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0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为什么一定要杀王金龙?”
  “因为他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而且太多嘴多舌。”李牧野道:“还因为我想跟你那位堂主阿姨交个朋友。”顿了一下,忽然又道:“这个江湖还是清净一点好。”
  “你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托了堂主阿姨要害你?”小恶来握着特工一号的方向盘,看着远处东方的彤云问道。
  李牧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回头望后面看一眼正全神贯注照顾红皮小熊的鲁少芬,转过脸来说道:“几个月前就算计到了我可能会跟白云堂打交道的人,一定跟你爸爸的死有关,有动机并且够资格做这件事的其实只有两个人,都在叔心里装着呢,就目前看,咱们一个也惹不起。”
  “我还是觉得这事儿办的挺不漂亮的。”小恶来道:“您都答应王金龙给他个活命的机会了。”
  “你觉得我是个滥杀无辜的人吗?还是说你觉得王金龙很无辜?”李牧野没有解释为什么,却反问了两个问题。
  小恶来道:“他肯定是该死,可我就是觉得男子汉在江湖上混,不能言而无信。”
  李牧野笑道:“我答应白云堂的事情就不会食言而肥。”又道:“可对这个王八蛋,要是还这么讲道义,等咱们死那天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小子,记住叔这句话,古往今来,那些有原则的盖世英雄没有活的长久的,当得了英雄还要做得了无耻混蛋才是长久之道。”
  “对我来说有点复杂了。”小恶来道:“意思能理解,但很难办到,因为这个尺度太难掌握了,我没您的历练。”
  “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像王金龙这种人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的,活着就是个祸害,所以跟这样的人要讲利害,而不必也不能谈道义,对待白云堂这样的不慕世俗风华,行事磊落,侠风卓然的就要讲道义论情义甚至可以不必计较得失。”
  李牧野继续说道:“我记得你闲聊的时候说过,这白云堂的规矩是,给人瞧病都是先救人再要钱,没钱就留下给他们种药打工,到了春夏季节,还经常施医赠药,这样的妙手仁心自然该当尊重。”又道:“还有咱们爷们儿之所以能凑到一起,也还是托了人家的福气,这么大的恩情,我当然不能忘了。”

  “叔,这是我欠下的债。”
  “你是亮子的儿子,我拿你当亲侄子。”李牧野正色道:“你欠下的,就等于是我们欠下的。”
  “叔,你已经给了我那么多安家费,其实我这条命早就是你的了。”小恶来热泪盈眶,说道:“在断崖那里,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这会儿也已经早死多时……叔,对不起,我错了。”
  “知道错就好。”李牧野语重心长道:“既然你认我这个叔,又愿意把命交给我,那今后就不许再这么自作主张擅自行动了,要知道,咱们不可能每次都这么走运。”
  “叔,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小恶来直接问道:“海兰察算什么样的人,您为什么骗他?”
  “愚人。”李牧野道:“这样的人因为蒙昧,有时候会以善良正义之名行恶事。”

  “他保护大山和老山神错了吗?”
  “他错在不应该把整个民族的命运寄托在一头熊一座山上,宁肯舍了孙子的命也要去救所谓的老山神,这就是恶行。”李牧野道:“你看到的是他和蔼简单的一面,我看到的却是凶残自私的另一面,否则普托纳兰也不会成为所谓的绝地。”
  “我不太明白。”
  “阿穆尔魔鬼害死了很多人,你我都知道那是一头彪,但彪这种动物是没什么机会成长起来的。”李牧野道:“我和小芬曾经遇到过一次,当时那头彪忽然出现,直接攻击了王金龙等人,却直接无视了我的存在。”
  “叔的意思是那头彪是他故意培养起来的?”
  “我就是想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需要,简单的用喜好来评判一个人的善恶是片面的。”李牧野向后看了一眼,道:“你芬姐是好人,可如果有人把我害了,她一定会比世上最坏的人还凶残可怕,海兰察只是为了保护鄂温克人的家园而已,可惜的是他的儿子,本来是送王金龙等人去送死的,结果却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又道:“对咱们来说,这一趟的好处不只是得到了短面大罴身上的熊宝,还得到了鄂温克人的友谊,今后咱们做餐饮,需要一些珍稀动植物的时候,他们可以提供很多方便。”
  “叔,我饿了,咱们停下来,你给我们做烤肉吧。”
  “不可以,饿了就随便吃一口凑合,困了就换我来开。”李牧野道:“三天内必须赶到海参崴,你安娜婶子帮联络好了一艘军舰,咱们要出海到刘长风老爷子的那座岛上瞧瞧。”
  这个世界只有不自由的人,没有不自由的心。
  男人都有一颗扬帆远洋的心和满肩膀的责任,绝大多数情况下,身飞扬只是梦想,心远扬却是人人都可实现的。
  海参崴,玛卡洛夫号上,李牧野正跟上校指挥官乔扬科夫握手。目送小恶来将特工一号开上船。
  这艘海岸巡逻舰名义上是隶属于北太平洋舰队的,实际上船上水兵却都是从海参崴雇佣来的非正规军。
  “李先生,我不知道你一个中国人跟联邦安全委员会的狄安娜女士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你去乔尔诺耶岛要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记住,上了我的船就要遵守船上的规矩,旅途中,我们需要横渡争议海域,如果因为你们有什么秘密企图而遇到麻烦,最好先跟我说清楚,否则我们将不会提供庇护。”

  “没问题。”李牧野凝视着这人,从他的神态和说话语气里能够感觉到一丝淡淡敌意。
  “李先生,请理解我的态度,我们俄国人的习惯是工作是工作,私人交往是私人交往,这一点跟你们中国人不一样,你们总是很喜欢把二者混为一谈,而我们总是分得很清楚。”乔扬科夫道:“现在公事交代清楚了,该轮到私人时间了,欢迎你,我的中国朋友,也谢谢你们带来的香烟水果和伏特加,说实话,我们这边的伏特加都是限量供应的。”
  “这没什么,乌克兰商贸的基里琴科过去是我下面的一个合作商,对我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李牧野看着对方的眼睛,继续说道:“乔扬科夫先生,我们只是想搭船去到千岛群岛当中的一座小岛上,请放心,不会有其他麻烦。”
  “李先生,我们执行的是例行巡视任务,所以必须遵照固定路线执行,宗谷海峡就在这条路线上,过去也曾发生过在争议海防区遭遇日本军舰拦截事件,为防万一,我才要提前跟您打个招呼。”乔扬科夫道:“不过请您放心,配合您的行动是联邦安全委员会通过军事执委会直接下达的命令,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不折不扣的执行的。”
  李牧野点点头,道:“但愿我们旅途中保持愉快心情,我累了,去船舱休息,晚饭再见。”
  船舱的条件不能让人再满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