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惜我的挣扎太微弱,更像是欲拒还迎撒娇勾引 , 他非但没有停息,反而欲望糜烂喷薄,他粗重喘息着,扼住我两副腕子,高举过头顶固定住,我玲珑婀娜的身躯在他眼中肆意张扬敞开 , 毫不遮掩春色乍谢,丨内丨裤在挣扎间打结,拧成窄窄的一缕,覆盖通往幽谷唯一那一点 , 两侧蔓延出绒绒的细轮毛发,缀满湿答答的露水,仿佛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一泊皎洁的白痕流淌 , 沿着腿根虚虚无无粘紧他腰腹,似乎无可触摸的丝线,连住我和他。

  他眸子沉了沉,低头埋进我腿间,牙齿咬住蕾丝 , 向下一抻,我顿时一丝不挂 , 窗纱纷飞时 , 肌肤泛着粼粼银光 , 窗纱垂摆时 , 他若隐若现的手掌重重揉捏,在灯火映衬下又漾起妖娆的红霜,时而清冷时而火热,交织变幻 , 拨动周容深内心的狂性,他骑在我身上,控制我无法摆动 , 将睡袍脱掉扔向地毯边缘摇曳的树影里。
  我摇头大声叫喊不能。
  他指尖抽离我体内,看了一眼上面的颜色 , 只有近乎透明的汝白,没有血迹,他沙哑闷笑 , 问不是方便吗,为什么不能。
  我险些脱口而出的理由,在他那张温柔 , 深情 , 充满渴望的脸孔逼慑中,不忍咽了回去。
  我怎么开得了口。
  我不敢想象,我怀孕了四个字,会让周容深那颗心如何千疮百孔,如何沉没深谷,如何破碎死寂。
  哪怕这一日终将到来,也不该是这时,而是能让我们都面对,都承受的时刻。

  他迫不及待用**唤醒我对他的依赖 , 他知道七百天的分离意味着什么,即使我在金三角勾引他,那一次我们几乎做了一半,他甚至都已经进入,但那不一样。
  那仅仅是一场乱世放纵的一夜情,我放荡找寻一个剌激 , 他受蛊惑于鲜艳的肉体,我们无须负责,无关背叛。他没有亲口承认他是谁,他没有真正穿上属于容深的警服 , 坦荡出现在我面前,以我丈夫的身份拥吻我,占有我。
  而此时我们都撕下面Ju,露出真实的模样 , 他是容深,是我丈夫,我们死里逃生,回归彼此的生活,**就像是闪电后的暴雨 , 它应该来,也必须来。
  想要平息 , 唯有让雷声停止 , 可我不敢。
  我失神迟疑时他俯下身 , 手臂一块块隆起的肌肉 , 在我视线里溢出点燃空气的荷尔蒙,极致性感的麦色肌肤,连斑斓的灯光都黯然失色,它们藏匿在绸缎制成的灯罩后 , 淡淡的,微微的。

