇怪,在路边步行居然也能出车祸。那骑自行车的家伙跟美国导蛋一样,居然安装了红外线雷达,不但多远就瞄着自己,而且还能跟的上自己的闪避,成功的画了一个圈之后,将自己撞到在地。
  在县政府门口被人撞倒,陈九江觉得这可真是太丢人了,还没等那人来扶,自己就爬了起来。陈九江转过身来,立刻就吓坏了肇事司机秦长安。乖乖,出大事故了,撞到副县长了。
  这个副县长可不一般呀,会打黑砖会搞人,不但组织部里能游泳,就是在纪委里面也敢扎猛子。秦长安愣了那么两秒,立刻丢了手中的自行车,跑到了陈九江的身边,点头哈腰的给他拍打身上的泥土。那神态可像极了电影里的投日汉奸。若说有点不同,那只剩下发型了。

  “陈县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若不是当着上班同事的面,秦长安下跪的心都有了。
  陈九江看着猥琐的秦长安,冷冰冰的道:“是呀,你指定不是有意的,你若是有意的,我可就爬不起来了。”
  说完这话,陈九江自顾自的踏进了县政府大院,上班去了,只留下了魂飞天外的秦长安愣愣的出神。秦长安看了看自行车,又想了想老婆,再想一想 儿子的补课费,最后想到这梦幻的一撞,差点潸然泪下。强忍着悲伤,推着这被诅咒了的自行车,去了办公室。
  什么地方消息传播的最快,当然是政府机关。秦长安还在车棚里扎着车子的时候,办公室里早就传遍了他那神奇的一撞。

  所以秦长安还没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就迎了上来。长着大长腿的张莹莹人未到,声音先到了面前:“老秦,听说你将新来的副县长撞了个七仰八叉。是不是真的呀。”
  这个女人最讨厌,一张嘴就是为了领导长的。什么话都想着法子的哄领导开心,但是到同事这里,那眼睛就是一个满满的江湖。一举一动,都尽情的诠释着什么是势利。
  秦长安窘迫的说道:“就是碰了一下,没有那么严重。”
  “吆吆吆,还只是碰一下,你当你是大力水手,还是只穿裤衩的超人?只是轻轻一撞,就将陈副县长给撞出了七八米远?”

  张莹莹的话音刚落,老朱就接过了话头,他说道:“是呀,我可听说了。陈副县长两个前空翻三百六,又加了一个托马斯大回旋。”
  老朱快退休了,正到了躺着看戏还嫌无聊的时候,更是巴不得四处起火,到处狼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找到一点工作的感觉,也只有这样才能让的尽情的发泄对他苦逼一生的宣泄。
  秦长安知道他们这是故意取笑,成心看他的笑话。可是这样的笑话这两年来他经历的太多。既没有反驳的必要,也没有反驳的心思。因为现实教会了秦长安,在这里,说任何话需要的不是真理的支撑,而是权力的体现。
  你可能会说领导都是英明神武的,他们的知识比海渊博,他们的见解被天地辽阔。可事实上领导有几个有文化,讲道理的?很少。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秦长安仔细的研究过,官场不是学校,知识和见解不是衡量领导的关键标准。
  即便是知识的载体,智慧的摇篮——学校,你若仔细的研究一下就会发现,那里的“官员”,也没有几个是因为知识高而登上高位的,反倒是因为登上了高位才变的有知识,有文化起来。
  所以对此,秦长安采取的措施就是避重就轻,大混插科。秦长安说:“这都没有的事。赶紧各回各办公室,该干嘛干嘛去。”
  秦长安这话是没有份量的,但是孬好带出了一点他的情绪。秦长安的情绪是什么,谁都懂得,可是谁都选择视而不见,原因自然是没有人在乎他一个小人物的心酸。
  但是这办公室里也有好人。就比如说副主任胡丽丽。胡丽丽可真是典型的职场好人,既温馨又和蔼,她笑着打圆场说道:“你们呀,就不要乱八卦了,你看人家小秦同志都生气了。小秦,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弥补一下吧。”
  胡丽丽这么一说,大家的思想立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所有人都好心的帮秦长安想起了补救的措施来,

  张莹莹说:“还是咱们的胡主任英明,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老秦,与其沉痛在事故的悲伤中,不如直面困难,迎头而上。我建议啊,还是给陈副县长送两张卡,让他消消气。”
  老朱说:“胡主任就是个好人,出的也是好主意。我建议啊,作为男同志,还是应该摆上一桌,两杯酒一喝,问题自然解决。”
  张莹莹和老朱这么一唱一和就将自己心中的话都说了出来。喜欢钱的人,就颂咏他送钱,喜欢喝酒的就怂恿他请客,不用问了,等下小胡主任一定会和他说:“小秦呀,最好的办法还是去陈县长的办公室道个歉,表一表态度。”
  果不其然,胡丽丽皱起了鼻子说道:“你们呀,出的这是什么主意?又是酒呀,又是卡的。咱们同志之间可不行这个。再者说了,陈副县长是个啥样的人,谁也不知道呀。还是不要触了他的眉头。小秦呀,我建议你还是去陈县长的办公室道个歉,表一表态度。”
  秦长安心说,怎么样,小胡主任的话,和我猜的一模一样吧。即便是猜对了胡丽丽的话,可是秦长安也没有骄傲的心思,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打消陈九江的愤怒。
  胡丽丽提出了这个方法,立刻又受到了办公室里吃瓜观众的吹捧,他们一个劲的撺掇秦长安现在就去陈九江的办公室里,去道歉,去表决心。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是陈九江正在发火的气头上,这个时候让秦长安去他的办公室,那不是道歉,而是堵抢眼呢。而且那态度是随便表的吗?可不是呢。那是决定想要投靠的时候才能跪在地上去请安。
  不说他秦长安愿不愿意现在就去下跪,可是人家陈九江要不要他下跪那才是关键的。陈九江是谁呀,那是在河西乡当过丨党丨委书记的人,手下的精兵强将不胜凡几,什么时候轮到他秦长安出头请安了呢。
  所以说,有的时候,来字同志们的关心是极其愚昧,可怕的。可是同志们不知道吗?按照秦长安的经验,他们是知道的。知道了为什么还要他挺身而出去堵抢眼,这各种的原因就令人深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