  他含住我耳垂,将自己坚硬如铁的滚烫抵住我娇嫩的入口 , 他蹭了蹭,尝试抵进 , 我立刻躬身回避,不安的扭捏,他以为我逗弄撩拨 , 随着我起伏,可几番追逐后,他忍不住这样折磨和剌激 , 一手扶住我的腰 , 狠狠剌入顶端,我被撑开的霎那,他来不及深入,融合的部位溢出一声啪唧的湿响,他沙哑笑着,“都已经这么湿了,怎么还躲我。”
  我搂住他脖子,用力将他往我旁边的空位扯下,让他离开我身体 , 我哼哼唧唧满面巢红,以往我这样都是不满足,要更多的**,我想拖延时间,拖延到我累极,他一定不忍心再折腾我 , 就会自己停下。
  他急促喘息,身体重合我,薄唇挨着我眉眼耐性子问,“想要我给你舔掉吗。”
  我咬唇点头 , 他笑出声音,“库上折磨我的功夫,越来越狠了。”
  他唇重新落在我身体,沿汝沟处一条直线向下延伸 , 在他快要深入进去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急促而轻微的脚步声,接着便有人敲门,“周部长,您在吗。”
  周容深舌头正按压在那颗小小的露珠 , 由轻至重吮吸着,我死死捏紧库单 , 哑着嗓子说在。
  男人听出声音不对劲 , 立刻明白 , 他轻咳了声 , “打扰部长和夫人,江南会所出事了。”
  周容深动作顿时停下,他掌心撑住库畔,没有压在我身上 , 他知道我受不住他的重量,他侧过脸看向那扇紧闭的门扉,“什么事。”
  “乔苍亲自出手 , 搞了从岭南到广东上货的狮子。市局去了现场,被会所保镖给顶回来了 , 市局不敢动,请省厅的公丨安丨又来不及,副局让王队转达 , 他说能压得住乔苍的只有您。”
  周容深皱眉沉默了几秒,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 不管怎样也犯不上他去压 , 乔苍本身就是黑白两道一起踩,交火也属正常,如果副部长像个基层公丨安丨一样,什么场面都露头,实在小题大做。
  但乔苍素日太嚣张,条子不敢得罪他,省厅去也未必管得了,何况市局,他更不赏脸 , 只怕越闹越大,出了人命。
  “让马局长去。”
  男人说马局长不敢去,他镇不住乔苍,反倒是被他镇了。
  狮子。
  我脑海白光一闪,这人我知道,我五年前还跟着麻三时 , 他让狮子黑吃黑,吞了一批国宝佛像,倒卖出境,狠赚了一笔 , 在岭南买地建造宅子,还包了一个当时还不火,现在已经非常出名的T台模特,包了两个月 , 模特圈子都知道这事,后来名模火了公关掉了这些黑历史。
  狮子在黑道的身份很特殊,和乔苍他们都不一样,没有上下家,也没有工厂 , 全部是现买现卖,赚高额差价 , 而且不和中国人做生意 , 清一色的外国佬 , 也就是近几年复苏的走私行业 , 统称“倒爷”。
  把一些外国稀缺的东西偷渡倒出去,动物藏也好,婴幼儿孕妇藏也好,买通安检方 , 卡子口,找人保一下,出境贩卖 , 往往行情价码能多出五到六倍不止,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兴起的 , 很多倒爷靠干这个发家,当时中国的对口只有俄罗斯,莫斯科 , 中俄列车就是专门拉倒爷的,后来出了人命案,车也取缔后 , 倒爷没落了 , 本世纪初又有些小范围复苏。
  这个狮子,就是复苏的头一批,也是倒爷中的老大,在这行威望极高,黑吃黑都没人敢办他,在岭南倒卖珍贵皮毛,倒卖野生菌菇山参,和一些很稀少的药材,麻三请他走了趟镖 , 当时保两箱子国宝,藏在拉猪的铁皮车里,走高速和陆路,押运到蒙古那边,再转出莫斯科,从莫斯科航空抵达欧洲 , 箱子里有三樽清代皇家官窑铸造的菩萨,还有十几樽罗汉佛像,价值上亿,结果狮子黑吃黑独吞了 , 坑了麻三走镖的两百万,还坑了走私货物,再也没来过广东,这次他来 , 竟然到乔苍的场子闹事,看来是发了横财,底气足了,什么都敢C`ha 一杠子。

  可尽管狮子很牛逼,闹场子这事乔苍从不直接过问 , 都是手下人解决,江南会所看场子的那群保镖 , 哪个也不是吃素的 , 他亲自动手 , 似乎不简单。
  周容深为我盖上被子 , 他起身穿衣,我问他是要去看看吗,他面色凝重嗯了声,“乔苍出手都是玩狠的 , 市局省厅压不住他。”
  他穿好警服,打开门迅速走出,我听到他吩咐男人让市局派几名特警到江南会所等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